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誰是習近平的老祖宗?

2018年07月01日 07:00 風傳媒
習近平表示,「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別人的東西我們一分一毫也不要」。但作者認為,「老祖宗」的說法,只能關起門來騙人,並不能作為在國際上被廣泛認可的證據。(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習近平表示,「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別人的東西我們一分一毫也不要」。但作者認為,「老祖宗」的說法,只能關起門來騙人,並不能作為在國際上被廣泛認可的證據。(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習近平在北京會見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根據央視報導,習近平向馬提斯說,在涉及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上,中國的態度堅定明確,「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別人的東西我們一分一毫也不要」。

有趣的是,習近平口中所説的「老祖宗」是誰呢?對於共產黨人來說,他們的老祖宗難道不是馬克思嗎?他們難道不是死了也要去見馬克思嗎?然而,作為德國人的馬克思可沒有給習近平留下一寸領土啊。

如果習近平口中的「老祖宗」既非馬克思,也不是陝西習家祖墳裡埋葬的那些漢人,而是建立的大清帝國的滿人,那麽大清帝國的領土確實非常廣袤,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的家業,確實來自於清帝國。

大清帝國不是作為民族國家的「中國」

在中原漢人的歷史觀中,以朝代為「天下敘事」之線索,大清帝國理所當然地被命名為「清朝」。但是,創建大清帝國的滿洲人,卻從來不認為自己屬於「中國」,「大清」也不是中國的一個朝代;反之,他們認為「中國」只是大清帝國殖民地的一部分,他們是外來征服者。

美國歷史學家羅威廉(William Rowe)在《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一書中指出:「大清帝國在性質上與之前各代相繼的漢人或異族王朝有所不同。作為標凖的近代早期歐亞大陸形態之多民族普世帝國,其在擴展‘中國’的地理範圍,將如蒙古、女真、西藏、內亞穆斯林與其他非漢民族,整合成一種新形態、超越性的政治體上,取得驚人的成功。」

在大清帝國的統治區域內,「內地」的居民,即原來在明帝國的統治區域內生活的漢人們,是被征服者,是比滿人和蒙古人低賤的「劣等公民」,受到明目張膽的歧視和限制。一開始,漢族士大夫不願接受滿清的統治,以「反清復明」為旗號反抗了數十年。然而,他們逐漸發現,清帝國的統治優於明帝國,大勢已去,不可逆轉,即便是王夫之、顧炎武也不得不承認「遺民不過第二代」。漸漸地,中國士人開始接受此「重新定義的中國」,並認同大清為自己的祖國。所以,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等漢族儒家士大夫才會挺身為清王朝的生存而戰,幫助滿人剿殺同為漢族的反抗者建立的「太平天國」政權。

不過,到了清末,來自西方的近代民族國家的概念傳入,漢人的祖國認同又發生了裂變。正如羅威廉所説:「當一種新的社會達爾文主義式的民族主義在19世紀晚期浮現檯面,主張民族國家應該建基於單一民族或種族的祖國之上,似乎便暗示了初生的中華民國是漢族獨有的領域。」革命者們一開始打出的口號並非「五族共和」,而是「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換言之,孫文等人認為,滿族統治者並非「中華」的一部分,中國也不需要 「中土」(內地十八行省)之外那些由清帝國開拓的疆域。後來的共產黨則從馬列主義的「民族自決觀」出發,承諾幫助那些被帝國主義殖民的弱小民族(蒙古人、西藏人、西北穆斯林、台灣人、朝鮮人等)獨立建國。共產黨掌權之後變臉又是另外一回事,當年的承諾白紙黑字地寫入了中華蘇維埃政權的憲法之中。

清帝國不能跟「中國」簡單劃上等號,另一位美國歷史學家羅友枝(Evelyn S. Rawski)在其「新清史」的代表作《最後的皇族:滿洲統治者視角下的清宮廷》中亦明確指出:「清成功的關鍵因素是,它有能力對帝國內亞邊疆的主要非漢民族採取富有彈性的特殊文化政策。……清之所以成功,恰因為它不是漢人王朝。大清的政策在許多方面恰恰與中國統治王朝的政策相反。清的統治者把征服者與被征服者分別開來,依靠一套各個不相同的群體互相監督的政策來進行統治。」滿洲人的統治方式與中國過去的漢人帝國相異,「滿洲的統治特色」才是大清帝國之所以成就的關鍵。比如,中國式王朝只有一座都城,而滿清皇帝(大汗)卻在熱河、紫禁城和郊區花園裡移動辦公,在不同的朝拜者面前扮演不同的角色——滿人的皇帝被信奉佛教的藏人和蒙古人視為觀音菩薩的化身,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漢人的皇帝「獲此殊榮」。

