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千金買得炳忠骨」乎?

2018年06月23日 07:00 風傳媒
「炳忠台灣豪傑,天生異相、一表非凡,兼且有王爺及進步王父相助,何必寄人籬下,為共匪與統派輕賤戲弄,竟致淪為(史上最像匪諜的)匪諜?千金市骨有傻逼,炳忠何止五羊皮!」(資料照,陳明仁攝)

「炳忠台灣豪傑,天生異相、一表非凡,兼且有王爺及進步王父相助,何必寄人籬下,為共匪與統派輕賤戲弄,竟致淪為(史上最像匪諜的)匪諜?千金市骨有傻逼,炳忠何止五羊皮!」(資料照,陳明仁攝)

台灣史上最高調的灣生匪諜被起訴了。炳忠超逸絕倫,行事固非常人思維可及,但國台辦者,帝國低階官僚耳,行事需依常理判斷。依照常理,挑中炳忠的理由有三個可能。

台灣史上(德容言工各方面均)最高調、(尚未被逮捕便早已)最家喻戶曉(星火T計畫尚未燎原,一曲《中華民國頌》先撂倒無數低級台灣人)的統派(中人唯一一個具有正確近代史知識、合理擔心王爺聽不懂「中國政府」是什麼碗糕而改稱「唐山政府」的)奇葩(他爸爸堅持兒子非怪胎乃奇葩)、灣生(不幸生在鬼島的)匪諜(除非拆掉蔣介石紀念館,否則沒道理稱共諜)炳忠哥(純粹紀念章魚哥)王炳忠(名字台味最濃的二十一世紀中國人),最近(一定是託王爺的福)順理成章、無驚無險(「有種就公開審判我」!)地被北檢依違反《國安法》起訴了。(免用驚嘆號)

另一方面,(昔日黨國稱共匪,今日則唯願「共而匪之」的)中國共產黨國台辦針對匪諜(愛國台民)炳忠案,只有四字評語,曰:「喪心病狂」(當然說的是抓炳忠的台灣政府喪心病狂,絕非炳忠本人喪心病狂)。「喪心病狂」乃異常嚴重的指控,無論罵人的(即使就一個喪心病狂的獨裁政權而言)或者挨罵的(樹懶級保密防諜民進黨政府),除了開幹別無它途。孰料罵完之後,國台辦(的下級共匪們)似乎就袖手不理炳忠哥了。

炳忠就是炳忠,獨一無二

唉(網友短評:兩顆星給炳忠臉部特效,劇情沒梗太腦殘。南后我不是工讀生)。
大家說話憑良心,無論把炳忠哥和白狼、郁主席、連爺爺、高金等(族繁不及備載的高端紅人)同列,或者把炳忠哥和黃安、白安、紅安、黑安等(族繁不值備載的低端戲乞)並排,炳忠都顯得鶴立雞群、虎落平陽,跟其他人非常、非常不搭軋,對不對?炳忠就是炳忠,獨一無二,品味辜負(殃及)了壯志,長相辜負(殃及)了智謀,出身辜負(殃及)了京腔,信仰辜負(殃及)了馬列斯毛。古典的悲劇人物,共匪究竟看中他哪一點,挑他當匪諜?

炳忠超逸絕倫,行事固非常人思維可及,但國台辦者,帝國低階官僚耳,行事需依常理判斷。依照常理,挑中炳忠的理由有三個可能:

(甲)共匪不喜歡炳忠,但相信炳忠對台灣年輕人有影響力(共匪不瞭解台灣年輕人);

(乙)共匪喜歡炳忠,而且相信炳忠對台灣年輕人有影響力(共匪腦袋有洞);

(炳=以炳代丙聊表敬意)共匪不喜歡炳忠,也不相信炳忠對台灣年輕人有影響力(共匪腦袋完好無缺),但仍然用了炳忠。這還可以演繹出兩種可能:

千金吸引狗奴才?還是玩假的?

〈炳1〉千金市骨。連炳忠這根狗骨頭,共匪都願意用千金買下了,何愁其他的狗奴才不踴躍前來,待價而沽?

〈炳2〉共匪玩假的,根本就不想統戰台灣。但又不好公然傷了台灣統派們的心(怕他們失業),所以(用人用其長,不用用其短)千挑萬選,選中一個(自以為不衫不履、裼裘而來,卻總被不長眼睛的鬼島土人當成丑角的悲劇人物)炳忠。

以上說法,甲說在太陽花之後,已經可以淘汰了。乙說嘛是這樣子的:中華帝國,自古以來腦袋有洞的都是萬歲爺,官僚們可精乖得很,所以(除非炳忠乃習包子欽點特務,否則)乙說可以餵狗去了。

至於〈炳1〉的千金市骨說,則有一個破綻:休說千金,哪怕萬金、萬萬金買根狗骨頭這種燕昭王傻逼勾當,共匪早做了不知道幾萬回了。冤大頭當得熟極而流,熟到了大鷹派朱成虎都忍不住心疼:「國民黨一些人過來說主張統一,那都是騙吃騙喝,因為主流並不是這樣。」結果千金市骨,永遠買不到駿馬。買得到的,老是狗骨頭(狗骨頭咱神州大地還缺嗎?)。

統派是最強有力的台獨支持者

結論呼之欲出了。〈炳2〉「共匪玩假的」說才是正解。共匪根本不想那麼費事統戰台灣──遲早用打的啦,誰跟你客氣。

共匪統戰的對象,其實從一開始,就只針對統派。因為只有統派,是能夠(也只能夠)以金錢雇用的受薪愛國者。共匪雖然讓台灣的統派在中國混得光鮮亮麗,其實統派是共匪最看不起的鼠輩(首鼠兩端、恐嚇救命恩人討好奪命敵人的碩鼠)。共匪心裡很清楚,最強而有力的台灣獨立支持者,正是這些統派(也只有這些統派,最清楚共匪的骯髒底細)。即便最堅強的台獨主張者,都遠不如這些反覆無常的小人可怕。所以在尚未統一之前,絕對需要羈縻懷柔這些小人,卻完全沒有必要(花冤枉錢請無法壓抑表演慾望的匪諜)恐嚇分化單純而廉恥常識尚存(所以更好對付)的鬼島土人。

炳忠台灣豪傑,天生異相、一表非凡,兼且有王爺及進步王父相助,何必寄人籬下,為共匪與統派輕賤戲弄,竟致淪為(史上最像匪諜的)匪諜?千金市骨有傻逼,炳忠何止五羊皮!出獄之後(很快的我保證),人生若要翻盤,應該加入台獨陣營(到時候你就知道,王爺也是自己人)。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刋《新新聞》「白目豆沙包」1633期,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1964年生於台北。日本國立京都大學法學博士,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天生自由人,遭際冷硬派。非自願型人權工作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