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重陽敬老竟被說成「貪婪老人」

2018年07月23日 07:10 風傳媒
台北市長柯文哲海選競選團隊,要求他們不要講貪婪老人的字眼。(簡必丞攝)

台北市長柯文哲海選競選團隊,要求他們不要講貪婪老人的字眼。(簡必丞攝)

柯文哲最近海選競選團隊,要受試者勿對老人講「你是貪婪老人,你就是沒拿到一千五百元不爽」。這話看似告誡,其實是無事生非,不只對老人二度傷害,而且引發更多爭議:一是為何不滿重陽敬老金被砍就是貪婪老人?「敬老」與「貪婪」如何扯上關係?二是議員問柯「誰會說貪婪老人?」(意思是沒有人會把「期待敬老金」說成「貪婪」)柯答「應是年輕世代!」為了轉移焦點,柯竟嫁禍人人家裡都有老人的年輕世代!還說他不希望「造成世代對立」!難怪有議員馬上說企圖造成世代對立的正是柯文哲。

柯文哲對老人如此偏見,連「期待」區區一千五百元敬老金都可說成「貪婪」,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口無遮攔,而是人品與心態問題。他認為一次性的敬老金浪費國家成本,對年輕人不公平,應改成永續的老人福利及長照。但「敬老」意旨原本就與「福利」與「長照」不同,「敬老」是對老人的普遍性禮儀,「福利」與「長照」則是針對有需要的人,屬弱勢救濟而非禮儀。

全世界各國都有敬老習俗,中國這方面的習俗與記載格外久遠。戰國時代孟子就說「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即一視同仁敬老)。漢代《禮記》規定了如何敬老養老,還上溯到堯舜夏商周。《史記 周本紀》談文王篤行仁政、敬老尊賢,連當時的賢者伯夷、叔齊等都慕名而來投奔。《漢書》《後漢書 》禮儀志更是敍述了國家如何禮遇老人,包括皇帝親自替他們割肉、斟酒,召見他們時允許他們行駛「馳道」(天子專用車道)旁道,在地方上可與當地官員平起平坐,逢年過節受到賞賜及問候等。

而敬老習俗演變成「重陽敬老」,是因《易經》九為陽數,九月九日重陽為「重九」「九九」,把這天訂為敬老節,寓有「長壽久久」之意。至於一年一度致送禮金,也是效法古聖先王(西漢文帝與東漢明帝是推動全國性敬老養老的關鍵人物,二人也開創了中國史上罕有的「文景之治」「明章之治」),送者不是賄賂,而是敬老,收者不是貪婪,而是安慰。期待一年一度敬老喜樂,竟會有人把它說成「貪婪老人」,恐怕全世界「只此一家(柯記市府) 別無分號」了!

李月治女士的媒體投書《貪婪老人?》說出老人的共同心聲:「柯文哲上任後大砍重陽敬老金,現在又脫口而出「貪婪老人」,聽到老人耳裡真是五味雜陳!柯P如此失言,無非認定那些想恢復領敬老金的老人就是貪婪老人。」「不管是衣食無虞的老人,還是窮苦無依的老人,都希望在屬於他們的節日,得到社會關注尊重,開心過節。雖然只有區區一千五百元,但看老人臉上喜笑顔開的表情、那份受到尊重關愛的滿足,發放敬老金就值得了!他們絕不是貪婪老人,他們只想得到應有尊重。」

2018-02-27-台灣民意基金會台北市長選舉民調,台北市選民對柯文哲取消重陽敬老金的反應。(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台灣民意基金會台北市長選舉民調,台北市選民對柯文哲取消重陽敬老金的反應。(台灣民意基金會提供)

誠然,世間也有貪婪老人。孔子的「君子三戒」說:「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壯也,血氣方剛,戒之在鬥;及其老也,血氣既衰,戒之在得。」其中最後一項,就是指不宜貪求、妄求,尤其對「非份之物」,因為這違反孔子的「老者安之」(安樂養老)之意。

但代表政府一份心意的敬老金絕非「非份之物」,而是對老人的關愛尊重。老人希望領取敬老金,也不是貪婪,而是高興受到關愛尊重。如果連對「應得之物」的希望(如同小孩希望領壓歲錢快樂過年)都算貪婪,那世上已談不上什麼人間溫暖及人情義理了!

真正的貪婪是不該擁有而妄想擁有,或已經財用不足(如年金不改革即將破產)還需索無度。前者如柯文哲砍掉重陽敬老金後,唯恐影響個人連任,又推出比一次性敬老金浪費的「老人共餐」及老人每月480元免費撘捷運,其出發點無非「職位貪婪」(他不是只想討好年輕選票嗎?幹嘛又賄賂老人?)。後者如一年來此起彼落「一毛不淮刪減」的反年金改革貪婪。

愛德華·錢思樂綜述全世界十七世紀到廿一世紀的諸種投機熱潮,中文版譯名為《貪婪時代》。馬克斯·韋伯分析《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指出新教倫理支持的資本主義特質不是貪婪,而是勤勞、救贖、誠信;而當「天職責任觀念轉化為經濟衝動,財富追求剝除了原有宗教和倫理涵義,成為純世俗情慾,此時即可如此評論這個文化發展階段:專家沒有靈魂,貪慾者沒有心肝。」

貪婪必定投機,貪慾者容易喪失心肝。如果期待區區一千五百元敬老喜樂的人都可以被說成「貪婪老人」,那為連任而「政策買票」不擇手段的人又算哪種人呢?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資深政論家、專欄作家。 早年參與黨外及海外民主運動思想啓蒙多年,在海內外各大報刋撰寫甚多專欄。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