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虛假到真實?蔣月惠能讓台灣人從夢境中驚醒嗎?

2018年07月28日 06:10 風傳媒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爆紅反映的台灣政治怪現象。(張祐銓臉書)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爆紅反映的台灣政治怪現象。(張祐銓臉書)

屏東縣議員蔣月惠日前為了反對屏東公勇路的拆遷案,情急之下咬了女警一口,隨後的報導讓她一夕爆紅,也引發了不同的關注和討論。然而,明明是同樣的事實,媒體的報導和各界評論的風向卻在短時間內可以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民眾的態度也隨之跟著改變。媒體的影響力和任意性如此之大,大眾輿論的可塑性如此之高,虛假和真實似乎只有一線之隔。這不禁令人懷疑,我們是否已經長期生活在公眾人物和媒體所建構的虛假社會中,把虛假當成真實,習慣了卻仍不自知?事實上,蔣月惠的爆紅,揭穿的是台灣政治的虛假,但同時也是一個讓台灣人從虛假中驚醒,進而改變的契機。

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中,男主角李奧納多(Leonardo DiCaprio)與女主角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飾演一對恩愛夫妻,他們發現了一種「夢境共享」的方法,可以像做夢一樣,待在一個自己恣意創造和無所不能的世界。然而,待在夢境越久,以及夢境中的美好,讓女主角越來越無法區分夢境和真實世界,也就不願意從夢中醒來。雖然他們後來透過在夢境中自殺而回到現實世界,但女主角卻以為現實其實才是夢境,認為只要再次自殺就可以回到她所想像的現實,結果卻是造成自殺身亡的悲劇。

電影情節雖然只是虛構,但仍有啟發性。這裡告訴我們的是,倘若一個人待在美好夢境的時間遠比殘酷的現實生活還長,那麼對他而言,夢境反而才是現實,夢境的美好會讓他更不願意面對現實。即使突然回到現實,也會傾向認為自己是在夢境中,而急切的想回到那個他所嚮往的虛假世界。同樣的道理,如果一個人處在虛假世界的時間比真實世界還長。那麼對他而言,原本假的也變真的,真的卻變成假的,一切都將真假難辨。在這種狀態下,意識已經被混淆,最終的結果往往就是逃避真實、嚮往虛假,和不斷地惡性循環。如果說一個人就能如此,那整個社會呢?

台灣政治的虛假性

事實上,我們所身處的台灣社會,很可能就是這樣一個真假難辨,充滿謊言和虛假的社會。從詐騙集團和地下電台的猖獗,黑心食品層出不窮,氾濫的不實廣告,各種媒體製造的假新聞和政客釋放的假消息,一直到日常生活中的種種爾虞我詐和偽裝,都讓我們越來越像是生活在一個虛假多過於真實的社會,就如同活在夢境一般。

社會是政治的基礎,台灣社會既然如此,政治自然也不能倖免,甚至更嚴重。長期以來,台灣的政治人物,為了勝選,經常開出各種空頭支票,事後通常不能兌現。在競選過程中,為了討好選民,政治人物營造出各種正面的形象,但通常被發現與實際情況有很大的差距。政治人物張嘴理念、閉口服務,但在他們滿口仁義道德之下,心裡想的都是利害算計,以及如何操弄選民,大多都是表裡不一。社群媒體和網路普及之後,操作的管道更多,手法更加細緻,這種情況恐怕更嚴重。

競選承諾做不到,包裝的形象與現實有落差,政治理念被證明根本就是在胡扯,政治人物和媒體這麼會扭曲事實,台灣的政治自然是虛假無比的。台灣人大多原本就已經生活在謊言和虛偽之中,在一個虛假多過於真實的環境中,早已習以為常。現在又看到政治人物不但跟他們一樣,而且還理所當然的公然表現出來,更加深了這種虛假就是真實的感覺。即便這樣的虛假性偶爾會被戳破,但次數實在太少,存在的時間太短,人民也就缺乏感覺。而被拉回現實的感覺太過痛苦,人民不願意面對真實世界,寧願停留在虛假的美好當中。

