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誰來問責這位祖奶奶?北農股權賣給市府吧!

2018年07月27日 07:30 風傳媒
吳音寧不去議會,柯文哲說「很頭痛」,問責制在吳身上不見了。(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吳音寧不去議會,柯文哲說「很頭痛」,問責制在吳身上不見了。(資料照片,郭晉瑋攝)

不論從那個觀點看,一家政府掌控公營企業總經理,能不受任何方面的監督、問責,都堪稱是另一項「台灣奇蹟」,北農總經理吳音寧無疑是創造了這個奇蹟。

對如何解決這個問題與僵局,台北市長柯文哲提出農委會把股權賣給市府之議。坦白說,這是解決短期與長期問題最佳方式,因為讓事權統一、問責對象明確;如果農委會不賣,那就乾脆考慮買下市府股權,把北農「收歸國營」。

吳音寧引用法令,說總經理不必到議會備詢,因此不再出席市議會施政報告與總質詢,僅出席市議會財建委員會相關專案報告。雖然市府與北農董事長三催四請,吳音寧還是不去。對此柯文哲是說,按照法律,吳音寧確實可不用到議會備詢,因其非官股董事,且台北市政府在北農股份比例未超過50%,但是,吳音寧不到議會備詢,在政治上會造成大風波,「我們又有炸彈了」。

事實上吳音寧引用的法令雖無誤,但解讀卻顯然有問題;法令規定官股董事要到議會,但沒有規定「總經理不可去議會備詢」;北農總經理是否要去,其實是一個體制運作與政治問題,否則過去去議會備詢的北農總經理豈不都是「違法亂紀」?

但吳音寧不到議會確實造成一個僵局,本周就傳出市府已發函要求農委會把北農股權賣給市府,面對外界詢問此事,柯文哲說:北農股權分散,「現在就是三不管地帶,吳音寧人是農委會派的,我們也管不了她」,「但每天在議會被罵是我」,因此希望農委會願意讓售股權,讓北市府股權達到45%,董事長、總經理自己處理,營運自己負責,避免現在的問題。

談任何企業的權力與問責,都該先看股權結構。北農的股權結構是:中央農委會22.76%、台北市政府22.76%,各級農會24.81%、農產品運販商等20.19%、青果運銷合作社9.48%。概括的看,政府(中央與地方)占45.52%,其餘股權由民間持有。因政府持股未過半,在法律上不被認定為公營公司。

但以實質來看,北農當然毫無懸念就是一家「公營公司」,因為政府掌握全盤經營權,董事長、總經理是政府派任,每次董監改選也是由中央、地方一起與其它系統「喬」,甚至其它所謂「民股」部份也是有濃厚「官味」的農業系統。而在政府體制上─也是政治上,北農的「長官」就是台北市政府,北農也因此受議會監督。

過去這種「中央地方共治」的結構並未出大問題也罷,但在吳音寧接任總經理後,顯然是出了大問題。中央派出的總經理適任與能力,外界迭有質疑,成為議會的炮轟對象,她的「長官」─市府顯然也難以亦不願支持力挺。按理這種情況,吳音寧可強化與議會應對能力,修補與市府關係,或是乾脆辭職不幹;不過,吳顯然選擇第3條路:逃避。

結果就形成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一家公營企業的總經理,因為有中央農委會的支持力挺,在政治體制下,可以毫不理會公司的長官市府,不愛去議會就不去,市長、副市長講話都不必理會,那些市府長官活該受過,議會索取任何資料都是已讀不回。在公司體制下,則可以不理會公司長官董事長,自行其事,原因也是有農委會挺。但農委會既不必對北農營運好壞成敗負責(這是北市府轄下公司),又不必面對民代監督壓力,因為議員管不了農委會。

這就形成柯文哲口中「三不管」。

吳音寧的「膽識」一定讓中央許多公營事業董總羨慕、佩服;中央許多所謂公營企業,特別是那些官股銀行,不少家政府持股只有2-3成,比例甚至比北農的45.5%的官股比例還低,更兼已是上市公司,但還是要乖乖的接受立法院監督,立委有要求就到立法院開會、備詢。無人能如吳音寧一樣,身為公營企業總經理,身份如年高德劭的祖奶奶,無人能管、敢管的「行走江湖」。

對一家民營企業而言,其問責對象是股東會、董事會;掛牌企業則必須同時接受監理單位(金管會、證交所等)的監督;對公營企業而言,在公司體制上,同樣要接受股東會、董事會的監督、問責,政治體制上,則是要接受上級主管的問責─以泛官股銀行而言,是財政部,油電糖鹽等是經濟部,因此也要接受立法院的監督。

北農吳音寧則在中央與地方「共治卻不同調」中,變成無論在公司體制上、或是政治體制上,都不必接受任何監督、問責,確實是少見甚至獨有的案例。如果中央與地方繼續僵持,民眾大概不會接受一家公營企業總經理不必接受任何監督問責吧?解決之道,其實就是讓股權集中、事權統一。

因此,柯文哲提出的中央股權賣給市府,讓市府掌握45.5%股權「完全執政」,確實是解決之道。其實,早在風波出現之初,就有綠委建議農委會把北農股權「送給市府」,不再介入北農人事,成為專職裁判。當時農委會主委林聰賢說這個建議「非常有建設性」,他會審慎考慮─當然之後即無下聞。

這次北市府既然已正式提出買下北農股權,農委會其實是該考量接受。坦白說,北農每年能回饋給農委會的股利只有區區數百萬元,價值並不高;即使不願「白白相送」,以北農僅2億元的資本額,即使要溢價賣出,對市府而言亦不難負擔。

而如果農委會以台北市場重要、必須有持股掌握產銷為由不願放棄持股,那就乾脆花點錢買下市府持股,讓北農成為中央的公營企業,事權統一、外界容易找到問責單位,也成。至於屆時立法院是否會要求吳音寧赴立法院,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無論如何,一個因政治任命(或酬庸)擔任公營企業總經理者,在公司體制、政治體制上都可不受任何管轄、監督、問責的奇特現象,一定要終止。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