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源專欄:川普民調支持率為何翻揚

2018年07月30日 07:00 風傳媒
作者認為,若共和黨在年底期中選舉獲勝,以川普為首的保守主義分子必然信心大增,則當前擾動不休的貿易制裁措施恐將只是序曲。(資料照,美聯社)

作者認為,若共和黨在年底期中選舉獲勝,以川普為首的保守主義分子必然信心大增,則當前擾動不休的貿易制裁措施恐將只是序曲。(資料照,美聯社)

川普近期民調支持率創下就任以來的最佳紀錄。若共和黨在年底期中選舉獲勝,以川普為首的保守主義分子必然信心大增,則當前擾動不休的貿易制裁措施恐將只是序曲。

為什麼看似麻煩製造者的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近期民調支持率再度攀高,甚至創下就任以來的最佳紀錄,形成媒體輿論與民意走向背離的現象?是多數媒體與專家學者對川普的成見太深,還是他真贏得近半數美國民眾的心?想來應是川普的「始終如一」與人們對傳統美國價值的「高度自戀」,催生出當前的局面。

川普反對近代國際貿易架構與樣態並非新聞,他在一九八八年於著名主持人歐普拉(Oprah Winfrey)的脫口秀節目中,以及二○○○年出版個人著作《我們值得擁有的美國》(The America We Deserve)時,便有直指美國深受當代自由貿易機制所害的言論。所以川普上任後將貿易政策與國家安全融合成對外政策時,雖招致荒誕不經的批評,但其「始終如一」的立場,反而成為取信美國民眾與支持者的利器。

其次,川普之所以能入主白宮,實與那潛藏於共和與民主兩黨下,比傳統更加傳統的美國價值──十九世紀末至二○世紀初所興盛,承襲自美國立國以來的重商主義(Mercantilism)與美國例外論(American Exceptionalism)脫不了關係。前者認為對外貿易順差與高額的本國企業生產活動,是一國國力的基本展現;後者則認為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大國,正是憑藉其獨特的法規制度與民族價值。因此,在具有較世界各國優越與進步的條件下,美國毋須服膺當前各種多邊國際組織與規範。

據此推敲,不難想像以川普為首的保守主義美國公民,會將全球化、巨額貿易逆差與企業外移視為國力流失的危機,更將廣納移民所帶來的文化改變,當作對美國優越體制的嚴重威脅。而川普政府看似反覆的政策思維,為何與各界慣常以川普商人身分與成本效益分析所推測出的結果時有矛盾?戴上重商主義與美國例外論的濾鏡加以觀察後,當下時局便清晰許多。

至於川普在競選時高喊「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口號,曾被視為空泛無義。但如今看來,在長抱優越與保守主義的美國公民眼中,川普是讓全球化與多邊架構所侵蝕的美國,奪回全球絕對領導地位的重要舵手,其民調支持率自然隨著各種強化美國優越地位的舉動升高。若共和黨在年底期中選舉獲勝,以川普為首的保守主義分子必然信心大增,則當前擾動不休的貿易制裁措施恐將只是序曲。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1638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