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從陳師孟看民進黨的權力饑渴與創傷症候群

2018年06月22日 06:20 風傳媒
陳師孟致詞。 (盧逸峰攝)

陳師孟致詞。 (盧逸峰攝)

「過去我一直自覺是個老實人,待人處事講誠信,做事情也照規矩來,不會拐彎抹角、不懂勾心鬥角。…但是這件事讓我發現到,自己並不全然『性本善』,本性中也潛伏著某種『陰暗面』,一旦被激發出來,狡滑的程度倒也不容小覷。(你聽出來了嗎?我講這些話時,不但沒有慚愧,反而帶點得意。)」─陳師孟《尖尾週記》

陳師孟是個值得觀察的「個案」,雖然一般人對他到底是誰、做過什麼、正在做什麼,未必有太大興趣。

陳師孟祖輩是民進黨定義中的「黨國威權魔頭」蔣介石的親信陳布雷(大陸淪陷前自戕)。他十八歲就加入國民黨,曾是二十五年黨齡的「資深黨員」;至一九九一年廢除刑法一百條運動時,退出國民黨,加入民進黨,隔年就出任民進黨秘書長(同時加入外省人獨立促進會);重要的是,他走到了陳水扁身邊,陳水扁當市長,他當副市長;陳水扁當總統,他先當央行副總裁,再當總統府秘書長,還是凱達格蘭學校首任校長,但出任這些職務時間都不長,至二00四年五月中旬他辭卸凱校校長後,沒有太重要的黨公職在身,但他對陳水扁忠誠不減,二00六年扁案爆發,百萬倒扁紅衫軍圍城,他發表〈剖視「倒扁」連續劇〉,痛批施明德和倒扁泛綠學者。

謝長廷評語:對敵人沒法度,就在同志內找敵人

除了陳水扁,他和民進黨的關係遠不若與獨派的關係,二00八年民進黨失去政權, 黨主席選舉中他支持的是辜寬敏,蔡英文當選,他批評蔡當選靠得是派派系(新潮流),選後談團結是「假團結」,拒絕為蔡英文所用;二0一二總統大選前後,他退回民進黨證,完成退黨手續,為的是王定宇未獲立委提名,此前王定宇因為黨內檢舉他違反公益勸募條例募款爭議,被黨中央要求退選;二0一二年十月,謝長廷登陸,陳師孟批謝面對中國不是「跪了一半」,又引起一波爭議,謝長廷感嘆,陳師孟「對敵人沒法度,就在同志內找敵人。」

退黨的陳師孟還算不算「同志」實在難論,但民進黨似乎沒有人不敢不把他當「同志」,直到蔡英文帶著民進黨重返執政,對蔡英文從無好評的陳師孟,這一回倒是接受了蔡英文的提名,出任監察委員!原因不是他口中無視黨內民主的蔡英文突然重視黨內民主了,或者他口中「假團結」的蔡英文搖身「真團結」了,又或者他認定該報廢的監察院,一夕之間具有重大的憲政意義,而是他發現:原來監察委員可以「整飭」司法之官箴─可以鎖定他眼中「辦綠不辦藍」的司法官!

20180322-駐日本代表謝長廷等出席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就3月4日日本公務船噴水追趕我東半球28號漁船事件相關因應作為與台日海權爭議相關談判現況與進程」,並備質詢。(陳明仁攝)
駐日本代表謝長廷當年因為赴大陸,被陳師孟批評碰到中國「跪一半」,讓謝感嘆,對敵人沒辦法,就在同志中找敵人。(陳明仁攝)

廢物利用監察院,連帶羞辱司法權

陳師孟「廢物利用」監察院,不只羞辱監察權,還羞辱了司法權,而且,監察院和司法院(包括法務部)都拿他沒輒。司法院長許宗力質疑他有「干預司法」之嫌,他就回嗆許的「防衛心」太強,而且再次強調監委就要看「法官有沒有亂判」;監察院長張博雅核准被調查檢察官聲請要求陳迴避的案子,陳師孟一不做二不休,繼續違反監察院〈自律規範〉,依然約談他認定的「藍檢」,為的不只是挑戰司法權,而是挑戰監察院─讓院會決議他到底是否違規。

不能不說陳師孟果然是聰明人!而且是個「光明正大耍聰明」的聰明人!他有言在先自己的「陰暗面」,為扁「報仇」心志之堅定,無人能出其右。自他就任伊始,他就開始書寫《尖尾週記》,一五一十報告他要查的案,要約詢的人,從演出諷扁劇的檢察官,到一審判馬英九洩密無罪的法官,陳師孟都註文在先:「我想等馬英九有罪確定之後,尖尾就會找上妳的。」不知道這算不算白日恐嚇?

