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納粹大屠殺道歉的德國,如今仍有反猶太風潮!猶太人青少年大使努力解開種族歧視死結

2018年07月31日 11:35 風傳媒
史岱雅特(右)和舒爾曼(左)和高中學生分享猶太習俗。(美聯社)

史岱雅特(右)和舒爾曼(左)和高中學生分享猶太習俗。(美聯社)

提到德國伴手禮,許多人會想起小熊軟糖,不過並非所有人都知道小熊軟糖是葷的。這項零食的原料「吉利丁」是從牛、豬、魚提煉出的動物性膠質,不僅素食者無法食用,伊斯蘭教徒和猶太教徒也受限於教規中的食物規範而無福享用。為此,小熊軟糖工廠也出產「halal」(清真)小熊軟糖和「kosher」(符合猶太教飲食戒律的)小熊軟糖,以魚提煉的吉利丁製作符合教規的零食。

不過在今天的德國,相對於伊斯蘭教的halal,除了虔誠的猶太教徒,很少人知道kosher的意涵,許多德國人甚至從沒見過猶太人,進而對猶太人形成許多誤解與偏見。相關單位懼怕反猶太歧視加劇、或甚造成大規模迫害,決定從中學出發,讓猶太背景的青少年擔任「親善大使」,讓其他學生對猶太人有更多了解。

二戰以來,德國的猶太人,多以大屠殺的倖存者作為社群的代表人物,由他們向年輕一輩的德國人訴說其父母的罪行。隨著倖存者凋零,對更年輕的德國人來說,猶太人是受納粹迫害而死去的600萬人,他們沒有鮮活的面孔,只有迷思與歧視堆砌而成的形象。

《美聯社》(AP)報導,2017年,德國猶太人中央委員會(The Central Council of Jews in Germany)推動同儕教育的推廣計畫,由青少年志願者藉由平易近人的話題,向同齡人介紹猶太教規和習俗,也學習應對可能出現的反猶太言論。新世代的猶太人不談種族屠殺的悲劇,轉而聚焦發生在他們眼前、學校裡或街道上的反猶太現象。這項推廣計畫,和參與其中的90名猶太青少年被稱作「likratinos」,字源是希伯來語「likrat」,意為「向彼此移動」。

藉由同儕教育消除猶太人刻板印象與偏見的計畫廣受好評。(美聯社)
藉由同儕教育消除猶太人刻板印象與偏見的計畫廣受好評。(美聯社)

史岱雅特(Sophie Steiert)和舒爾曼(Laura Schulmann)是兩名「likratinos」,他們在柏林南方100公里處的城鎮盧考(Luckau)的波恩史代特文理高中(Bohnstedt-Gymnasium high school)進行交流與推廣,發現許多人對猶太人有著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

有學生表示曾看過一襲黑衣、戴黑帽、長著編落(payot,猶太男子因禁剃鬢髮律法所蓄的長鬢毛)的猶太人,蘇爾曼則解釋那些是非常虔誠的正統派猶太教徒,其他猶太人的穿著和一般人沒有區別。她接著解釋其他虔誠猶太教徒的禁忌,並舉了貼近日常的例子,比如在週五日落至週六黃昏的安息日(Shabbat)期間,是禁止使用手機的,不過她自己不遵守這項規定。

德國猶太人中央委員會主席舒斯特(Josef Schuster)表示「likratinos」是成功的一步,因為志工和參訪學校的學生,可以跨越種族與宗教的隔閡產生共鳴。「舉例來說,坊間傳言所有猶太人都有長鼻子。但當學生見到猶太志工時,他們就了解彼此沒有差異,他們聽同樣的音樂,也穿同樣的衣服。」「likratinos」計畫唯一的問題是,要求志工參訪的學校數目太多了。

中東難民潮餘波:反猶太攻擊層出不窮

目前德國人口約8280萬,猶太人只有20萬左右,而首都柏林是最大的猶太族群聚集處,市內有約4萬名猶太人。在希特勒(Adolf Hitler)和納粹黨上台之前,德國境內的猶太人口約為50萬。現今在德的猶太人大多為前蘇聯移民,他們在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之際,德國接納了部分在蘇聯飽受迫害的猶太人,外界視其為種族屠殺的補償行為。

反猶太主義在歐洲有上千年的歷史,基督教認為耶穌是受猶太人迫害致死,因此許多教會仇視猶太人。近年大量中東難民湧入德國,在國內引發新一輪的巴勒斯坦與以色列衝突,同時造成許多反猶太事件。

根據德國內政部公布的2017年度犯罪統計,警方共接獲1453起反猶太行為報案,平均1天發生4起。猖狂的歧視深入德國的日常生活,引起許多人不安,深怕納粹執政時期的慘劇重演。「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的德國負責人米夏爾斯基(Wenzel Michalski)就是猶太人,米夏爾斯基的兒子在公立高中時實在太常因為家庭背景被騷擾,只好辦理轉學到私立學校。「反猶太主義偷偷爬回每一天的生活,令我驚訝的是,人們對此異常遲鈍。」

針對種族和宗教的惡意言行層出不窮。今年4月,柏林街頭發生一起針對猶太人的攻擊事件。一名頭戴傳統猶太小圓帽(yarmulke)的男子無端遭到攻擊。嫌犯是一名19歲的少年,他在2015年從敘利亞來到德國尋求政治庇護,由於這起攻擊,他以重傷害和誹謗罪名,判處4週徒刑。事件過後,包含柏林在內的多座城市都發起示威遊行,參與者皆帶著小圓帽,聲討反猶太主義,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也公開譴責這起惡劣的攻擊。

關於反猶太現象,史岱雅特和舒爾曼表示,他們不像其他「likratinos」志工,不曾因種族或宗教經歷過不友善的待遇,但他們在日常生活中仍然很謹慎,不輕易透露猶太人身分。兩人的家長都時常提醒他們,不要在公共場合佩戴大衛之星(Star of David)形狀的首飾,或其他所有會洩漏他們身分的物件。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