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誰在禍害習近平?

2018年07月14日 06:20 風傳媒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中國舉行紀念大會,習近平致詞(AP)

2018年,馬克思(Karl Marx)200年誕辰,中國舉行紀念大會,習近平致詞(AP)

人民日報7月10日頭版頭條沒有出現習近平的大幅照片與新聞,這是中共新文革造勢運動以來,習近平第一次「休息」,當然,第一版上還是有與習近平的相關新聞內容,晉江經驗,就是對習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政績進行宣傳。沒有被頭條報導,並配習的大幅形象畫面,人們似乎有些不「適應」,也有人因此推測,極度的個人宣傳與崇拜,在中共體制內已是引發朝野共憤,習近平個人或其核心團隊已意識到問題嚴重性,在上海董瓊瑤潑墨事件發生後,立即開始「整各地出現的巨幅習畫像,以免頻繁出現被潑墨,造成對習本人的負面影響。而自媒體上出現一則中國社會科學院已傳達中央最高指示精神,要對習的宣傳不要自作主張,一切聽中央的安排。

對習近平的文革鬧劇式宣傳與課題研究,會不會真正的被遏止,還有待觀察,但習中央與習本人對新核心的定位,卻在重要會議中被一再強調,就是中央必須定於一尊,習近平作為中央核心,擁有最終拍板權。而獨尊者的重大決策引發一系列重大失誤,又由誰來承擔責任呢,如何追究最高領導人的重大失誤甚至追究其罪惡呢?

文革之時與文革之後,沒有這種追究機制,現在仍然如此,海內外出現負面聲音之時,中共只能通過自己能夠控制的海外媒體,為習開脫責任。還是古代模式:皇帝是好的,需要清君側。或者皇帝是青天,中下層官員執行出現偏差,需要令人禁止或者提升執行力。

五年來,第一次人民日報頭版沒出現習近平的照片。
五年來,第一次人民日報頭版沒出現習近平的照片。

一、有媒體為習近平脫責

美國建立與臺灣准外交關係,提升對臺灣的保衛規格,派遣軍艦巡視臺灣海峽,這些強烈的動作,都被視為對習近平放棄韜光養晦的基本國策的嚴重應對。當習近平在體制內受到責難之時,多維新聞網最近發表一篇文章,被廣泛轉載: 「習近平從沒有放棄韜光養晦政策,他十分明白中美之間的差距,他根據中國發展的現實情況提出了太平洋容納中美論和一帶一路倡議,前者是希望美國明白中國無疑威脅美國在亞太的地位,而後者更多著眼於解決中國國內產能過剩,為中國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但在具體操作中,中國政府內部相當一部分官員以及一些中共黨媒曲解了中央的戰略意圖。」

習當政之後,一些重大的國策,不可能沒有經過習近平本人同意,譬如劃定東海航空識別區,強化在南海建島,對臺灣國際空間的進逼,軍艦與飛機在台海製造事端,中共軍方高官對臺灣的公然恫嚇(有軍官公然揚言:如果美國在臺灣部署薩德,就是解放軍解放臺灣之時)。習本人對內的亮劍,氣勢如虹,對外的秀肌肉,一樣聲勢浩大。而今,經濟與軍事上遭遇西方國家全面圍剿,日子變得艱難,衝突日益嚴重,體制內的反對聲音也使他感受到巨大的壓力,此時,通過香港與海外媒體放風,一是釋放某種軟化的態度,承認中共現在不具備與國際社會挑戰的實力,還要保持隱忍的國策;二是重新積聚力量,與文明世界打一場持久戰,我們看到,中共持久戰的組織準備已做好,就是讓最高領導人擁有終身制的特權,而這種特權,只有戰爭狀態才是必要的。

具體到在國際國內産生巨大影響的「709律師案」,如此公然破壞依法治國理念,難道僅僅以有關部門執法走樣就可以規避責任嗎?員警、國保與司法部門聯手做局,通過打擊鋒銳律師事務所,來對整個律師界製造恐懼,使公安與司法部門可以一手遮天,習近平明知這種官僚圈套對依法治國將產生巨大危害,聽之任之,根本原因在於,習不得不與這些反法治的力量形成共同體,党國利益必須高於法律公平正義。所以,一些產生惡劣國際影響的事態,看起來是官僚政制的痼疾,實則是最高領導人短視,為眼前的一已穩定,而犧牲法治與人權。

最重要的決策,當屬一帶一路,它不僅遭到西方世界的不配合與警惕,還受到一帶一路國家的直接敲詐,而其諸多不安定因素,加之中共後續無力,正在使這項舉世矚目的世紀工程成為爛尾專案,還有對南美、非洲的巨額投資,多是泥牛入海,這些都是習主政之後的「大撒幣」專案,失敗或不成功之後,誰來承擔責任?