羅友枝認為,大清的貢獻是「建立了中國與內亞邊疆地區的長期聯盟」。但是,清廷未曾想到的結果是,其民族政策推動了邊疆地區社會、文化和經濟的變化,從而啟動了蒙古人、維吾爾人和藏族人的民族認同觀念的發展。這些民族的民眾由此建構出「具有自我意識的民族」。在清末,滿洲人、蒙古人和維吾爾人不願輕易贊同以漢人為中心的國家概念,既然漢族有權從清帝國之內獲得獨立,他們也認為自己同樣有權獨立。「1911年以後的分離主義運動證明,不能簡單地把大清帝國與稱為民族國家的中國完全等同起來。」

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AP)
習近平在北京會見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圖中)。習近平向馬提斯說,在涉及主權和領土完整問題上,中國的態度堅定明確,「老祖宗留下來的領土,一寸也不能丟,別人的東西我們一分一毫也不要」。(資料照,取自美聯社)

清帝國的疆域,在中共政權手上,丟失了多少呢?

習近平強詞奪理地以清帝國的繼承人自居,即便這種說法勉強成立,那麽共產黨中國並未保住清帝國的遺產。1689年(康熙28年)清帝國與俄國訂立了平等條約《尼布楚條約》,劃定了中俄南北分界線,從唐努烏梁海——額爾古納河——外興安嶺至北海。這條長達4千公里的界線的中方領土包括後來獨立的外蒙、黑龍江東及烏蘇裡江東、連庫頁島。除外蒙外,面積至少150萬平方公里(有人比若40個台灣那樣大)。然而,中共卻將如此廣大的疆域統統割讓給了蘇俄。

1999年,江澤民執政期間,與俄羅斯方面簽訂《中俄東部邊界最後議定書》,正式放棄了這150萬平方公里土地。這份秘密條約從未在中國名義上的最高權力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審議,更未公諸於眾。香港評論人金鐘在《中國怎樣失去150萬平方公里領土?》一文中批評説:「中共處理中俄邊界積案,對於中國人而言,最不能容忍的是,整個決策過程的高度保密,黑箱作業。不僅媒體不准報導、評論,就連全國人大這樣的權力機構,也不見一點審議的程式。如此重大的涉及國家領土的決策,只有極少數人參與,恐怕連人大常委、政治局委員都鮮有知情權和發言權,完全是毛時代獨裁統治的延續——這當然是中共拒絕政治改革的一大表徵。」

中共十九大,2017年10月24日閉幕,江澤民(AP)
1999年,江澤民執政期間,與俄羅斯方面簽訂《中俄東部邊界最後議定書》,正式放棄了從唐努烏梁海——額爾古納河——外興安嶺至北海,這150萬平方公里土地。(資料照,美聯社)

與中共政權的處理方式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雖然俄羅斯的民主轉型並未成功、威權模式根深蔕固,但俄國將條約公佈,民眾可以自由討論,議會也投票表決。俄國方面對兩國90年代以來的勘界,一直有許多公眾討論和爭議,國家杜馬(下議院)2005年通過東段邊界補充協定時,是307票比80票(80名投反對票的議員也沒有「被消失」)。連小國吉爾吉斯人得知7比3與中國劃分爭議土地時,還感到不滿意,舉行過抗議示威。

金鐘更指出,中共卻對表示異議者,施以嚴厲的懲罰。程翔案即是一例。資深香港記者程翔被中共以「間諜」罪名逮捕,判刑5年,真正原因是因為他在報章上發表文章(署名鍾國仁),質疑江澤民1999年12月和俄國簽訂密約,將「導致被沙皇掠奪的國土永遠丟失」,「卻從來沒有向中國人民解釋交代。」程翔批評說,中共這種作法比國民黨不如,江澤民也比共產黨其他領導人不如,談判過程和簽約都沒有公開過。

金鐘認為,程翔的批評,絕對代表了大多數中國人的看法。「中共領導人獨斷獨行,一手遮天是近60年一貫作風,不僅顯示他們沒有自信,而且也必有不可告人的私心與禍心。這些秘密外交已在自由的網絡上,飽受痛斥,但真相大白,還有待於民主中國實現的一天。」

