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頂級科學家退休之後做什麼?到農村中小學幫小朋友講科普!

2018年07月09日 08:10 風傳媒
白武明教授在科普演講後,與學校裏的孩子們合影(新華社)

白武明教授在科普演講後,與學校裏的孩子們合影(新華社)

在中國,一些人在退休後選擇照看孫輩或者遊山玩水,但62歲的白武明卻選擇重新開始一份職業──科普。

白武明曾在中國科學院從事40多年的地球物理研究。退休後的他,奔波在全國各地的中小學校,包括偏遠的農村地區,迄今已經奉獻了上百場有關地球科學的演講。

他總以「科學就在我們身邊」這句話作為開場白,也喜歡通過各種小實驗來吸引觀眾的注意力。

為了解釋火山是如何爆發的,白武明常會邀請現場一位觀眾將一小包白糖倒入一瓶啤酒,兩者結合隨即產生大量二氧化碳,使啤酒從玻璃酒瓶中噴湧而出。

「我記得高中的地理書裏介紹過火山(知識),但當時我的老師並沒有做過這種實驗。」天津大學學生張浩說。這個實驗讓這位24歲的研究生印象深刻。

白武明是「中國科學院老科學家科普演講團」60名成員中的一位。科普團于1997年成立,主要由退休科學家組成。他們大多曾從事天文學、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的研究,平均年齡68歲,最年長的已90歲。

演講團創始人鐘琪說,儘管成員們都曾是各自科研領域的佼佼者,但大多數人之前幾乎沒有做過科普報告,所以起初大家有顧慮,不敢嘗試。

「後來,我想起了我的青少年時期。那是上世紀50年代,是我思想和身體成長的關鍵時期。」鐘琪回憶說,「如果我們這些科研工作者能夠與青年交流,激發他們對科學的興趣,並鼓勵他們探索未知世界,我認為這對他們和國家發展都有好處。」

下定決心做科普的老科學家們在新的事業上也保持著做科研的嚴謹態度。

無論申請做演講的科學家有多高的頭銜,獲過多大的榮譽,事先都必須提供科普報告,並進行試講。如果講座被認為讓普通人難以理解,科普團可以拒絕申請人加入。鐘琪說,那些指望靠科普成名獲利的人也會被拒之門外。

「你必須讓你的講座有趣。向公眾清楚地解釋一個科學公式可能很困難,所以我認為科普不見得就比科研容易。」演講團成員、74歲的地質學家徐文耀說。

為了引起觀眾的興趣,徐文耀常在他的科普講座中引用音樂的例子。

「歌手阿寶和李娜,都唱過青藏高原。你能說出哪一個唱得好嗎?」徐文耀問台下的觀眾。「音樂評論家說妙不可言,只可意會,不可言傳,說不出來。但科學家們卻可以把他們說不清道不明的美,用資料、曲線、方程和公式,定量地表達出來。」

這也幾乎成為講好科普的「公式」。「不少學生聽見數學、物理和化學,往往敬而遠之。我一直在思考怎麼把讓人感到害怕的學科變得親切、有趣、有用。」徐文耀說。

老科學家們還希望年輕觀眾通過一場科普報告,不僅學到知識,也能領會科研的精神和方法。白武明希望學生們明白很多科學研究來自科學家對生活的細心觀察。徐文耀說,科學永無止境,他們也在身體力行「活到老,學到老」。比如,為了科普演講,他們學會了製作電子教案、動畫和視頻,並努力把知識點編寫成笑話、故事或歌詞,讓報告充滿歡聲笑語。

截至2017年底,老年科普演講團已在全國各中小學舉辦了23000場講座,觀眾達820萬人次。他們的觀眾還包括社區居委會的老年人、監獄在押犯人、部隊官兵和寺院裏的僧人。

「他們需要掌握科學知識,比如瞭解自然災害,一旦危險來臨,很多知識有助於他們自救。」白武明說。

老科學家們不懼怕嚴寒酷暑,也曾跋山涉水來到偏遠的農村學校。

「有一次我是在操場上做報告,頭頂烈日,因為這所農村小學沒有禮堂。但學生們聽得很仔細,沒有任何分心。」徐文耀說,農村的孩子讓他很感動。

河北唐山東方國際學校的校長楊興華說,老年科普演講團很受學生歡迎。學生們往往排著隊讓科學家簽名,因為平日裏很少有孩子能夠接觸到來自中國頂級院所的科研工作者。

在中國,科學普及越來越受關注和重視,科技創新和科學普及被認為是「實現創新發展的兩翼」。

近年來中國湧現出一大批致力於科普的公共人物和組織,他們通過互聯網等新媒體手段傳播科學知識,批駁謠言。但老年科學家們仍希望能有更多的研究人員參與科普工作。

白武明說,科研工作者的優勢在於他們有多年的積累。「我們講座的內容全部基於我們曾經的研究,是真實、嚴謹、科學的。我們不允許濫竽充數、東拼西湊,也不允許演講者抄襲別人的科普作品。」

現在,科普團正在邀請人工智慧和海洋科學等新興領域的專家加入。

「向公眾普及科學是科研工作者的職責。」白武明說。

加入Line好友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