「就算推文像屎,我也有權利看到」推特用戶發表反對意見被封鎖 法院判決川普行為違憲,不可侵犯言論自由!

2018年05月24日 17:00 風傳媒

美國總統川普熱愛「推特治國」眾所皆知,爭議性的推文也常引來許多網友的嘲諷和批評,向來毫不手軟封鎖反對者的川普,連恐怖小說大師史蒂芬金(Stephen King)都是他推特黑名單的一員。2017年7月,一群被川普封鎖的用戶一狀告上法院,認為此舉侵害他們的權利,法院23日作出裁定,指出根據美國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公職人員不得基於政治理念封鎖用戶,即使是總統也不例外。不只川普未來不能恣意封鎖與他意見相左的推特用戶,這項裁決也對美國政治人物的社群媒體使用造成廣泛影響。

川普推特屬公共論壇 被封鎖用戶打贏官司

川普熱愛跳過白宮新聞辦公室或美國總統的官方推特,在自己的推特上公布政策、發表觀點,擁有超過5200萬名追隨者,前白宮發言人史派瑟(Sean Spicer)甚至曾表示,川普在推特上的發文被視為總統的正式聲明。紐約南區聯邦地方法院法官巴赫瓦德(Naomi Reice Buchwald)因此在判決書中說道,川普將其推特帳號表現為「總統的帳號」而非個人帳號,並且常使用推特「進行身為總統才能做的行動」,因此他的推特帳號具有公共論壇的性質。

巴赫瓦德認為,根據美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First Amendment),本案有兩點需要考量:第一,一名公職人員,是否可以因為他人表達的政治立場,而封鎖其推特帳號? 第二,當這名公職人員是總統時,答案是否會有所不同?對法官來說「兩個問題的答案都是否定的」。因觀點不同而遭封鎖,是侵犯人民言論自由,為增修條文第一條所不容,因此裁定川普(Donald Trump)封鎖用戶的行為,違犯憲法賦予他們參與公共論壇、表達意見的權利。

可以不聽,但不能不讓別人說

巴赫瓦德還建議川普,可以對他不想看到的帳戶使用靜音(mute)功能就好。BBC分析,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賦予人們對總統發表意見的權利,但不強迫他一定要聽,若川普把特定帳號設為靜音,該帳號仍然能夠看到川普的推文並發表回覆,但川普不會看到對方的推文內容。

對川普提起聯邦訴訟的7名苦主背景各異,有社會學教授、醫生、記者、退伍軍人、歌手,共通點只是他們都曾在推特上批評或嘲笑川普而遭封鎖,無法看見和回應川普的推文,讓他們形容就像是隱身一樣,每個國民都有權利看到總統在推特上說了什麼,被封鎖的自己如同這個國家的局外人。歐萊利(Holly O'Reilly)告訴時代雜誌,被封鎖的感覺像是「小羅斯福總統(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在爐邊談話時,把我的收音機拿走」。

代表他們控告川普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騎士第一修正案研究所」(Knight First Amendment Institute)表示,總統的推特帳號具有公共性,應該對所有公民開放,不得以封鎖方式限制用戶的參與,此舉剝奪他們進行公共事務討論和對話的機會;而阻止持異議觀點者在討論串中發表意見,同樣剝奪其餘追隨者閱讀這些反對言論的權利。該研究所的資深律師法蘿(Katie Fallow)說:「憲法增修條文第一條禁止政府官員因異議觀點而壓制言論自由,法庭對這個原則的應用,應當用來規範所有透過社群媒體和選民溝通的公職人員。」

被封鎖苦主:「就算推文像屎,我也有權利看到!」

音樂記者奧奇(Dan Ozzi)在2014年被川普封鎖,他接受英國衛報(The Guardian)訪問時大表不滿:「當這個帳號成為民選總統的官方喉舌,無論吐出什麼『屎』來,身為公民的我都應該有讀到它的權利」。被川普封鎖讓他時常摸不著頭緒,「我錯過了好多大新聞,川普在推特上挑釁國際領導人,但我卻搞不清楚發生什麼事。」

川普熱衷推特治國眾所皆知。(AP)
川普熱衷推特治國眾所皆知。(AP)

法院本次做出的裁示屬於「宣告性救濟」(declaratory relief),僅對法律觀點進行闡述,並未對川普的封鎖行為發布禁制令,巴赫瓦德寫道:「所有政府官員都被期望要遵守法律,沒有任何人能凌駕於法律之上,因此我們必須假定總統和他的社群媒體主任史卡維諾(Dan Scavino),會糾正被宣告違憲的封鎖行為。」而白宮尚未對此發表評論。

騎士第一修正案研究所的主任哈菲爾(Jameel Jaffer)則揚言,若川普依然故我,繼續大肆封鎖用戶,他們將會採取進一步的法律行動。哈菲爾在推特上標記川普和史卡維諾,並寫道「時間正不斷流逝」,要求川普解除先前所有遭到封鎖的帳號。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