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民進黨年輕支持者的神祕消失

2018年06月21日 06:20 風傳媒
太陽花運動將民進黨推向執政,但蔡政府執政兩年後,流失最多的卻是年輕族群的支持度。(資料照片,余志偉攝)

太陽花運動將民進黨推向執政,但蔡政府執政兩年後,流失最多的卻是年輕族群的支持度。(資料照片,余志偉攝)

台灣社運史上最神祕的一場戰役當屬倒扁紅衫軍運動,一場即使不到百萬也有數十萬參與者的運動,不到一年就如夢幻泡影,有如V怪客集體上街,之後沒有留下組織、也沒有任何新生運動健將聲名鵲起(紅衫軍領導人施明德早已成名),換句話說也沒有人接收戰果,堪稱台灣史上最難解的運動。

民意如此難測!近來另一個神祕消失現象當屬民進黨的年輕支持者,從洪仲丘事件到太陽花爆起,這些以年輕世代覺醒為主力的大型社運或公民運動,過去幾年加速國民黨的衰敗,也將民進黨推上浪頭;但蔡政府執政兩年後,無論那一家做的民調,從蔡政府以下到各級縣市長參選人,在二十到二十九歲的支持度或信任度都呈現慘綠狀態,這樣的集體出走也許還比不上紅衫軍的大規模消失,但卻是具有重大意義的政治現象。

票票等值 但失去年輕族群也失去未來

年輕選票為何重要?理論上票票等值,不管年老年少,手上那一票的價值都是等同的,然而,年輕人代表未來,那個政黨未得到年輕人的支持,就注定未來是輸家,因此民進黨及國民黨黨內初選時,都曾對年輕受訪者加權處理,更何況,年輕人(尤其是首投族)的第一次投票行為,可能會決定他未來的政治認同,因此,現在不受年輕人青睞的政黨,可能要一直被打入冷宮;正因此,民進黨失去年輕族群的支持,可不是面子問題而已,而是會有切膚之痛的。

當然,要解析年輕人如此大規模的的支持轉向,就必須了解這股年輕人之氣,氣從何來?要解讀重大心理轉變,首要先看這幾年的重大事件;蔡政府上台後有世代重大差距的政策,首推勞基法搖擺,先放寬再緊縮,其次是同婚修法,同樣是先挺再退,大法官釋憲都一年多了,民進黨政府還不敢修法。年輕人相對進步是事實,蔡政府也確實夸夸其言卻無能因循妥協。但這真的是民進黨失去年輕人的原因嗎?

沒有年輕世代的熱愛 不見得有柯文哲現象

要了解年輕世代之怒也許必須參考另一個對照組,那就是台北市長柯文哲。柯文哲深受年輕人喜愛,事實上,沒有年輕世代的熱愛,不見得會有柯文哲現象;這一次民進黨一度考慮禮讓柯文哲,就是擔心得罪支持柯文哲的年輕族群,而在其他縣市產生外溢效應。

然而,細究柯文哲的施政風格,其實不能算是「進步」,他一開始就反對一例一休勞基法修法,他從未對同婚表態,他理想中的都市治理,有時就像新加坡版的「law and order」;曾聽過一位年輕世代的記者形容柯文哲就是「中年異性戀男大叔」,但這樣有點保守的市長卻深受年輕人的喜愛,完全打破一般對進步世代的想像。

政治人物不是無能就是腐敗 年輕人寧願支持會還債的

長期觀察民意的游盈隆認為,年輕人大規模轉向反映的是一股「反建制」(anti-establishment)風潮,柯文哲意外成為反建制的旗手;柯文哲最受歡迎的一項政策居然是3年半任期還了520億的債務,隨便舉債當然是不負責任的行為,但年輕世代對舉債的惡感,除了不滿背負上一代債務的不公平負擔外,另外也反映他們對檯面上政黨及政治人物的不信任,對他們而言,政府不是無能就是腐敗,因此最好的政治人物就是會還債的。

國民黨早就失去年輕人了,現在換成民進黨跟不上年輕人的思維及腳步,最近民進黨市長參選人姚文智提出零元月票及第二胎國家養政策,本意在吸引年輕人,卻反而在網路上引來譏笑,更嚴重的是,民進黨可能到現在還弄不清楚年輕世代為何不歡迎這些政策!

年輕世代主張及想法沒有對錯可言,但他們的投票意願本身就極有意義,各國研究投票行為的政治學者都發現,年輕人投票率都比中高齡低,形同也放棄對政治的影響力,反映在政策上,國家財政都困難了,但是各縣市還是拼命發所謂的敬老津貼,還完全不排富;再如,各政黨雖口口聲聲喊居住正義,但興建公宅就會遇到既有住戶的阻力,還經常有政客在一旁助勢;最明顯的道理是:年輕人既無產又無票(不投票),政客又何必在乎年輕人的處境。

今年年底是第一次有世代意義的選戰

台灣談世代正義久矣,但今年年底選舉、尤其是台北市長選舉,可能才是第一場有世代意義的選戰,如果這個世代有意識的不依照政黨號令來投票,那真的民主化以來台灣的第一次。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