就像電影中的女主角從夢中醒來後卻不願意面對現實,她想回到那個虛假卻美好的夢境中。每當台灣政治人物虛假的一面被揭穿後,民眾選擇的往往不是自我反省和面對現實。而是拋棄原先被揭穿的對象,選擇擁抱另一個看似真實,但卻更加虛假的對象,以維持那種虛幻的美好感覺。這樣病態的政治環境,使得任何一個接近真實、看似誠懇和形象良好的政治人物,只要一經發現,都有可能迅速的被捧紅和崛起。爆紅的速度和被吹捧的程度,反映出這個社會到底有多虛假,以及對維持虛假的渴望到底有多強烈。

然而,這些政治人物的所謂真實感,其實是一種形象工程,結合了他們自己刻意的表演,媒體有意的塑造,以及民眾不切實際期望的投射,這是台灣社會為了逃避現實,集體創造出來的假象。等到這個假象破滅後,大家不願意面對真相,反而是去開啟下一輪的惡性循環,繼續活在虛假的美好之中。最典型的例證,就是台灣政治生活中不斷上演的「造神運動」。

20180724_呂秀蓮(圖)開臉書直播談蔣月惠。(翻攝「呂秀蓮:台北No.1」臉書)
蔣月惠爆紅,連前副總統呂秀蓮(圖)都開臉書直播談蔣月惠。(翻攝「呂秀蓮:台北No.1」臉書)

台灣虛假政治的惡性循環

過去,由於陳水扁的貪汙腐敗和執政無能,被台灣人民看破手腳。此時,馬英九貌似謙恭的態度和清廉的形象,以及看似貼近民眾的樸實生活,就形成強烈的對比。這一度讓台灣人民產生錯覺,誤以為這就是真實的馬英九。媒體和公眾人物更是推波助瀾的造神,他的聲望也因此如日中天,不但成為政治明星,更高票當選總統。

可是,台灣民眾後來逐漸發現,他的所謂溫良恭儉讓,其實是缺乏中心思想、欠缺魄力的表現。而他的簡樸和清廉,不但對執政毫無幫助,甚至也不能苦民所苦。馬英九虛假的政治形象和明星光環因而逐漸破滅,此時媒體和名嘴就開始落井下石,把他往死裡打。馬英九的支持度每況愈下,甚至淪落到只剩9.2%的窘境,他執政的失敗更直接導致了國民黨在2016年大選的慘敗。

事實上,馬英九這個人從過去到現在都沒有什麼變。改變的只是台灣民眾對他的印象,由原本的虛幻變為真實而已。但是,台灣民眾並沒有因此而學到教訓。他們繼續在蔡英文身上複製一樣的循環,試圖找回馬英九形象破滅後失落的真實感。蔡英文和民進黨也樂此不疲,繼續進行虛假的表演和宣傳,配合支持者一起創造幻象。在2016年大選之前,蔡英文被營造成謙卑和藹、能夠貼近民眾的親切形象,她以改革者自居,也因此高票當選。

然而,兩年過去了,大多數的民眾已經發現,蔡英文除了拒絕和社會溝通外,還自我感覺良好,民進黨政府更是傲慢和目中無人,只會講「幹話」而已。他們所宣稱的理念和價值,以及承諾,其實都只是政治語言,不但毫無信仰,更沒有實現的誠意,一切都只是高明的騙術而已。蔡英文過去親切的形象是被刻意塑造出來的,真實的她其實是自我隔絕,文青式的語言反映的是對群眾的排斥。她不但不想跟反對者打交道,甚至連支持者也抗拒。而被譽為「賴神」的賴清德,過去在台南被吹捧成神,但他擔任行政院長後,除了講「幹話」外,至今仍無明顯建樹。蔡政府整體的執政能力和道德感,更是有目共睹的與民調一起每況愈下。隨著過去被刻意美化的虛假形象和被建構出來的政治神話逐漸破滅,蔡政府似乎正在步上馬政府的後塵。他們相同的地方在於,蔡英文或民進黨兩年多來其實沒有什麼改變,變的只是他們在民眾心目中的形象,由原本的虛幻逐漸轉為真實而已。台灣人又再次從虛假的夢境中醒來,回到殘酷的現實。

