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中華民國還有幾個37.1億?

2018年07月21日 06:00 風傳媒
故宮南院自2015年底開始營運至今,參觀人數皆不如預期,能否持續經營下去有待堪慮,而如今政府又有意建設新博物館群,如何定位南院、設定的目標客群為何,對於新任院長而言都是挑戰。(資料照,故宮南院官網)

故宮南院自2015年底開始營運至今,參觀人數皆不如預期,能否持續經營下去有待堪慮,而如今政府又有意建設新博物館群,如何定位南院、設定的目標客群為何,對於新任院長而言都是挑戰。(資料照,故宮南院官網)

2009年1月,行政院同意將故宮南院的軟體建置計畫併入籌建計畫內,至此,全案經費達到79.3億元拍板定案。

故宮院長林正儀2018年2月正式宣布「新故宮計畫」,故宮南院將耗資37.1億,增建國寶文物修復展示館。至此,故宮南院已用去全民116億!

2018年7月16日,新接任故宮院長陳其南在記者會上提出「故宮台灣化」的口號,認為要重新賦予故宮文物的意義,讓參觀者可以重新解碼。這涉及了太多討論,大家就根據以下兩點的差別去思考,我們先讓陳其南館長有機會在最近公開論述。

第一,400年台灣史和5000年中國史之下,文化、文明、文物厚度,以及全世界熱中程度。

第二,我們要培養的視野,是只有看得見台灣這塊土地上的,還是能更清楚看到四大文明古國中唯一倖存的中國。

新接任故宮院長陳其南還說:「故宮南院還是要定義為亞洲博物館,以台灣是東亞地中海中心的思考主軸,藉由增設博物館群的方式,為故宮南院帶來更多人潮。」

「增設博物館群」這五個字當下嚇醒國人!今年2月,前院長不是才宣布「新故宮計畫」,故宮南院將再耗費納稅人37.1億?時隔不到5個月,新舊院長才握完手,椅子都還沒有坐熱的新院長就告訴國人,他要「增設博物館群」!

20180716-陳其南(右)接替林正儀(左)成為新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監交人政務委員林萬億(中)把印信交付新任院長陳其南。(龍德成攝)
陳其南(右)接替林正儀(左)成為新任故宮博物院院長,而故宮南院經營的問題將是一大挑戰。(龍德成攝)

此時,國人就要請蔡政府就以下兩選項中勾選一個選項:

選項一:「原來的37.1億《新故宮計畫》取消,以《增設博物館群》來取代《新故宮計畫》」

選項二:「原來的37.1億《新故宮計畫》還是要執行,另外再追加陳其南館長的《增設博物館群》」

如果蔡政府勾選的是「選項一」,我們只在意新計畫的經費超過原計畫多少?

但如果蔡政府勾選的是「選項二」,我們就不只在意兩計畫的衝突性對故宮南院定位的影響,我們更在意新計畫的經費加上原計畫一共要耗費國庫多少銀子?也就是納稅人還要挪多少刀口上的錢替民進黨政府養蚊子!

我們不唱衰,我們用事實及理由證明,如果是選項二,台灣將新增蚊子「又一館」!我們的理由如下:

理由一:任何政策都必須要有經濟學的參與,簡單說,就是要有成本的考量。今天的故宮南院粗略就屬於文化教育事業吧!人民不求有多大盈餘或達到損益平衡,甚至國家都可以拿納稅人的錢做部分補貼都沒問題。但前提是故宮南院要發揮功能,發揮功能與否就是要看參觀人數。

故宮南院2015年底試營運,初期採預約及「免費入場」,2016年參觀人數約147萬人次, 2017年衰退至97萬人次,參觀人數只比全國人口的十分之一多一點點!有些平常日甚至不到300人,偶而還出現工作人員竟比遊客多的現象,BOT廠商苦不堪言。

一日平均不到300人的門票收入,何時才能將37.1億,甚至是未來2個37.1億的成本回收?

成本的無法回收,代表參觀人數不足;參觀人數不足,就代表功能沒有發揮、沒有達到預期效益。再好的展出內容,當蚊子比人多而曲高和寡時,這樣「空有理想」的規劃,值得嗎?

理由二,即便加上東南亞、東北亞的遊客湊數,最簡單的一個問題是:「故宮南院有什麼文物值得東亞地區人民飛來台灣?」

要看泰國文物當然到泰國,要看日本文物當然到日本,有台灣人會跑到外國博物館去看台灣文物展的嗎?要亞洲其他國家地區人民離開自己的土地,舟車勞頓跑到台灣來看在自己國家或在家裡就看得到的東西,會不會太強人所難?

無可諱言,外國旅客來台北故宮而不到南院,除了交通因素和行程規畫之外,吸引他們的一定是「肉形石」和「翠玉白菜」,是書畫大家的真跡和歷代皇帝的龍袍,應該不會是台灣的圓山或石棺文化,更不會是未來南院的越南或緬甸文物。要吸引全球旅客不遠千里而來的,跑到台灣故宮南院來,陳院長荒謬的邏輯是我們認為蚊子館必將「又一座」的理由二。

20170221-東南亞各大媒體參訪故宮南院。東南亞媒體團採訪拍攝(資料照,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故宮南院如何定位、如何有其獨特之處,除了影響到吸引的目標客群,同時也將攸關經營成本的問題。圖為東南亞媒體團至故宮南院參訪拍攝。(資料照,國立故宮博物院提供)

理由三,當初故宮南院的興建是為了「南北平衡」,「南北平衡」可以說是除了台北故宮展場不足之外,占了99%的考量。這種「為平衡而平衡」的政治考量,營運情況不佳本來就是預料中事。就如同當年一鄉鎮一停車場、臨海漁港遍布的城鄉發展平衡考量一樣,無視於實際需求與妥善規劃的結果,自然就是一座又一座蚊子館的完工、蚊子族群的枝繁葉茂與人民納稅錢的虛擲。

或許今日的蔡政府還為了國內數十萬新住民的選票考量,今天的故宮南院在島內發展已經因之前的政治考量而「先天不足」,如今又強要全世界把台灣當成是「東亞地中海中心」,看到台中水湳經貿園區的閒置,再聽到新館長要讓台灣成為「東亞地中海中心」的豪語,這就是我們認為繼故宮南院先天不足之後,緊接要再發生後天失調,故宮南院將難免成為蚊子「又一館」的理由。

要承認錯誤並替故宮南院設下停損點並不容易的,要找出新的發展方向—為需要的是專業和智慧,最不需要的還是政治考量。當初推動故宮南院的政治人物,從陳水扁到馬英九到爭取預算的縣市首長和立委都要被歷史一一點名,都難辭其咎!

即使陳院長的學術地位無可否認,但我們仍期待陳院長能再廣徵意見,再就故宮的定位及未來謹慎思考,不要因為政治立場或個人所學侷限甚至誤導了故宮的發展,因為這不僅是幾個37.1億的問題,更牽涉到國民文化素養的養成以及文物價值的發揚。

當然,就實際問題考量,我們還是希望出手闊綽,動輒百億千億的蔡英文總統好好想想,37.1億或許在總統的政治盤算中只不過是個數字,但,中華民國還有幾個37.1億?

*作者為國小教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