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明德專文(2):第一位和中共完全無關,純粹為臺獨而死的烈士

2018年07月29日 05:50 風傳媒
這是死神眷戀不去的地方。圖為景美人權園區軍事監獄情境照(資料照,余志偉攝)

這是死神眷戀不去的地方。圖為景美人權園區軍事監獄情境照(資料照,余志偉攝)

在死神神秘的體味中,囚人們的日子還是要一天天過。接見、放封、晚課、讀書、下棋、唸經仍然滑溜地運作著。

一九六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天仍黑著,二區傳來劇烈地板擊打聲把我從睡意中震醒。臺灣英雄陳智雄先生在睡夢中被已經開了鎖進來的劊子手們壓制在床上,他猛踢地板發出巨響,用日語大罵蔣介石,高喊臺灣獨立萬歲,立刻被反銬雙手,嘴也被毛巾堵住。

我們聞聲起身圍立窗前,看到他被押了出來,腳有鐐,雙手被反銬,獄卒把雙手從背後提高,陳智雄先生只能略彎著身被架往警衛室,拖過操場時病房的微弱燈光穿在他們一團人身上,只像一坨大黑球在挪動,看不出清晰的人形……。

然後,他被架往刑場,成為臺灣烈士。

陳智雄先生在獄中生活方式相當孤僻,幾乎不和其他囚人往來。他妹妹送東西來他一個人吃,他很少分給別人也不吃別人送進來的牢飯。他的經濟狀況相當好,在牢中一直維持他的西式飲食習慣吃酪乳、起司、麵包、果汁,看守所福利社可以代購。他不像其他死囚晝睡夜醒,他每晚照樣呼呼大睡,直到劊子手們進房把他抓住時,才從夢中醒來。但是,他是唯一一位在海外從事臺灣獨立運動卻敢回來臺灣本土繼續活動的勇士。獄中政治犯普遍看不起只敢在海外從事「臺灣獨立運動」的人。這些不敢回臺灣的臺獨份子常常找出似是而非的理由,辯解為什麼不回臺灣。所以獄中政治犯對陳智雄先生格外尊敬。

陳智雄先生槍決前(左)與槍決後(右)。(施明德提供)
陳智雄先生槍決前(左)與槍決後(右)。(施明德提供)
呈蔣介石紅批。(施明德提供)
呈蔣介石紅批。(施明德提供)

他走了,是第一位和中共完全無關,純粹為臺灣獨立而死的烈士。他的犧牲衝擊牢中的政治犯,每個臺灣人充滿悲憤。放封回來,這股悲憤依然充塞,每個牢房都沉默著。人人似乎都在看書、寫字,又彷彿無魂的軀殼僵在原地。突然,聽到一首歌被唱起,是日本時代的臺灣軍歌,我小時候常常聽前輩學長唱,我也會哼幾句。這首雄壯的「臺湾軍の歌」在這個時刻,從牢房另一端傳來。

太平洋の空遠く  輝やく南十字星

黒潮しぶく椰子の島  荒浪吼ゆる赤道を

睨みて立てる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歴史は薫る五十年  島の鎮めと畏くも

神去りましし大宮の  流れを受けて蓬莱に

勲をたてし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滬寧のいくさ武漢戦  海南島に南寧に

弾雨の中を幾山河  無双の勇と謳われて

精鋭名あるみんなみの

護りは我等 臺湾軍

あゝ 厳として 臺湾軍

我一聽就認出來,是廖文毅那一案曾經是日本軍大尉的鍾謙順先生在唱的。在悲憤中這首軍歌引起了共鳴,漸漸地聽到各房都有人一起哼唱起來,廖史豪、柯旗化、張茂鐘這些懂日語的政治犯都合唱起來,蔡光武議員也唱了,我也哼了。聲音越來越大,越多人投入,獄卒走到各房斥令大家停唱,沒有人理會仍繼續哼唱著。這是我來這裡第一次囚人們如此大膽宣洩心中的悲憤,以唱日本統治下臺灣人充當軍人出征中國及南洋替日本大帝國效命的軍歌,來反諷做中國蔣家政權子民更悲慘的命運;也在抗議蔣介石同樣強迫臺灣人去替他們的「反攻大陸消滅共匪」當砲灰。囚人們完全不理會獄卒的命令繼續唱著,一遍又一遍。阻止不了囚人,獄卒鎖上第一道門跑出去報告上級。