國民黨的委靡不振,民進黨執政的無能和墮落,藍綠兩黨的政治人物大多跌落神壇。台灣民眾從來沒有這麼接近現實,也從來沒有過這麼好的機會,可以自我反省,面對我們過去長期沉浸在政治幻象中所造成的問題。我們面對問題最實際的方式,應該是去認清事實,承認政治就是如此的醜惡和困難,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心力去理解和研究,還必須與不同意見者討論和妥協,並嘗試去解決問題。只有透過長時間的努力和累積,才有可能造成改變,讓我們的政治變得更好。而不是再去創造另一個虛幻的神,放棄監督,期待他可以打敗那些想像中的敵人和自動完成改革,自己只要搖旗吶喊就可以坐享其成,這已經被證明是不可能的。

很不幸的,多數台灣民眾似乎仍然留戀夢境,他們把希望放在柯文哲和其他的所謂「非典型政治人物」身上,以為終於出現了一些夠真實的政治人物,可以帶動台灣政壇的改變。的確,柯文哲看似率真而不做作的言行,都讓他比藍綠兩黨的政治人物看起來更加的真實。他口不擇言、任意批評他人的行徑,讓他看起來更像改革者。他靈活而多元的媒體公關和網路操作,更是有助於維持他的正面形象。不過,柯文哲再怎麼真實,也只是比較不虛假而已。事實上,他的言行舉止都是刻意為之,充滿政治算計。當面對大事大非,涉及價值判斷的問題,需要作出抉擇時,他都是投機閃躲,拒絕表態和承擔責任。柯文哲和他的支持者一直試圖營造出他與藍綠兩黨政治人物不同的形象,然而,現在已經有很多蛛絲馬跡證明,他其實就是一個投機政客,與其他人也沒什麼兩樣。可怕的是,「非典型政治人物」這種大偽似真的表象,更容易迷惑民眾,讓他們更容易徘徊在夢境中,難以清醒。

20180721-台北市長柯文哲21日上午出席「北投割稻趣」活動,屏東縣議員蔣月惠突然現身,吸引大批媒體搶拍。(截圖自tvbs新聞台)
台北市長柯文哲出席「北投割稻趣」活動,屏東縣議員蔣月惠突然現身,吸引大批媒體搶拍。(截圖自tvbs新聞台)

台灣人集體的不願面對政治現實,喜歡停留在虛假的政治夢境中,其實完全可以理解。畢竟,只要繼續維持這種幻象,各方都能暫時得到好處。政治人物只要做形象工程就好,不用認真思考和規劃未來的施政,就能輕鬆當選,甚至還能掩護自己的利益。媒體和民嘴樂於協助政治人物造神和譁眾取寵的迎合民眾,不但省去了認真監督政治人物以及製作深度報導啟迪民眾的高成本,還能輕鬆賺錢。對民眾而言,如同追星一樣的跟風造神,媒體的報導不加思索地照單全收,也是最省事的。所有人都可以假裝問題不存在,繼續用最輕鬆的方式過活,何樂而不為?

蔣月惠幫助台灣人面對現實

正當台灣人不願面對現實,試圖繼續造神,留戀於夢境中的幻象時,蔣月惠的突然爆紅,就像投下一顆震撼彈,讓台灣人從夢中驚醒。蔣月惠帶給台灣人的震撼在於,她這個「非典型政治人物」非常的真實。她沒有助理和公關團隊,也就很難做形象工程。她的薪水幾乎全部用在公益和慈善,房子給弱勢團體住,自己開著一輛破車,過著很簡樸的生活。她在地方上長期耕耘,問政認真盡責,關心的議題從環保、文資到工程都有,提案數高居第一。最重要的是,其他民代因為各種原因而不願關心的抗議場合,幾乎一定會看到蔣月惠,她總是和弱勢的一方站在一起。

