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女人躺在沙地上死去……」阿爾及利亞驅趕大批難民到撒哈拉沙漠,任其自生自滅

2018年06月27日 08:00 風傳媒
《美聯社》報導,過去14個月以來,阿爾及利亞已驅趕了超過1萬3000難民到撒哈拉沙漠之中。(AP)

《美聯社》報導,過去14個月以來,阿爾及利亞已驅趕了超過1萬3000難民到撒哈拉沙漠之中。(AP)

從非洲撒哈拉沙漠邊境的哨站往外望去,一望無盡的地平線上可見移動的小點,那些是數百名被驅離的非洲難民們,他們頂著炎熱太陽、費盡千辛萬苦穿越世上最荒蕪的地帶,只為了活下來。

歐盟(EU)近年來施壓北非各國解決難民危機、阻止移民跨越地中海到歐洲,《美聯社》(AP)報導,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解決問題的方法,竟是把他們驅趕到撒哈拉沙漠,過去14個月以來,已有超過1萬3000難民被迫於荒漠求生。報導指出,阿國當局逼迫難民往南移動,到南邊鄰國馬利、尼日,甚至持槍開火、威脅他們必須離開,就連婦孺也不放過。在攝氏48度的環境下,他們沒有生存必需的食物或水,不堅持走完沙漠的話就必死無疑。一名歐盟發言人指出,歐盟知情阿國驅逐移民一事,也尊重「主權國家」在遵守國際法之下的驅逐行為。

非洲難民,阿爾及利亞,撒哈拉沙漠。(AP)
阿爾及利亞遭控驅趕難民到撒哈拉沙漠之中。(AP)

不走,就必死無疑!

受訪難民描述他們被驅逐的過程,當局一次會把數百人集中起來、分批擠進卡車內,然後一路往南駛去,6到8鐘頭後抵達沙漠南部被稱為「零點」(Point Zero)的邊防哨站,接著告知尼日的方向,然後就把他們拋棄於荒漠之中,甚至持槍的阿爾及利亞軍人會朝他們開火,逼迫他們徒步離開。難民說,腳上穿著再厚的鞋子,腳掌都能感受到沙粒的滾燙,身上一流汗就會被太陽立即蒸發,每呼吸一口氣都向再烤箱裡頭一般難受。但他們無路可退,只能向前走。

撒哈拉是世界面積最大的沙漠,非洲北部大部分面積都含括在內。有些難民稍微幸運一些,能夠從阿爾及利亞往南徒步走15公里,抵達鄰國尼日的邊防聚落阿薩馬卡(Assamaka);有些人則在沙漠裡迷失方向,直到好幾天後聯合國(UN)的救援隊伍找到他們,另外還有無數人們撐不下去、死在沙漠裡。《美聯社》訪問了20幾名倖存難民,幾乎所有受訪者都表示,他們同行的人一路上越來越少。

阿國把難民趕到沙漠,歐盟知情還表示尊重

近幾年來,非洲各地的難民為躲避貧困和充斥暴力的家鄉,前仆後繼地想要橫跨撒哈拉、地中海,到歐洲展開新生活,也為歐盟各國帶來難解的移民安置問題。雖然阿爾及利亞在2014年至2017年接受歐盟1.13億美元(約新台幣33.8億元)的難民援助金,但該國卻沒有向鄰國尼日那樣,利用這筆錢來解決難民危機。圍著歐盟向北非各國施壓、要求阻擋難民進到歐洲,阿爾及利亞2017年10月起加強對難民的驅趕,逼迫他們橫跨沙漠到南方鄰國馬利或是尼日。

非洲難民,阿爾及利亞,撒哈拉沙漠。(AP)
難民指出,阿爾及利亞把他們塞在卡車上,載到撒哈拉沙漠之中。(AP)

對此,一名歐盟發言人指出,歐盟知情阿國驅逐移民一事,也尊重「主權國家」在遵守國際法之下的驅逐行為。阿爾及利亞當局拒絕就《美聯社》的報導內容發表評論。關於國際移民組織(IOM)及其他人權團體指控,該國把難民棄於沙漠、違反人權,該國政府也一併否認。

阿爾及利亞沒有公布確切遭驅逐的難民數量,但據IOM指出,自2017年5月起共有1萬1276人穿越撒哈拉沙漠、幸運抵達尼日,另有2500人被迫前往馬利,但倖存與死亡人數皆不明。另有數千人直接被送回原本的家園,根據阿爾及利亞與尼日2015年簽下的協定,可將非法居住於阿國境內的尼日籍民眾遣返回國。

非洲難民,阿爾及利亞,撒哈拉沙漠。(AP)
阿爾及利亞遭控驅趕難民到撒哈拉沙漠之中。(AP)

孕婦荒漠分娩,嬰兒死胎只能就地埋葬

《美聯社》數個月來蒐集不少影片,證實了難民對阿爾及利亞當局的控訴,這些影片顯示穿著軍裝、帶槍的男子在卡車旁邊,數百人蹣跚地走向沙漠。18歲、來自塞內加爾的坎德(Aliou Kande)說,阿爾及利亞警察把他身上所有財物搜刮走了,一共340美元和一台三星(Samsung)智慧型手機,「沒有手機、沒有錢,他們就這樣把我們扔到沙漠之中。」

懷有身孕度過沙漠的卡美拉(Janet Kamara)說:「很多女人躺在沙地上死去……其他人因為迷路而在沙漠中消失。每個人都只能靠自己。」卡美拉來自利比亞,她原先在阿爾及利亞擺攤賣食物、飲料維生,沒料到5月遭當局驅趕到撒哈拉。她在沙漠中分娩、不幸產下死胎,只能在炎熱的沙地上挖掘一個小洞,把嬰兒永遠埋在那裡。生產後無法休息,也不能過於沉浸在喪子的悲痛中,卡美拉邁開滿是血跡的雙腿繼續前進,直到聯合國的援救隊伍發現她和同行的人。

非洲難民,阿爾及利亞,撒哈拉沙漠。(AP)
懷有身孕度過沙漠的非洲難民卡美拉。(AP)

尼日城市不歡迎難民

抵達尼日邊防聚落阿薩馬卡之後,接濟難民的IOM提供他們2個選項:一是向該組織登記,遣送回原本的國家;二是在邊境自力更生。也有不少難民坐6個小時車程,前往尼日中北部的工業小鎮阿爾利特(Arlit),這個原先容納數百人的城鎮,突然擠進上千名難民,鎮長墨利(Abdourahman Mawli)指出,有些人還是會想方設法回到阿爾及利亞,「這會變成無止盡的循環」。

尼日中部城市阿加德茲(Agadez)的IOM難民營裡,也充滿來自阿爾及利亞的難民。《美聯社》指出,市長斐爾托(Rhissa Feltou)對處置難民的問題感到不耐,他指出:「我們想要維持一點寧靜,對難民的照料反而對我們而言是種威脅。」

非洲難民,阿爾及利亞,撒哈拉沙漠。(AP)
有些難民仍想方設法回到阿爾及利亞。(AP)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