漢武帝晚年在其宏大的決策失敗之後,還有一份罪已詔公諸天下,而中共的領導人從來沒有公開謝罪與道歉之舉。我們現在看到的,是體制內的人士通過海外媒體,來為最高領導人脫責。慈禧鼓動與利用了義和團,給自己國家朝廷帶來嚴重危機,最後是殺了一些主張對西方主戰的高官,同時剿殺了義和國,現在,習如何清理那些誤導自己的高官?哪些人又是禍害、誤導習近平的不明力量呢?

二、潑墨讓習近平意識到了什麼?

一位叫董瓊瑤的湖南女孩,在上海工作,最近她通過潑墨習近平巨幅招貼畫視頻,向公眾展示了她對中共造神運動的強烈不滿與抗議,視頻公開之後,立即招致一些人的異議,或認為她有精神病,或認為她此舉只是為了獲得出國政治庇護移民。這兩種說法在我看來均不成立,其一,儘管現在她的推特帳號被不明原因刪除,但在刪除之前,我去流覽了她的推特帖子,其文字表達流暢,思維正常,公開表示自己要做一件大事,就是說,她有所準備,已下定決心;其次,她這樣的行動風險極大,中共不可能讓她順利出境,面臨的只會是牢獄之災,對比一下當年學潮之時潑汙毛澤東天安門畫像的三勇士就知道了。所以動機之說也難以成立。

習近平第二個任期以來,各地造神運動、文革復辟狂潮已使社會普遍焦慮,甚至許多人表現出無法忍受的抑鬱狀態,這是事實,這種焦慮與憤怒驅使潑墨女孩做出超常舉動。顯然是可以記入史冊的。

不僅是因為勇敢,而是因為此事件成為一種標誌。就像安徒生童話中的那個說皇帝沒有穿衣服的小男孩,在皇帝洋洋自得之時,說破了真相。至於後果如何,全憑皇帝自我反思,與社會公眾普遍的力量對皇帝的制約了。

潑墨女孩的劃時代意義在哪裡?在中共官場違心造神之時,她撕破了這道虛偽的面紗,讓它成為醜陋的畫面,並掀起一場潑墨運動,使中共猝不及防。當年文革之時,無處不是毛澤東畫像,那是一場愚昧而真誠的個人崇拜,任何汙損毛像的行為,都會被處以現行反革命罪,甚至遭到槍決。而現在這場造神運動,並不是愚昧也不是忠誠,而是官場跟風之作,如果不主動懸掛習巨幅畫像,可能被視為不忠誠習中央,而懸掛了習的畫像,似乎是公開表態自己屬於效忠習核心,沒有反對之心。

有消息通過微信與推特傳播:潑墨女孩被上海國保直送中央警衛局,由他們直接審理,審理的問題包括:有沒有幕後力量指使她的行動,是海外力量還是體制內的反對力量;她為什麼說海航是習近平的公司,她是如何得知的?等等。

習近平本人與他的核心團隊,應該意識到,他當政以來的文革復辟、個人崇拜已讓人神共憤,潑墨看起來是純個人行為,甚至是突發事件,之所以引發國際性的關注與波瀾,則有著深刻的背景因素。引發的國際關注與海外波瀾,是中共駐外使館門前,出現多起潑墨習畫像的行為藝術活動。中共體制內官員對習的虛偽造神活動,遭到嚴峻的挑戰,即便管制墨水購買,人們還會使用任意的物品,包括泥塊、石頭,攻擊習近平的巨幅畫像。這樣的汙損,將使習的公眾形象受到貶侮,而地方官員與法律,難以追究相關人員的法律責任,特別是政治責任難以追究,在此情形之下,撤除習的巨幅畫像。停止個人崇拜,才是明智之舉。

如此說來,是潑墨女孩讓習近平本人、習的核心團隊意識到問題所在,通過反思,來改變造神運動,那麼,這是不是意味著,潑墨女孩並不是在禍害習近平形象,而是在幫助習中央反醒文革復辟的可恥可悲。

有消息說,董瓊瑤(推特)潑墨習近平像之後,遭到輪番審訊。
有消息說,董瓊瑤(推特)潑墨習近平像之後,遭到輪番審訊。

三、誰陷習近平於不義之境?

習近平本人公開要求國家放棄韜光養晦的國策麼?

習近平本人要求全國懸掛與製作習近平肖像瓷盤、畫像了麼?

