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豪人專欄:賣貓萌.裝可愛.脅肩諂笑

2018年08月02日 06:40 風傳媒
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帶著愛貓一起拍攝定裝照,却引發貓迷之怒(龍德成攝)

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帶著愛貓一起拍攝定裝照,却引發貓迷之怒(龍德成攝)

姚文智對天龍國的貓奴和年輕人缺乏政治魅力,賣萌不是他的強項。「賣萌」翻譯成白話文是「裝可愛」;翻譯成文言文就是「脅肩諂笑」。那麼只要不去賣貓賣豬狗,丁、柯都是賣萌高手。

貓在台灣奠定的寵物地位,似乎並沒有很久。狗久得多。但其實也不那麼久。

過去貓狗都是家畜,跟寵物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家畜若不提供勞務,便得提供肉身。在過去的父權社會裡,地位跟女人沒兩樣。不看家的狗、不抓老鼠的貓,跟嫁出去的女兒,都是那個時代男性沙豬(及其女性配偶──大家說話憑良心)心目中的不良債權。

貓周旋眾飼主卻能維持自由意志

寵物,則不勞而獲的受寵即可,飼養者在法律上是主人(飼主),現實則心甘情願扮演/享受奴才角色,藉此獲得療癒。至於為什麼自己吃喝拉撒、行住坐臥均能夠療癒主人?對於寵物而言,應該是宇宙永恆難解之謎。

在強調服從、忠誠、義務的時代,狗的社會評價遠勝於貓。很難想像十八王公廟祭祀一隻忠義的貓。在澀谷等待早已死去的主人回來的,也非狗不可。儘管大家感動得熱淚盈眶,「笨死了」是心裡說不出來的那句話。

相較之下,貓多麼獨立,多麼陰險神祕,多麼實務派呀。若說「狗來富」是農業社會守株待兔價值觀的體現,「招財貓」絕對是資本主義刺激消費的象徵。鄧小平政壇屢仆屢起,好比九命怪貓,所以二殘劉紹銘就曾經說:「貓有九條命,說不定矮子屬貓。」

漫畫裡面見五個傻鳥同時豢養一隻流浪貓,五傻都以為自己是貓的唯一,而貓則自認為天生自由貓,受供養不受豢養。所以過去的厭女沙豬代表古龍,便曾陰惻惻地寫道:「我並不是說:貓像女人,而是說:女人很像貓。」這意思其實是「女人甚至不如貓」。因為不論公貓母貓,雖周旋於眾飼主間卻能維持自由意志;而名女人交際花卻只是占男人便宜的虛擬自由意志。

20180725-台北市長柯文哲群眾募資網站,25日中午正式上線。柯文哲競選辦公室表示,未來也會接案性公布財務細項,此次募資包含文宣品、施政成績宣傳、政見推廣活動、據點等。 (取自柯文哲群眾募資網站)
台北市長柯文哲不抱貓,但柯粉一樣覺得他很萌。 (取自柯文哲群眾募資網站)

姚文智捧貓賣萌卻犯眾怒

古龍基本上就是庸俗化的尼采。這種人既無豢養家畜的農牧民現實主義需求,也沒有與寵物溝通交心的社交能力與少女情懷,所以只好跟男人「講義氣」,在女人面前「裝超人」。他們代表了厭女沙豬們古老而美好的時代。

貓狗社會形象的逆轉,和台灣民主化、價值愈發多元大有關係。「狗奴才」絕對是罵人的話,有最高法院背書;「貓奴」卻「萌」得不得了,人人爭相自承貓奴。據我觀察,貓勢甚盛,更勝於狗。所以近二十年來,寵物狗也逐漸貓化──走輕薄短小、稍微壓一下就骨折送醫、「連貓都打不過」路線。

在這種無萌不成貓狗的時代,姚文智捧貓賣萌卻犯了眾怒。雖說咎由自取,其實多少也有「不是這裡的蟲」,誤入小姐後花園的階級悲劇味道。更別提年齡歧視的問題了。我們的確很難想像,在秋葉原女僕咖啡受到女僕打扮、嘴裡直呼「御主人樣」的姚文智招待,宅男還肯掏錢?

儘管如此,女僕裝扮的姚文智在泡沫經濟時期,也許還能在酒吧與喝到第三攤的企業戰士調笑;女僕裝扮的柯文哲或丁守中,則是連萬聖節也當不了藉口的人神共憤。所以柯丁/丁柯這回縮頭縮腦,不趕流行獻貓賣萌,算他們有自知之明,畢竟這兩位絕對是還把貓狗當家庭畜生的老輩人。

姚文智對天龍國的貓奴和年輕人而言,缺乏政治魅力──這是不爭的事實。賣萌完全不是他的強項,不管對什麼人賣、賣什麼萌,都不是他的強項。可是賣萌翻譯成白話文,就是「裝可愛」;翻譯成文言文,就是「脅肩諂笑」。那麼只要不去賣貓賣豬狗,丁柯都是賣萌高手。

 20180731-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出席「北北基桃輔選與反深澳電廠公投造勢大會」。丁守中(龍德成攝)
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不抱貓賣萌,算有自知之明。(龍德成攝)

賣萌噁心,買得更噁心

政治人物是賣萌高手很尋常(就此而言,姚文智的愚鈍滿異常的),說是宿命也不為過。蔡瑞麟律師告訴我:「其實貓奴什麼的只是假象,重點是大家看到那些言語背後的不老實,還有他幕僚的無用。市長是笨蛋,大家早就習慣了,但市長背後的幕僚也是蠢材,才是大家害怕的。」我則回答他:「老實的蠢材和狡猾的蠢材,這就是我們現在的選項。」

其實啊,賣得噁心,還不如買得噁心的噁心。換句話說,「吃這一套」的飼主最噁心了。現在的小朋友看到高腰褲吳主席會爆笑,自然較過去看到馬英九、宋楚瑜會尖叫失魂的黨大女學生,美學進步許多。但是不正義會轉型,獨裁者也會進化。精神上明明黨國高腰褲束腦,卻透過網路裝點為天生白目可愛高腰褲教主,還這麼多人吃這一套,那就跟昔日的黨大女學生沒兩樣了。

裝可愛的才可愛,不肯裝可愛的就被淘汰。怪不得政客個個競裝可愛,正妹個個濃妝艷抹童顏巨乳八字眉牛鈴眼小嘴嘟下巴尖。妖怪嗎?

最後,想站在史努比的立場,替貓狗說幾句話。從前有句罵人的話,叫「左傾幼稚病」,如今倒有「獻身幼稚病」。貓很可愛療癒,狗很可愛療癒,不過,在貓狗眼裡,自願為奴的查理布朗可不可愛、療不療癒?恐怕就畜生飲水,噁萌自知了。

*作者為輔大教授本文原刊新新1639期「白目豆沙包」專欄。授權轉載。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1964年生於台北。日本國立京都大學法學博士,輔仁大學法律系教授。天生自由人,遭際冷硬派。非自願型人權工作者。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