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從柯文哲身上看到正常國家的不正常現象

2018年07月20日 06:20 風傳媒
台北市長柯文哲把素人「旋風」造成歷久不衰的「現象」,是政壇異數,其實也是台灣政黨政治不正常的表徵。(龍德成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把素人「旋風」造成歷久不衰的「現象」,是政壇異數,其實也是台灣政黨政治不正常的表徵。(龍德成攝)

「政治沒那麼困難,找個比較正常的人來做就可以、就好了。」政壇人氣王台北市長柯文哲跨區為民國黨縣長參選人徐欣瑩站台說了這麼一句「經典之言」;搞笑的是,他說完這句話還坦言有強烈的個人風格,「不敢說自己是正常人。」照柯文哲的語義邏輯,直接間接寓意政壇(藍綠)多半不正常,而他正不正常?言人人殊,但他以一介醫生,橫空出世還橫掃政壇,確屬「非典型政客」,而「柯文哲現象」歷四年不衰,很難講到底是台灣政治之幸還是不幸。

三次輪替政黨成民主瘟神,過半期待新興政黨

現任陸委會主委陳明通與他指導的博士生楊喜慧曾經以新竹市長林智堅為個案分析柯文哲在二0一四年選舉的「外溢效應」,搜羅當時各家輿論的分析和解讀,大致分類為藍媒批柯、綠媒挺柯,並定義柯文哲現象是對馬英九執政的總批判,當年綠營唯一對「柯文哲現象」提出警訊的是素不為民進黨所喜的前副總統呂秀蓮,呂秀蓮形容為「柯P迷幻藥」;四年過去,藍綠對柯的評價逆轉,唯一不變的是柯文哲的高人氣,這顯然很難以「正常」定義。

柯文哲以超越藍綠的白色力量鵲起,最簡單的解釋就是選民對藍綠厭惡,當年執政的國民黨,被柯旋風掃下權力的聖堂,柯文哲確實發揮了加持效果,讓民進黨超比例地順風順水重執政;四年後,柯文哲沒退燒,「現象」成為「現實」,改變的是藍綠朝野態勢,不變的是「厭惡藍綠」的情緒,這樣的情緒投射到執政黨一定多過在野黨,民進黨沒想到的是全面執政清算得了國民黨,却打不倒柯文哲,反而成為民意厭恨政治、政黨的標靶,國民黨儘管享受不了柯文哲的外溢效應,却多少沾點民進黨不挺柯而失去的支持。

弔詭的是,(西方定義的)民主政治基本核心就是政黨政治,柯文哲現象歷久不衰,當然不可謂「正常」。杭廷頓曾說,「一個國家必須要經歷兩次政黨輪替,這樣的民主才稱得上是進步(民主鞏固)。」簡單講,民主就一種朝野因民意互換位置的遊戲規則,在這個動態過程中,政黨扮演政治秩序穩定的關鍵機制;經過三次政黨輪替的台灣,「政黨」却宛若民主瘟神,台灣民意基金會七月公布的最新民調,執政的民進黨認同度腰斬來到新低,與國民黨認同度所差無幾,近五成受訪者自認是「中間選民」,甚至高達五成七民眾期待新興政黨取代國、民兩黨,其中三成三民眾強烈認為台灣需要強大的「第三勢力」取代兩黨。

台灣人對強大第三勢力的想望 (2018/7 月)。(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台灣人對強大第三勢力的想望 (2018/7 月)。(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第三勢力想像從未斷過,因為國民兩黨都不正常!

自解嚴之後,兩黨之外「第三勢力」的想像從未斷過,從新黨、親民黨、台聯、甚至時代力量,因為「泛」在藍綠裡,都不能算真正的「第三勢力」,紅衫軍最終未成政團當然不算,徐欣瑩弟弟徐世勳以無黨籍當選台北市議員,一人不成「勢力」,包括柯文哲的「白色力量」四年前亦屬泛綠友軍,只是「泛」得更淺一點,反倒是當選之後,民進黨出手打柯,讓這股沾不上政黨的民意有了新的想像,可以推斷柯文哲連任,却很難想像他組黨,沒有政黨(團)支撐的聚眾,能如何避免杭廷頓所說,「一個沒有政黨組織的政權,既缺乏推動社會變遷和吸收變遷產生衝擊的制度方法,其實現政治、經濟和社會現代化的能力也相當有限」的窘境?或許正是民進黨如此自信能挺他也能拉下他。

民進黨的算盤顯然錯了!為什麼錯?在政治學理上,柯文哲現實根本是不應該存在,或即使存在也屬轉瞬或限時即過,怎麼可能讓他愈捲愈大?捲到連柯文哲參選二0二0大位都煞有介事?套用柯文哲的話,答案一點也不複雜,正常的是他,不正常的是兩黨,而且,太不正常了!

國民黨的「不正常」輕微些,在野政黨本來資源有限,何況黨產被民進黨全面追繳,百年老威權政黨在民主化後沒有一夕瓦解已屬萬幸,但是,國民黨是經過二次政黨替考驗的,顯然重返執政的八年,沒讓國民黨「正常化」,不談黨產,只談黨內人才甄拔程序也大有問題,年底選舉若非民進黨硬打捧出一個韓國瑜,擺在南台灣造造聲勢(但幾無勝選機率),新北還有朱立倫刻意交棒的侯友宜,其他選區參選人的能見度近乎零,包括台北市彷彿提名就是競選的結束,承載不了民意希望改變的期待。

20180715-台北市長柯文哲15日南下新竹,為新竹縣長參選人徐欣瑩站台。(方炳超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為新竹縣長參選人徐欣瑩站台,因為他認為新竹縣是台北市之外,第二個可以超越藍綠的地方。(方炳超攝)

重返執政的民進黨,獨立機關成了「獨綠機關」

民進黨的「不正常」簡直罄竹難書,表面看民進黨雖無黨產但金脈富厚,人才甄拔毫無問題,新人代繼而起,執政資源豐富,一整個國庫全民稅金都是民進黨創造政策利多以拉攏人心的後盾,而且,同樣歷經失去政權的考驗,不是新手上路,這就是最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不正常」,為什麼兩年不到就民心盡失?