至於對付監察院要他迴避的辦法,他也全揭露,堪稱鬥智鬥得條條有理,第九條有人申請迴避,紀律委員會審議後報院長核定,讓他必須迴避;他就搬出第十八條,監委查案違反該規範者,經紀律委員會審議後報院會決議,才能停止監委就該案件監察權,換言之,他以身試法,兩犯以挑戰監委迴避之規範。監察院能奈他何?

20171226-監察院院長張博雅巡察行政院,行政院院長賴清德與張博雅交談。(甘岱民攝)
監察院院長張博雅核定紀律委員會要陳師孟迴避調查諷扁劇檢察官,大概想都沒想到,陳師孟竟使出「以身試法」這一招。圖為監委巡察行政院,行政院院長賴清德與張博雅交談。(甘岱民攝)

唯綠唯扁是從的「英派」,也不容監委同仁超越黨派

嚴重的是,他自己讓綠深入骨髓,也不容他人超越黨派獨立行使職權,他的算盤是這麼打的:院會結構「馬派十六席,英派十一席」,一旦到了院會決議,他會聲請七位紀律委員迴避,當然自己也迴避,則屆時「對方(馬派)減為九席,我方(英派)仍有十席」,換言之,他不必迴避這件事,在他的盤算中是立於不敗之地,不過,就不知道誰來決定紀律委員必須迴避?如果院會表決不必迴避呢?照他的邏輯,全體監察委員都依「派」行使職權,全部違反監察法,該如何處置?不論如何,他給監察院找麻煩的功力的確一流,唯一可堪安慰的是蔡英文,陳師孟終於成了「英派」!

陳師孟是個聰明人,可惜,他的聰明被「心魔」所控,簡直像得了阿扁貪汙創傷症候群,他無法接受陳水扁貪汙這件事,就悶著頭咬定陳水扁不是貪汙,而是被藍檢察官藍法官這群「黨國餘孽」迫害,於是乎,他要復仇,他要干擾,他要施壓,渾然未覺政黨三輪替後的台灣,「黨國餘孽」凋零殆盡,只剩下懸棺兩座,銅像無數,他的時間感停滯了,但凡起訴判決或反對陳水扁(包括反對他)都成了「餘孽」,印證謝長廷之言,找不到「敵人」的時候,隨便撿個不同意見者,都可以是「敵人」。

檢察官該不該演行動劇羞辱受刑人之人格,是個好題目,偏偏他眼中必須捍衛其人格之受刑人只有陳水扁一人,坐實了他以職權要脅司法官,與陳水扁「情緒勒索」蔡政府或全社會,並無二致。

20180504-前總統陳水扁4日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13週年感恩餐會」,並義賣「勇哥」塑像。(顏麟宇攝)
陳師孟終於自比「英派」,不過,他心心念念的還是前總統陳水扁的「冤屈」,圖為陳水扁4日出席「凱達格蘭基金會13週年感恩餐會」,義賣「勇哥」塑像。(顏麟宇攝)

陳師孟不是藍波,民進黨的「夢」離民眾愈來愈遠

就像他與高涌誠要查獨派青年慈湖潑漆行動,檢警是否有濫權使用警銬、束帶強取指紋及禁止聯繫律師等情事,本來也是一個好題目,至少自二0一四年太陽花學運以來,這四年但凡有街頭抗爭,檢警執法無不成為爭議,不論是反同青年、反勞基法二休團體、乃至反年改的退休軍公教,都不乏被上束帶或被「丟包」的經驗,陳師孟只為獨派青年伸張正義,難道反同反砍七天假的青年或反年改老人,都沒有人權公義必須保障嗎?好好調查一個案子,重新確立檢警執法的比例原則,不好嗎?不過,陳師孟根本不會介意這個問題的答案,在陳水扁與獨派之外,他是沒有痛感的。

陳師孟是個值得研究的「個案」,因為他是民進黨重返執政創傷症候群的極端案例,從人事佈局到資源分配,「非綠即敵」如水銀瀉地,散流各個領域,失去政權都兩次的國民黨,依舊是他們懼之恨之的「黨國餘孽」,對權力的饑渴讓他們不分職務輕重,必須通吃,國民黨如此,各種有的沒有的附隨組織如此,小到北農如此,大到台大校長當然如此,至於竟因此消耗兩位教育部長,甚至懸缺迄今,完全不在他們的感知之內,在民進黨權力視野範圍中,「教育部長」竟成為邊緣再邊緣的角色。

陳師孟在《尖尾週記》引老電影〈第一滴血〉,「一開始總是主角被修理得慘兮兮,但在千鈞一髮之際,情勢大翻轉,最後主角勝利地走向另一個戰鬥人生,於是觀眾心情大振,快樂入夢…。」陳師孟當然不是席維斯·史特龍(劇中主角藍波),但確實有極大能量讓司法權、監察權持續失血,台灣民主會不會因此「情勢大翻轉」?值得拭目以待。可以確信的,陳師孟和民進黨的夢,距離民意是愈來愈遠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