習近平雖然不是割讓領土的始作俑者,卻是俄國獨裁者普廷的狂熱崇拜者,他煞有介事地向普廷辦法亮晶晶的「友誼勛章」——普廷是第一個獲得此勛章的外國元首。那麽,普廷究竟有何德何能,有資格獲得此勛章?普廷給予習近平的「友誼」,無非是聯合起來抵抗歐美民主自由價值的空洞承諾而已。普廷執政期間,對境內的中國僑民施行嚴酷的種族歧視政策,自詡為中國民族利益捍衛者的習近平卻不敢吭一聲,當然更不敢向普廷索要被吞併的領土。習近平諂媚普廷之行為,難道不是賣國嗎?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左)4日與俄國總統普丁(右)見面。(美聯社)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汪洋(左)與俄國總統普丁(右)見面。(資料照,美聯社)

漢人的帝國究竟有多大?

習近平並非清帝國的皇族,並不姓愛新覺羅,亦非滿族,而是一個名副其實的漢人。以現代民族國家的理論來看,漢人當然只能繼承漢人的帝國。

當年,在蒙古帝國和大清帝國內部,作為一個族裔的漢人及其聚居地的「內地」,不過是被殖民者和殖民地而已。如果今天的中國人主張恢復蒙古帝國或大清帝國的版圖,就如同今天的印度人根據「英國國王也是印度皇帝」的那段歷史來主張應當由他們繼承大英帝國的版圖一樣可笑——如果這個邏輯成立的話,美洲殖民地也是印度的一部分。

所以,如果習近平真要尋找「老祖宗」,就只能尋找清帝國之前漢人的帝國即明帝國,以及更早的宋帝國、漢帝國、秦帝國等,這些漢人帝國的疆域都可以供其參考。若以明帝國的疆域而論,柏楊在《中國人史綱》裡提出:「中國版圖到明朝的時候,跟紀元前2世紀秦王朝大小一樣,比現在的版圖,要小一半。」明帝國只控制了長城以南的國土,其勢力最頂峰時,整個內蒙古、東三省、以及西藏和新疆的大部分也不在明帝國的疆域裡。到了後期,實際上只有18個省受中央政府管轄。明帝國的國土面積在高峰時大致為710萬平方公里,低谷時則僅有350萬平方公里,若取其中間數,則為500萬平方公里左右。習近平願意將不屬於明帝國「老祖宗」的近一半國土吐出來?你不是説,不是你的東西,你一分一毫都不要嗎?

歷代漢人帝國的疆域,在歷史地理學家譚其驤主持完成的《中國歷史地圖集》中都有詳細描繪,到處報書單的習近平偏偏沒有看過這本書。譚其驤在《歷史上的中國和中國歷代疆域》一文中承認:「我們是現代的中國人,我們不能拿古人心目中的『中國』作為中國的範圍。」即便是漢人建立的帝國,疆域亦各不相同,習近平認誰作為「老祖宗」,就決定了要繼承誰的疆域。換言之,所謂「自古以來」並不能確定一個恆久不變的面積數字,它是一個不斷變動的過程,正如譚其驤的弟子葛劍雄教授所説:「如果我們看一下《中國歷史地圖集》中的一幅幅地圖那就更清楚,每一個具體的時期、每一個具體的政權的疆域都是在變化的,從來沒有固定在一個範圍之中。所以不能將他確定的、代表今天學者觀念的概念強加於古人,濫用於討論歷史時期的統一和分裂。」

葛劍雄進而指出,一個地區「自古以來屬於中國」只反映歷史,並不能說明現狀。證明一個地方「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固然能使中國人擁有道義力量,卻未必能為中國人提供法律根據。「現行國際法對領土歸屬的判定,主要還是根據由目前往上回溯的一段時間,而不是抽象的「自古以來」,也不是越早越好。更何況國家之間解決領土爭端,在多數情況下根本不是依照國際法,而是基於國家實力的較量,或著眼於實際利益的談判。」這才是理性持平之論,這才是習近平應當在外賓面前説的睿智之言。可惜,故步自封、妄自尊大的習近平哪裡有汲取他人智慧的智慧。

「老祖宗」的說法,只能關起門來騙人,並不能作為在國際上被廣泛認可的證據。所以,對於習近平的虛妄言論,博覽群書的馬蒂斯根本不予回應,馬蒂斯知道跟這個無知的包子帝是「雞同鴨講」。

*作者為旅美作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旅美中國作家,曾任中國獨立筆會副會長,著有《我無罪,劉曉波傳》、《火與冰》、《流亡者的書架》、《中國教父習近平》等。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