悲憤之心被打開,自然不可能一下關閉。唱完幾遍「臺湾軍の歌」,有人接著哼「雨夜花」,全押房自然接著同聲高唱這曲象徵臺灣殖民地子民命運的悲歌:

雨夜花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每日怨嗟 花謝落土不再回

雨無情 雨無情 無想阮的前程

並無看顧軟弱心性 乎阮前途失光明

雨水滴 雨水滴 引阮入受難池

怎樣乎阮離葉離枝 永遠無人通看見

花落土 花落土 有誰人通看顧

無情風雨誤阮前途 花蕊若落要如何

雨夜花 雨夜花 受風雨吹落地

無人看見每日怨嗟 花謝落土不再回

雨無情 雨無情 無想阮的前程

並無看顧軟弱心性 乎阮前途失光明

押房內有人站著唱,有人坐在床沿吟著,有人隨著「花落土,花落土,有誰人通看顧」而落淚……。

所長在監獄官陪同下進來,囚人們沒有因為獄官們進來而停止。本來歌聲就不是大到像暴動,像鬧房。也許他們原先以為是暴動了,看到囚人都只是平和地唱著。所長沒有露出驚訝或不悅的表情,反而故意和獄官們來回在各牢房外走走看看,沒有下令停止,接著對監獄官鄭華說:

「讓他們唱一下吧。」

然後把第一道門鎖起來,只留下當班的獄卒。這一次特別的大合唱,我認為是對陳智雄先生的敬悼儀式。

鍾謙順先生這次無意中帶動歌唱,替囚人們的晚課注入了新元素。從那天起晚上大家不只在聊吃的,聊女人,聊希望,也開始用歌聲撫慰自己或傳達情意。中文歌、英文歌、台語歌、日文歌都有人唱吟。有一首日文情歌「あなたと共に」,多少年後我唱起來還會潸然淚下回到當年。

あなたと共に 行きましょう

恋の甘さと 切なさを

はじめて教えて くれた人

それが 私の運命( さだめ) なら

あなたと共に 行きましょう

あなたと共に 泣きましょう

辛い浮世の 波風に

破れた翼の はぐれ鳥

それが 女の弱さなら

あなたと共に 泣きましょう

あなたと共に 呼びましょう

胸に灯( とも) った このあかり

消さずにかばって 抱きしめて

それが 本当の希望( のぞみ) なら

あなたと共に 呼びましょう

讓我們一起

(男晿):

讓我們一起同行吧

戀的甜蜜  愛的懇切

第一次敎我領會的人

如果那是我的命運

讓我們一起同行吧

(女唱):

讓我們一起哭泣吧

在悲傷  狂浪的塵世

像隻折翼迷路的鳥

如果那是女人的弱點

讓我們一起哭泣吧

(男女合唱):

讓我們一起呼喚吧

胸前點燃的這盞燈火

緊抱呵護不譲它熄滅

如果那是真正的希望

讓我們一起呼喚吧

韓若春先生槍決前。(施明德提供)
韓若春先生槍決前。(施明德提供)

第一次聽這首歌是蔡光武先生在晚課時哼唱,日文總是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孤單受難時唱一首柔情的情歌,像冬天裡的一股暖流吹進心窩裡,好溫柔。我異常認真地學唱,韓若春先生聽了聽,有一天他問我這歌唱的是什麼,那弦律令他有感觸,我說給他聽之後,他也一起學唱。學會哼唱後他抄寫歌詞寄給太太,他太太是懂日文的臺灣人,我想這首詩回應了他們的愛情與命運。他和太太相約每日晚上九點,那是牢房熄燈的精確時刻,一個在獄中一個在牢外同心同時吟唱,穿越空間的阻絕互訴衷情,直到槍斃的前一天晚上九點,我夜夜聽韓若春深情款款地對獄外心愛的妻子吟唱著………………。

珍藏本施明德回憶錄I包括:《能夠看到明天的太陽》、一瓶施明德親自釀造的「牢酒」、及一只手拉胚『牢酒碗』作為紀念。 (施明德提供)
珍藏本施明德回憶錄I包括:《能夠看到明天的太陽》、一瓶施明德親自釀造的「牢酒」、及一只手拉胚『牢酒碗』作為紀念。 (施明德提供)

*作者為民進黨前主席、紅衫軍總指揮。本文選自作者回憶錄《能夠看到明天的太陽》。(施明德精神上的朋友如欲獲得這份珍藏贈品,請查閱「施明德文化基金會」網站,點選「能夠看到明天的太陽」。心存敵意者勿碰。)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