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執著鋼鋁豁免,蔡政府看到更大的危機嗎?

2018年06月25日 07:30 風傳媒
鄧振中率團赴美要再爭取鋼鋁豁免,但卻未看到更大的危機。(資料照片,陳韡誌攝)

鄧振中率團赴美要再爭取鋼鋁豁免,但卻未看到更大的危機。(資料照片,陳韡誌攝)

行政院政務委員鄧振中率團赴美參加今年「選擇美國投資高峰會」,同時要再次爭取鋼鋁課徵額外關稅的豁免。蔡政府的作法讓人訝異,因為當美國發動的戰局早已進行到「301」時,台灣財經官員還停留在「232」,看不到未來潛藏更大的危機,落後程度未免太大了吧!

川普在3月初以國家安全為名,引用232條款宣布對進口鋼鐵鋁課徵特別關稅,引起各國譁然,因為外界多認為川普貿易戰主要對象是中國,但鋼鐵鋁課特別關稅,卻是對中國影響小,而對歐盟、日本、韓國、墨西哥、加拿大等盟邦影響大,台灣當然也是中槍了。

美國的盟邦為此派出談判團爭取豁免,歐盟、加、墨也得到美國給予豁免。當時台灣也由鄧振中率團赴美爭取豁免,但未能如願。不料美國5月底突然宣布6月1日起還是對各國鋼鋁課特別關稅,因而才有22日歐盟對美國產品的報復性關稅上陣生效。

但這段時間,川普也同時重裝上陣發動對中國的貿易戰,層次提升到祭出301條款的重炮轟擊,產品擴大到上千項、金額動輒以數百億美元計;中國回敬對500億美元的美國產品課報復性關稅,川普則揚言再拿2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貨當祭品,中國當然也說必要時要再反擊,保護其國家權益。

坦白說,未來發展已無人能預測,唯一可確定的是貿易戰打下去,所有國家都要受害;而台灣與中美經貿、投資關係密切,受的影響衝擊恐怕不小;短期而言,當然是出口可能受到的直接影響,因為雖然美國不是對台灣發動貿易戰,但中國是台灣最大、占有4成的出口市場,中國出口減少,台灣對其出口不減也難。

此外,還有供應鏈與投資的變化;台灣與韓國一樣,是高度整合進全球供應鏈中,受到的衝擊也比整合程度較低的國家大;貿易戰將如何影響產業供應鏈、改變企業投資行為,是接下來值得關注的議題。

更長期來看,川普在全球經貿的的單邊主義,其實已經把世界貿易組織(WTO)形同架空。以台灣這種倚賴國際貿易深、出口占GDP比重達6成的中小型經濟體,同時在國際政治外交上缺乏發言力量,過去其實是受惠於WTO多邊體系甚深的國家而言,WTO如式微,對台灣的衝擊影響更大。

甚至更深一層看,川普的301劍指中國的2025規劃產業,但這些產業目前未必有多少貿易量,也沒有什麼關稅可課。各界幾乎毫無異議的認定,美國的目的是要嚇阻美國與其他國家廠商赴中直接投資、帶去技術、協助中國產業升級。而台灣已經在對岸投資的廠商多且遍布各產業,上市櫃公司超過8成都在中國有投資,台商要如何避免2025之後的災難呢?如果要規避則出路何在?我們的財經官員在鋼鋁之外,是否有沒有一些戰略思維呢?

這些短中長期的衝擊與影響,蔡政府看到、想到、有準備「18套劇本」因應、化解了嗎?雖然未來實際的衝擊,仍要視全球貿易戰的發展而定,但政府不能不先作評估、有所對策。而且,即使貿易戰能夠「雷聲大雨點小」的化解,但經過這次川普的「震撼教育」,很可能永遠改變了原有的國際經貿規範。

但外界看到的政府財經單位,顯然目光與思慮只及數個月前,仍執著於鋼鐵鋁的豁免權。台灣去年出口美國的鋼鋁產品金額約在台幣千億元之譜,這次要被課特別稅,此事當然不是不重要;但以比例而言,占全部出口的比重在1.1%左右,而且,當大部份出口到美國的鋼鋁產品都同樣要被課高關稅時,其實就是所有國家的成本一起增加,因此影響反而不是那麼大。

此時,財經部會見樹不見林,執著於此,把力氣花在再三向美方爭取豁免,反而忽略影響更長期、更嚴重的其它問題;更何況,如果美方連對關係更密切、經濟實力更強大的盟邦,都拒絕給予豁免,在第一回合爭取時已被拒絕的台灣,有何特殊條件、籌碼可爭取到?

當其它國家都已轉身不再向美方爭取,各自結盟盤算時,台灣還抓著鋼鋁不放,執著於爭取影響已小的豁免權,是否顯示財經官員、甚至整個蔡政府沒戰略、沒視野、沒目標、沒使命?官員所思所為是國家利益、經濟命脈?還是只要努力悶頭做「長官」交待的事,好求在官場存活即可?

台灣曾創造過經濟奇蹟,財經部會一直被外界視為專業度高、能力強的專業文官體系;但近年表現是讓人擔心了─對內惡搞能源政策,捨棄專業屈從於政治,經濟部及其下能源局的表現讓人搖頭;對外是在貿易戰的關鍵時刻,對最是重大的經貿議題上,錯置資源、輕重不分。回首過去,蔡政府的財經團隊得無愧乎?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