隨便舉例:

──國會絕對多數,修立法絕對唯我獨尊,從不當黨產條例、前瞻預算條例、年金改革法案,全部都有違法違憲疑慮,而且,不讓釋憲!

──全面執政權力却從無飽足感,新設各種黑機關,從總統府的各種委員會到行政院的各種辦公室,各部會噱頭也不少,國防部搞國防政策研究院,文化部就要文策院,水利會改官派不夠,還要擴大政務職,通吃各種人民團體,只要民進黨想要的就是國民黨附隨組織,實在和國民黨沾不上邊的,就用財團法人法大開通吃巧門。

──大概吃習慣了,連大學校長都不放過,陽明是自己人即使監察院糾正都不在乎,台大不是自己人,硬卡七個半月不拔到底不放手,即使消耗兩任教育部長都不介意(有機會再消耗第三位)。

──權力曾經失落的創傷症候群沒因為重返執政而緩解,相反的,還急速加重,奮貪汙保外就醫的陳水扁三天兩頭追著要特赦,陳水扁的親信監委陳師孟三天兩頭要辦「藍檢藍法官」,既要約詢演行動劇的檢察官,還要約詢起訴前國安會秘書長邱義仁的檢察官,邱義仁被起訴是因為政黨輪替前要成立軍火公司(鐽震案),最終無罪因為案情曝光後該公司緊急解散叫停,到現在沒有人給一個交代,為什麼民進黨扁政府卸任前會動念成立軍火公司,負責人還是新潮流「兩仁」?

──重返執政,獨立機關竟成了「獨綠機關」,司法追訴前總統馬英九是不可免的戲碼,所以偵結十三年的「三中案」可以重啓,十三年前買賣雙方曾有激烈爭執,是特偵組認為此案並無圖利的理由,十三年後買方嗆賣方却成了北檢認為賤賣黨產的依據;最誇張的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聲言,不排除撤銷十一年前同意中廣董監變更之行政處分,如果行政機關可以翻臉不認帳,而且是十一年前的老帳,請問行政處分還有何威信?遑論十一年前是民進黨當政,NCC由陳水扁提名,這是蔡英文打臉陳水扁嗎?NCC理由是根據北檢起訴書,中廣有「政黨主導交易」(之嫌),首先是否政黨主導交易,還得看法官判決,豈是檢察官起訴就有罪?其次當年通過廣電法修法,黨政軍條款限時處分,還是國民黨事業的中廣不由國民黨處理?難道是陳水扁或民進黨想主導交易?還是蔡政府十一年後想納為囊中再處分?

20180704-監委陳師孟以「另案」約詢前總統陳水扁,並陪同拜會監察院長張博雅後,受訪。(陳明仁攝)
監委陳師孟鎖定他心目中的藍檢藍法官,成了蔡政府獨立機關變獨綠機關的代表號。(陳明仁攝)

民進黨把國民黨往死裡打,正是造就柯文哲的推手

民進黨失去過政權,有權力的焦慮感可以理解,但衝著同樣失去過政權的國民黨往死裡打,就不可謂正常,民主就是輪替、就是不讓一黨永續的機制,打死了國民黨,柯文哲不崛起,也會有其他力量崛起,否則就不叫民主,眼下的心情況就是國民黨被打到奄奄一息,難以寄脫民意期望,這股情緒寄望於柯文哲嗎?國民黨是可預期的,柯文哲現象却是短時間還難測度的,民進黨一手製造了自己無法掌握的「敵人」,所幸民進黨是極現實的政黨,只要柯文哲不選二0二0,隨時可以死皮賴臉重修舊好。

「一個民主程序產出一個最可能傷害民主的權力集中,使得二次政黨輪替有助於民主鞏固的理論受到很大的挑戰,而台灣正是一個活生生的極端值案例。」二00八年,二次政黨輪替馬政府就任不到三個月,全球金融海爆發,兼以油電雙漲飽受批評,還是學者的時力立委徐永明寫下以上註腳,神奇的是,這段註腳擺在三次政黨輪替後的今時,完全無縫接軌,解答了蔡政府何以失民心若此的答案。徐永明要慶幸自己加入的是時力不是民進黨,却可能難免哀怨,受民進黨之累,連時力都消風。

「柯文哲現象」何時能解?套用柯文哲語法,只要藍綠不正常,他就很正常;一旦藍綠正常了,不論是旋風或風暴自然消散。換言之,民進黨想通變優雅,國民黨回魂長志氣,都是讓壓縮柯文哲社會能量的辦法;由是可知柯文哲為何如此氣定神閑,照民進黨對權力之狼吞虎嚥和國民黨的孱弱,一時半刻藍綠正常都非易事,只能繼續看柯文哲轉個彎消遣藍綠都不是正常人,以笑遣沉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廿八年如一日,就是愛新聞。不怕政客浪淘盡,不怕字多鍵盤敲斷手,就怕滿櫃雜書讀不盡,而且恐懼必然成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