如果沒有,是誰來製造如此轟轟烈烈的文革復辟狂潮呢?這些人如果逆了習近平本人的意願,習中央又如何來懲誡他們,如何糾正這些中共早已明文反對的事項?特別是反對個人崇拜明確寫進黨章、文獻之中,這些習本人與習的核心團隊不會不知道,而習當政以來出現的大量頌習歌曲、宣傳畫、媒體報導,將一位元完全平常的領導人弄成了千古聖君,文革之時專用於毛澤東的偉大領袖、偉大舵手又一次出現,各大媒體幾乎每天頭版都是大篇幅的習近平照片與講話,如果當天沒有習講話或活動,則會翻出過去的故事進行演繹,使他仍然佔領頭版重要篇幅。

宣傳習近平儼然成為黨中央的頭等大事,而各地的廣告式宣傳,更是無所不用其極,像天津市委書記李鴻忠所言,忠誠不絕對,就是絕對不忠誠,將行政領導人當成宗教領袖來忠誠,李鴻忠卻獲得了習中央一等的信任,得了委任為京畿門戶的重臣,其示範效應可想而知。

海量的宣傳,即使是一個正常人,也會被製造出某種幻覺,忘卻自己的現實性,而習近平特殊的文革經歷,當他被體制內頌聖群體塑造成毛澤東一樣的形象時,這使他時空倒轉,誤以為只要他一揮手,中國人民就會勝利前進,就會創造出一個新時代,實現中國夢。

對比1978年在臺灣當選總統的蔣經國先生,我們就能看出習近平本人的問題。蔣先生當年要求媒體:第一不要稱「領袖」,第二不要叫「萬歲」。蔣經國的理由是,民主時代自己只是個普通黨員、普通百姓。我們就可以看出,個人崇拜根子出在最高領導人身上。

誰陷習近平於不義之境?

習當政以來的幾年,我們完全可以看到,一是習本人受毛澤東魔性影響,無法袪除,如同坊間所言,毛病不除,積習難改。或者是毛病不除,積習為惡。現在許多商店或媒體,還有農民家庭,將習的畫像與毛的畫像並列,最能說明問題,就是習已跨越鄧、江、胡幾位領導人,直接與毛澤東對接,習思想比肩毛澤東思想,毛澤東開創了共產黨的舊時代,習開創了共產黨的新時代。這種幻覺,完全是依賴寫作班子宣傳出來的,習當政幾年來,到底為國為民做了怎樣的貢獻,除了好大喜功,整肅異已,實在看不出他開放的思路,還有國家品格的提升。

其次,習的核心宣傳團隊,加上善於觀察領導人喜好的高官們,他們成為造聖的中堅力量,這種力量與文革時代毛澤東周邊的人一樣,打造一個虛擬空間,讓最高領導人置身其中,享有至高無上的榮耀與服務,同時可以遮罩任何不同的聲音,而最高領導人要做的,就是表演,就是接受崇拜與歌頌。

個人崇拜與頌聖是一種傳染病,自上而下的傳染,只要吃體制內的飯,就必須染上這樣的病毒,只有使別人看到自己身心泛紅,有中毒症狀,才感覺安全,才受領導相信。所以體制內的所有人(甚至包括一些企業家與宗教界人士),都有或輕或重的精神病症狀,他們開始去梁家河朝聖,穿著紅軍的衣服,不同的場合唱紅色歌曲,表演紅色歌舞,連企業家都無法擺脫,馬雲的許多唱紅歌的視頻熱傳於網上,就是為了使自己獲得安全,一些宗教界人士也主動染上這種紅色病毒,用歌頌佛祖或者自己神聖的方式,歌頌中共領導人。

中共自陷怪圈,如果沒有獨於一尊,政令就無法出中南海,而當中共有了定於一尊的聖君,個人崇拜就會讓領導人自我膨脹,宣傳領袖、保衛最高領導人的安全,成為重中之重,核心的決策永遠是對的,如果出現問題,那是有關官員不會運作,或執行過程中出現偏差。

7月10我在推特上做了一個二十四小時時限的小調查,這個小調查最能說明大問題:

有媒體認為習並沒有放棄韜光養晦的基本國策,許多事情都是執行出了問題,總之是中下層誤解了習的偉大思想.那麼,是誰在禍害習近平? 一是習本人的問題,毛的文革病毒,禍害了習,二是體制內的極左力量或保守力量裹脅了習的開放;三是體制外或國內外異已力量干擾了習的當政.

有1123位網友參加了投票,投票結果是:

85% 毛病毒仍然禍害習

13% 體制內力量裹脅了習

02% 國內外反對力量阻礙了習

*作者為獨立學者 專欄作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旅美學者,曾任中國藝術研究院科研處副主任、文藝理論與批評雜誌社社長。主編《中國旅遊文化大辭典》等多種著作。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