蔣月惠的這些真實事蹟被披露後,等於間接揭穿了其他「非典型政治人物」的虛假。例如那些靠著公關團隊和媒體在做虛假的形象工程,和那些靠假裝仇富獲取年輕人支持,但其實私底下過著菁英生活的人。或者那些滿嘴為民服務,其實好高騖遠,重心根本不在地方經營的人。還有那些只想在媒體上刷存在感,對政務很少用心的人。以及那些不斷宣稱幫助弱勢,其實暗地裡一直與既得利益者站在一起的人。凡此種種,不禁令人深思,如果蔣月惠算是「非典型政治人物」的話,那麼這些和他形成強烈對比的其他「非典型政治人物」,又算什麼呢?如果不是蔣月惠的突然爆紅,還真的差點讓他們以假亂真了。

蔣月惠由於真實,所以經得起考驗。這也是她可以從媒體剛開始的負面報導中脫身,由黑翻紅的主因。然而,正是這樣的反差,不禁令人反思媒體和網路輿論所提供資訊的虛假性和任意性。如果不是蔣月惠的突然爆紅,又會有多少台灣人警覺到,我們每天吸收了多少虛假的資訊,甚至生活在一個虛幻的社會而不自知。

不過,蔣月惠帶給台灣人最大的震撼,恐怕還是揭露了民進黨在南部長期執政下的各種弊病,以及隱藏在政治幻象下的不堪。一個公勇路的拆遷案,暴露了民進黨對於弱勢族群的支持和土地正義的承諾有多麼虛假。包含之前皮革工廠的案例在內,如果不是蔣月惠,又有多少台灣人會警覺到南部的執法環境如此之差,地方利益的相互掛勾如此嚴重?

事實上,在民進黨長期執政之下,南部各縣市的地方治理早已千瘡百孔,不然當年屏東的老農夫不需要跑到台中揭發黑心油,台南和高雄也不會發生像登革熱和氣爆死傷這麼多人的悲劇,這都是地方治理出問題的徵兆。然而,賴清德和陳菊等綠營縣市首長長期的造神運動和高人氣,在民進黨政治神話的假像之下,這些問題都被掩蓋。如果不是蔣月惠的突然爆紅,台灣民眾又有什麼機會從民進黨長期虛構的南部政治神話中清醒過來呢?

蔣月惠的突然爆紅,揭穿了過去政治人物、媒體和民眾所共同建構的假象。台灣民眾終於有機會深入反思政治造神運動的虛假性和危險性,以及我們所面臨的真實世界和政治現實,有多麼的殘酷和艱難。畢竟,蔣月惠為了趕走一個違法的皮革工廠,都需要用幾乎365天勘查這麼辛苦的方式,才能達到目的。這次的反抗拆遷,若不是她爆紅而被全國關注,恐怕早已強拆成功。天曉得全台灣各地還有多少類似的事情,等待我們去揭發和解決。不幸中的大幸是,多虧蔣月惠的爆紅,使得過去的政治幻象已經破滅,讓民眾覺悟到造神運動和虛假的「非典型政治人物」並不能幫助我們解決問題,一切都只能像蔣月惠那樣靠自己埋頭苦幹,這才是對台灣社會的真正改革,也才能讓台灣的政治環境真正改變。

在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中,男主角用來判斷是否還待在夢境中的方法,是轉動一個陀螺,如果停止轉動就代表他在現實世界,否則就還是在夢境中。事實上,蔣月惠就像這個陀螺,她的爆紅,以及隨後媒體和輿論的正面報導,都代表台灣民眾已經逐漸認清過去夢境中的虛假,以及目前現實世界的真實。可以說,蔣月惠的爆紅,讓台灣人從長期的虛假夢境中清醒,暫時回到了現實。

然而,就像電影中的女主角,後來又想回到夢境中一樣。台灣民眾在認清現實之後,是否願意面對現實,繼續留在現實世界中解決問題,而不是再度回到過去逃避現實、擁抱虛假幻象的老路,這就已經不是蔣月惠所能決定的了。

*作者為國立台灣大學政治學研究所碩士生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