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林園青年的哀嘆─有錢的話,誰想要住在林園?

2018年06月08日 05:40 風傳媒
林園工業區某處正在運作中的石化工廠(黃柏瀚攝)

林園工業區某處正在運作中的石化工廠(黃柏瀚攝)

「你知道要帶口罩了吼!」一位住在高雄市林園區20幾年的青年人淵仔(匿名)笑著說。從小港到林園,沿海一路上蓋滿許多化學工廠,淵仔說:「你不要看林園工業區那麼大,其實大多都是中鋼和中油的廠」,一眼望去不是藍天白雲,而是筆直的煙囪,以及各種難以言喻的臭氣。

好空氣,不吸嗎?

一般人對高雄的想像除了低薪與產業外移,無非是筆直的街道、便宜的美食以及濃厚的人情味,如果是生活在高雄市區,晚上有許多night club與Lounge Bar,更有港都無處不飛花之稱的川島與浪漫城市半套店,但如果生活在林園、小港一帶,一眼望去的是無際的煙囪、工廠、政治人物的宣傳看板與鮮為人居的老舊住宅。

「幸福城市」,對高雄人來說,是一個象徵政府無能解決低薪困境的嘲諷,但是對林園人來說,則是一個巨大的石油化學實驗園區,而他們是實驗室裡的猴子,每天被迫呼吸那刺鼻難聞的化學空氣。

這樣的環境難道不會影響健康嗎?淵仔微笑的說吸久了就習慣了,「年輕人能離開的話,就會想辦法離開,大多住在這裡都是的沒辦法離開的(老)人。」與淵仔在工業區繞了幾圈之後,可以細膩的發現,空氣的味道其實有分好幾種,有的像是夾雜著塑膠燃燒的味道,有的像是燒廢鐵,其他有些則難以言喻的刺鼻惡臭,但是都同樣令人窒息。

從林園漁港一眼望去,是工廠與煙囪包圍城市(/作者自攝)
從林園漁港一眼望去,是工廠與煙囪包圍城市(黃柏瀚攝)

去麥當勞吧,反正林園也只有一家

淵仔半開玩笑的說,還好現在林園有比較多連鎖店進駐了,不然以前根本什麼都沒有,這裡是工廠包圍城市,而我們就被困在裡面。

在淵仔的盛情邀約下,我們來到了林園的小海港,對於靠海吃飯的林園來說,這裡仍有少數幾隻漁船以及釣客,在林園工業區長期的汙染下,林園的海洋漁業逐漸衰頹,淵仔特別告誡我這裡的海水別亂碰,不然到時候皮膚發炎、過敏的話可不管。

自民國68年政府以經濟建設為名,在林園設立石化工業區以降,便造成當地環境產生巨大的傷害,其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工廠排放大量汙水導致漁蝦大量死亡的「林園事件」【註1】。

然而時至今日,林園人的命運依舊:「新四輕」一個號稱斥資500億、解決石油產業原料不足的輕裂廠投資案,正在現今政黨更迭之際悄悄地規劃,繼續以林園一帶為根基,發展石化煉油產業,按照中油的官方說法,新四輕的建設工程,不但可以更新既有的老舊設施,更可以增工業產能,在售價相對便宜的情況下,使下游廠商更加獲益。

下游廠商獲利,那林園呢?淵仔無奈的表示,這些工廠是有提供在地人就業的保障名額,但是能不能進去還是要靠背光,這也算是對林園在地人的回饋啦。話鋒一轉,淵仔問我要不要參加活動,我好奇的問是什麼大型活動,原來是這些國營企業會定期發放米、油、瓦斯罐等民生用品給在地人,我笑著說這應該算是敦親睦鄰友善社區之類的活動吧?淵仔無奈地說:「能拿多少就拿吧,但是這些東西永遠都換不回我們健康的空氣、水、農村與魚塭」。

南部反空汙大聯盟於高雄蓮池堂會館招開記者會,抗議政府假管制真汙染的空汙計畫(作者自攝)
南部反空汙大聯盟於高雄蓮池堂會館招開記者會,抗議政府假管制真汙染的空汙計畫(黃柏瀚攝)

