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之瑜觀點:教育部長必須說謊?

2018年07月18日 06:50 風傳媒
教育部長葉俊榮曾赴大陸授課,曾說沒拿演講費,就任後改口說「當然有生活費」。(曾定嘉攝)

教育部長葉俊榮曾赴大陸授課,曾說沒拿演講費,就任後改口說「當然有生活費」。(曾定嘉攝)

葉俊榮改口說,他在浙大當然有拿生活費。這段疑似承認他先前誤導大眾,說自己沒有拿演講費,馬上引起網民的訕笑與抨擊。教育部長算是說謊了嗎?

不只是教育部長,換成任何長官都一樣。是不是在所有的問題上,只要發言,環保署長就必須說謊、文化部長必須說謊、司法院長必須說謊、總統必須說謊...?

葉俊榮本來是台灣的模範,他到世界知名的浙江大學兼課,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扎扎實實用27天上完一學期的課,可說竭盡所能,傾囊相授。浙大甚至給他生活費,而不是演講費,就是把他當成浙大自己的老師在禮遇。畢竟,為了讓他能突破體制僵化,權宜安排以浙大老師的名義開課,由他實際任教,密集講授。

不但浙大學生認真學習,課後感佩,校方理所當然把葉俊榮列為兼課教師,他自己也表示很驕傲。

這不是美事一樁嗎?卻因為葉俊榮的政治盟友要鬥爭管中閔,硬扯管中閔在廈大零星的演講是違法兼課,讓認真切實兼課的葉俊榮躺槍。為了自保,他只能把彈性兼課的安排說是學術演講,把豐富的生活費說成是沒有拿演講費。

結果,大家發現他領的生活費,比演講費還多。浙大老師掛名開課讓他來上的紀錄,從創意突破,變成偽造文書的證據。如果北檢不是民進黨開的,葉俊榮的問題會比管中閔嚴重百倍。

20180410-國民黨立院黨團上午赴監察院告教育部長潘文忠等人瀆職,更爆料有一名中國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兼職教授也叫「葉俊榮」。(取自中國浙江大學官網)
葉俊榮浙大兼課屬實,而且「生活費」比演講費還高。(取自中國浙江大學官網)

葉俊榮願意說謊嗎?他如果是在耶魯兼課的話,會被拔管波及嗎?現在,管中閔沒有兼課的事實人盡皆知,已經脫離這個戰場,然而,兩岸學術交流的合情合理性,跌入深淵,導致葉俊榮正經八百在浙大任教27天,立德立功立言,竟是他今天必須遮掩圓飾的犯罪證據。

這豈是葉俊榮一人倒霉?事實上,陸委會已經不知法源何在地通令禁止今後兩岸學者共同研究。

社會上等著看好戲,要對葉俊榮潑糞的可能多如過江之鯽。但是,學術界必須支持葉俊榮,甚至反對黨、台大、管中閔都應該支持他。支持葉俊榮前往浙大兼課,是名正言順,浙大與他之間的默契以及酬勞方式,是通情達理。

首先應釐清,大陸的兼課與台灣不同,葉俊榮沒有必要遮遮掩掩。台灣對兼課的定義與大陸不同,浙大等於為了配合台灣的規定而通融葉俊榮密集授課,因此沒有超過規定天數,當然就不違反台灣的制度。何況,台灣教授利用寒暑假應邀至各國密集講課,所在多有,且通常都刊載履歷上作為績效在宣傳。

問題是,台灣政壇凡事都是靠著講假話,所以別人一指責就心虛,弄得政府上下鬥嘴不休。外界訝異徐國勇怎麼有能力擔任內政部長,但是照今天的黨國文化,他擔任外交國防或經濟法務都綽綽有餘。

影響所及,不能不鬥嘴,不能不講假話,以至於不論聽到別人講什麼話,直覺就懷疑肯定是假話。在沒有真話可信的環境裡,故意混淆「兼課」兩個字的意思,對徐國勇這種典型法律人而言,駕輕就熟。可見,葉俊榮迷失自己,想要遮掩,並不是他個人的問題。不過,他現在有機會撥亂反正。

葉俊榮不應再順著拔管以降的政治氛圍,想方設法用他法律人的訓練,將收入豐厚的浙大兼課,包裝成沒有演講費的演講,於是變本加厲鼓勵台灣政壇的不正之風,縱容反對黨用這個毫無正當性的議題騷擾他。而他,成為這種助長文革作風的共犯?

葉俊榮不如把話跟反對黨這樣說清楚:

我先前受到政治氛圍影響,沒有適當的場合立即把是非黑白跟大家說清楚。現在機會來了。我要告訴大家,在浙大兼課是我作為學者、作為老師天經地義的使命,也是台灣學術自由與專業最具體而微的表現,不要用枝微末節的程序技術來抹黑、杯葛,就算用了這些手段,我為了學術與人格的正直,也不會向政治屈服。你們反對黨,理當鼓勵兩岸學術交流,若是不此之圖,為了鬥爭而毀棄教育,就是自失立場,我更不會妥協。今後,我會繼續本持同樣的教育精神,也鼓勵我的同仁、學生要不懼不悔的為學術奉獻,絕不接受政治立場來干預學術教育。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中山大學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