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炸毀巴米揚大佛 神學士俘虜:「悔恨終生」

2015年03月24日 17:24 風傳媒

阿富汗巴米揚省的巴米揚峽谷南側崖壁上鑿有2尊大佛,擁有1500年的歷史,較高的一座佛像高55米,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雕刻立佛像,標誌著巴米揚作為佛教聖地的輝煌過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2001年,神學士(Taliban)指揮官一聲令下,巴米揚大佛(The Buddha of Bamiyan)被炸成碎片,震驚全球,也創下激進穆斯林破壞文化遺產的先例。儘管14年過去,對當事人侯賽因來說(Mirza Hussain),一切彷如昨日。

 

 

巴米揚居民遭俘 親手炸毀國寶

1999年5月,經過長達數月的激戰,神學士控制了多山的巴米揚省。當地居民多半淪為俘虜,或是逃往他鄉。雖然同樣是穆斯林,侯賽因與大部分的巴米揚居民一樣,屬於什葉派(Shia),對於遜尼派(Sunni)的神學士而言,和敵人、異教徒沒有兩樣。

「我是25個囚犯之一,當時城裡都是塔利班武裝份子,已經沒有居民了,他們沒得選,只能派我們去,誰叫我們是任人宰割的囚犯。」侯賽因站在巴米揚峽谷前回憶當時的情況,神學士先是對著大佛發射砲彈,但大佛幾乎毫髮無傷,神學士馬上改變策略,「他們用卡車載來炸藥,我們將這些炸藥揣在懷裡、揹在背上,或者乾脆捆在長棍上,好把這些炸藥運到佛像旁邊。」

那時才剛進入春天,侯賽因與其他俘虜在微冷的天氣中來回搬運炸藥,他說,當時他們都覺得自己必死無疑,不是在爆炸中喪生,就是死在神學士的手裡。「當時,有個俘虜不良於行,無法扛太多炸藥,神學士直接朝他開槍,然後命令其他俘虜把屍體處理掉。」

侯賽因回憶,他們花了整整3天,將炸藥擺放在佛像周圍,引信一路鋪設到周圍的清真寺,在神學士武裝分子一片「真主至上」(Allah Akbar)的呼喊聲中,炸藥引爆了。巴米揚大佛下方頓時煙霧瀰漫,周圍佈滿火苗,空氣中都是火藥的味道。

當時神學士的指揮官希望這些炸藥可以炸毀大佛所在的整個崖面,但炸藥引爆後,只炸掉了大型佛像的腿部。

花費25天炸毀佛像 塔利班武裝分子狂喜

神學士毀損巴米揚大佛的消息傳開後,引來國際社會連聲譴責,但神學士完全不以為意,繼續將更多炸藥搬到佛像周圍,侯賽因回憶,那些炸藥的外型像肥皂,觸感卻與麵糰類似,「之後幾天,為了徹底炸毀大佛,我們在佛像上鑽洞,將炸藥放進洞裡頭,1天爆破2~3次,一共花了25天。」這25天中,神學士只給俘虜們少許米飯與麵包果腹,入夜後氣溫急遽下降,每人也只有一條薄毯禦寒。

當佛像被徹底炸毀時,神學士簡直樂壞了,對空鳴槍、手舞足蹈以外,還宰了9頭牛當作祭品。

 

 

「我別無選擇」 悔恨伴隨一生

侯賽因現在仍住在巴米揚,靠修理腳踏車維生。他表示,現在住在這裡很安全,希望阿富汗政府與國際援助組織可以重建巴米揚大佛。想到自己在這場文化浩劫中扮演的的角色,侯賽因充滿悔恨。

「我當時很後悔,現在也是。悔恨將會伴隨我一生。」現年40歲的侯賽因說,「但當時我無法反抗,我別無選擇,不然他們會殺了我。」

遺憾的是,侯賽因的心願可能無法實現,或者說,短期內肯定無法實現。有關巴米揚大佛的修復計畫,近幾年來爭論不休,有人主張至少修復一座大佛,也有人認為,應將大佛被炸毀後空無一物的壁龕留下,好用來警醒後世。

對當地人來說,保存該地的歷史遺產不只是身分認同的問題,也關係到當地旅遊業的發展性,以及隨之而來的大把鈔票。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