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變革十字路口的伊斯蘭國度》沙烏地女性可以駕車上街、開咖啡館、外出工作 她們渴望改變卻恐懼當女權先驅

2018年06月30日 08:30 風傳媒
沙烏地阿拉伯西部港口城市吉達(Jiddah)一向較為開放,許多女性享受與朋友一起泡在咖啡館,甚至吞雲吐霧(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西部港口城市吉達(Jiddah)一向較為開放,許多女性享受與朋友一起泡在咖啡館,甚至吞雲吐霧(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年輕王儲穆罕默德近年大力推動「願景2030」計畫,為了提升女性的經濟貢獻,沙國實施多項改革,包括本月全面解除女性駕駛禁令,沙國女性可持有駕照並開車上路,將有助於沙國婦女投入就業市場。除了駕駛禁令解除,現在沙烏地阿拉伯的婦女也可以開店做生意與出門工作,但「男女隔離」的嚴格規定讓沙國女性的生活仍面臨重重限制。

開車禁令解除 沙國女性獲得部份自由

2016年,沙烏地阿拉伯限制宗教警察的權力,一些沙國女性的頭髮不再包得密不透風,男女隔離的規定也開始稍稍放鬆。沙國西部港口城市吉達(Jiddah)一向較為開放,現在這裡的一些婦女完全不戴頭巾了,一些咖啡館與餐廳也取消家庭區與單身區的分隔。一般來說,沙烏地阿拉伯服務男女顧客的餐廳必須設家庭區與單身區,單身區專屬男性,所有女人都只能坐在家庭區。

20180624,在沙烏地阿拉伯,駕車不再是男性特權,女性駕車禁令解除。(美聯社)
6月24日,沙烏地阿拉伯解除女性開車禁令,駕車不再是男性特權。(美聯社)

另一方面,位在沙漠的沙國首都利雅得(Riyadh)仍然嚴守男女隔離的規定,許多婦女想出門旅行、工作、上咖啡館仍得獲得男性監護人的同意,這些婦女根本沒感受到所謂的改變。一些婦女享受到變革的好處,但擔心這些變革不會長久,有人質疑真正的改變根本不會到來,一些婦女欣然接受改變,並認為32歲的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將婦女福祉掛在心上。32歲的賈拉拉(Walla Jarallah)最近完成美國紐約的2年攝影課程,剛剛回到沙國,祖國的改變讓她震驚:「這就像我們終於被允許呼吸了。」

「純女性」咖啡館興起 許多婦女內心渴望改變卻不敢當先驅

近年來利雅得的「純女性」咖啡館興起,這類咖啡館的老闆是女性,店員是女性,也僅允許女性顧客上門消費,許多有著專業能力的中產階級婦女喜歡來這些咖啡館放鬆,她們可以在此拿下頭巾與面紗,享受與女性朋友的聚會或開著筆電工作。

沙烏地阿拉伯有嚴格的「男女隔離」限制,無論是點餐或用餐,男女都必須分開(美聯社)
沙烏地阿拉伯有嚴格的「男女隔離」限制,無論是點餐或用餐,男女都必須分開(美聯社)

由於男女隔離的規定,這類咖啡館也發展出一套獨特的補貨方式:送貨的男性將咖啡豆與麵粉放在外門與內門之間的門廳,等到男性送貨員離開,女性店員再去取貨,避免觸犯不得與陌生異性同處一室的禁忌。如果水管或供電出了問題,咖啡館就會暫停營業,避免男性水管工或電氣工與女顧客靠近。

利雅得的迦納佳咖啡館(Kanakah café)就是其中一間「純女性」咖啡館。20歲的醫學系學生娜吉瓦(Najwa)與幾位朋友相約在此聊天,娜吉瓦說現在要求沙國婦女穿上全長黑罩袍「阿巴雅」(abaya)的壓力不是來自政府,而是社會傳統。娜吉瓦說她希望能想穿什麼就穿什麼,但害怕不穿阿巴雅罩袍的話會成為眾人焦點。娜吉瓦的朋友、28歲的婚禮攝影師賀薩(Hessa)說,如果別人率先不穿阿巴雅罩袍出門,她會跟進,但她不想成為打破傳統的第一人。

迦納佳咖啡館是一間「純女性」咖啡館,許多中產階級女性來此與朋友相聚聊天

娜吉瓦說她希望沙烏地阿拉伯能變得越來越像美國,但她的朋友莎拉立刻說不希望沙國變得像美國,因為「電視上說美國女性會受到性騷擾」。

沙烏地阿拉伯5月制定禁止性騷擾的法律,違者最高可被處5年有期徒刑,不過「性騷擾」陰影依舊盤據在沙國婦女生活的各個層面,儘管許多保守婦女歡迎女性駕駛禁令解除,但她們害怕會遭男人騷擾,因此不願成為開車上路的第一人。一位沙國女權人士指出過去40年至50年,許多婦女受到電視與清真寺「洗腦」,她們被教導「害怕」所有男性,她說沙國婦女需要調整心態來適應新的自由。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