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脆弱國家」四部曲的警示

2018年06月18日 06:40 風傳媒
「部分新興國家政經環境不斷惡化,猶如重病病患從否認、沮喪或憤怒、討價還價到無奈接受中各自掙扎,這對市場的影響已接近金融風險等級。委內瑞拉、義大利、土耳其及阿根廷等『脆弱四國』(VITA),便是顯例。」圖為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AP)

「部分新興國家政經環境不斷惡化,猶如重病病患從否認、沮喪或憤怒、討價還價到無奈接受中各自掙扎,這對市場的影響已接近金融風險等級。委內瑞拉、義大利、土耳其及阿根廷等『脆弱四國』(VITA),便是顯例。」圖為義大利總理孔蒂(Giuseppe Conte)。(AP)

委內瑞拉、義大利、土耳其及阿根廷等「脆弱四國」,今年以來,除了義大利因使用歐元而在匯市獲得護航外,其餘三國皆面臨股、債、匯市三殺的困境。他們對市場的衝擊已接近金融風險等級。

以美國為源頭的貿易戰喧騰不休,讓人誤以為金融市場僅此一事堪憂,卻忽略了部分新興國家政經環境不斷惡化,猶如重病病患從否認、沮喪或憤怒、討價還價到無奈接受中各自掙扎,這對市場的影響已接近金融風險等級。委內瑞拉、義大利、土耳其及阿根廷等「脆弱四國」(VITA),便是顯例。

今年以來,除了義大利因使用歐元而在匯市獲得護航外,其餘三國皆面臨股、債、匯市三殺的困境。去年湧入的多頭市場資金大幅外逃,令生產資本匱乏,輸入性通膨相應浮現,形成經濟低成長與高通膨並存的危局。但三國政府無能為力,加以政治利益的多番糾葛,使經濟脆弱性大增。

例如委內瑞拉因石油蘊藏快速致富,經濟轉型為進口替代,輕忽基礎工業發展,又運用油元廣發社會福利,遂在二○一四年國際油價大跌後,飽嘗由奢入儉之苦,國內動亂四起。難堪的領導人更怒斥外界的援助提議,意在顛覆該國。在一五年的國會與地方選舉、修憲公投與今年總統大選舞弊疑慮等政治擾動下,社會對立加劇,政經環境持續惡化。

2018年委內瑞拉總統大選結果出爐,現任總統馬杜洛連任成功(AP)
2018年委內瑞拉總統大選結果出爐,現任總統馬杜洛連任成功。(美聯社)

義大利與土耳其則是經濟與歐盟依存度高,卻在政治上與歐盟對作。前者在三月國會大選由反歐盟政黨勝出後,引發重演英國退歐的臆測;後者有個被指控修法集權於己身、法律過度傾向宗教規章與違反人權的總統,他不斷否認這些指控,而土國也與歐盟交惡而被列入潛在制裁名單。義、土兩國經濟表現受政治擾動影響甚深。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美聯社)
土耳其總統艾爾多安(美聯社)

所幸義大利在總統斡旋下,反歐盟的執政聯盟妥協,推出不具反歐樣貌、以技術官僚為主的新內閣,降低市場憂慮;阿根廷則在社會福利拖垮財政,引爆債信危機,淪為投資市場毒藥多年後,一五年新任總統馬克里(Mauricio Macri)接受經濟停滯二十年的事實,積極修復市場信心,如解除資本管制、進行違約債務償付協商、引入國際貨幣基金援助資金與深化改革承諾下,緩解資金外逃趨勢。

阿根廷貨幣危機:阿根廷總統馬克里(AP)
阿根廷總統馬克里(美聯社)

從土耳其的「否認」、委內瑞拉的「憤怒」、義大利「討價還價」後的妥協,以及阿根廷的「無奈接受」可知,當政府施政方向錯誤又一意孤行,違背市場機制時,經濟秩序崩解、民粹勢力崛起、政治動盪與政府失能將相伴而生,國家怎會不脆弱?金融市場又怎能輕忽它們可能帶來的風險?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632期,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