如果我有錢,一定要想辦法離開這裡

高雄自民國102年榮獲「國際宜居城市獎」以降,不僅有生態濕地公園、駁二藝術特區、環狀輕軌、還有以節能減碳聞名的綠建築市立圖書總館,看似充滿人文風情、洋溢幸福色彩的南國港都,但對林園人來說,卻是工廠、廢水、空汙與一切永無止盡的夢魘與噩耗。

面對目前的「新四輕」籌設,台灣要健康婆婆媽媽團協會團長洪秀菊表示,目前的「高屏空汙總量管制計畫」【註2】其實攸關整個高雄林園、大林浦、邦坑、鳳鼻頭的命運,但事實上整個計畫至始至終完全沒有任何該區域的NGO代表參與,其中對移動汙染源與固定汙染源的管制方案都相當模糊,而且對於林園的空汙問題,也無法在計畫中看見明確的改善措施。

面對新四輕,政府似乎顯得過於樂觀,淵仔則是不語置評。沿著鳳林路,我們來到因空汙即將面臨迫遷的大林浦村。

街道及房舍雖然看似老舊,但在地人大多仰賴當地的社區經濟維生,對有些人來說,遷村不只是空間上的移動,而是面臨可能失去生計的風險,但我和淵仔都知道,沒有人真得會在乎他們,也沒有人想知道遷村後的他們最後都去了哪裡。帶著些許的無奈,我問淵仔有可能離開林園嗎?淵仔第一次表情嚴肅的說:「如果我有錢,一定要想辦法離開這裡(林園)」。

大林浦村的社區攤販 (作者自攝)
大林浦村的社區攤販 (黃柏瀚攝)

民主、生存與尊嚴

回到市區,街道充滿各政黨候選人的旗幟和看板,在一個逐漸衰頹的城市下這一切似乎都變得無關緊要。

「新四輕」對中油、中鋼而言,是一個極具效益的長遠投資,可藉此汰換舊設備並提高產能;對於政府官員而言,在沒有違反法律的情況下,是一個良好的政商關係的維持;南部反空汙大聯盟李建誠則表示,「身為高雄人不應該就此沉默,而是更勇敢的去了解,每個生活在高雄的居民都很重要,因為我們都吸著同樣的空氣」【註3】;然而,對生活在林園的淵仔而言,這不只是一件單純的健康問題,而是影響到整個林園區的環境與農漁產業的發展,而對於那些被迫遷村的大林浦居民而言,新四輕則是攸關生活在高雄民主聖地上最後僅存的尊嚴,未來又應該何去何從,然而,對於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而言,這一切又意味著什麼【註4】?

註釋:

【註1】林園事件:發生於臺灣高雄縣林園鄉(今高雄市林園區),是一起以石油化學工業為主的林園工業區汙染所引發的糾紛事件。1988年9月20日,工業區的聯合污水處理廠在豪雨期間大量排放工業廢水,導致林園大排水溝出口旁的汕尾漁港內魚蝦大量死亡。(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註2】高屏空汙總量管制計畫:於民國104年起訂定,主要在於改善高屏地區的空氣汙染問題,其中最主要的爭點包括1.總量管制計畫考量整體,包含固定、移動及逸散污染源管制,並不限定管制固定污染源,爭議之處在於,在總量管制之下,如果移動汙染源減少(如大家都搭乘交通運輸),那麼相對地固定汙染源(工廠)則可以相對地擴張。2.若公私場所實際排放量低於主管機關指定之目標年排放量時,其差額可向地方主管機關申請削減量差額認可,未來可作為擴廠之用,或透過交易回收防制措施成本等。(資料來源:高雄市總量管制資訊網)

【註3】可能改善的辦法包括:1.建議可訂定生媒管制自治條例,直接針對固定汙染源進行管制。2.要求國營企業帶頭減少汙染量。3.提高空汙費用,有效抑制汙染。(資料來源:南部反空汙大聯盟)

【註4】後記:我希望能夠拍一張淵仔的背影,但是被淵仔婉拒,淵仔說林園就是那麼小,要是到時候被在地的認出來了,那以後不就會遇到很多麻煩?

*作者研究所畢業,曾為社會運動、政黨政治的行動者、觀察者,厭倦了統獨議題,但是對台灣扭曲的房價、扭曲的政黨工業及他者無能為力的處境而感到憤怒。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