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爭霸兩洋,「川、習」鷹龍互鬥大戲不絕!

2018年08月04日 07:10 風傳媒
美中爭霸,大戲不斷。(風傳媒)

美中爭霸,大戲不斷。(風傳媒)

「美國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好像是好幾十年前毛澤東說過的,卻又有些人認定是語出列寧。不過放到今天21世紀裡的國際局勢,似乎還依然是可以對應得上的一種意識形態。

只要研究過毛思想的人,應該都還會記住另一句他曾說過的話:「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是革命的首要問題。」此言就刊在《毛澤東選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的第一句話。該文章的篇名是《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是當年毛大大解析在新民主主義革命階段,第一件事必須要先搞清楚敵人和朋友,不能亂掃射。迄至今天,中國自認已經崛起要圖霸世界了,同樣也該先好好認清楚誰是敵人?誰是朋友?

美國算是中國的朋友或敵人?

回顧中共圖霸的擴張策略,從毛澤東「抗美援朝」時期到1958年提出的「超英趕美」口號都鎖定美國就是頭號敵人。即使是1979年美中建交後,鄧小平採取了「韜光隱晦」的裝睡戰略,中共把美國當作頭號大敵的潛在意識並沒有被更換過。

1982年8月28日,鄧小平指定劉華清回鍋擔任解放軍海軍司令員時,即已提出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第一個軍種戰略「近海防禦」的海軍戰略。當時中共的海軍作戰範圍已從以「岸」為主,開始向「海」延伸,將海軍的防禦範圍,從原來的200海里,擴展到太平洋東北部、南沙等第一島鏈以外;該戰略設定的海上戰場之設置,則已前出到了第二島鏈。而且當時即已提出了中國海軍發展航空母艦的主張,並積極要建立一支強大的「遠洋海軍」。為此,劉華清在中國即被稱譽為「現代海軍之父」、「中國航母之父」。也就是說,突破美國設定的第一島鏈,再進逼到第二島鏈,中共早在上世紀即已經拔錨啟動了。

對中共的這一切意圖,美國不可能不知道。但當時的美國主流意識仍堅定認為:中國的經濟發展必然會瓦解專制制度並順利建立起民主政治,所以很放心也很大方的傾力協助中國發展經濟。台灣到現在也仍還有一大票人是持此論點在闡釋兩岸關係的維持之道。

中國航母之父劉華清曾說,中國不建航母,他死不瞑目。
中國航母之父劉華清曾說,中國不建航母,他死不瞑目。

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到底是誰說的?

2013年希拉蕊在卸任國務卿的告別講話中曾經談到的中美關係說:當時美中關係已經具有足夠的廣度和彈性,她特別強調說: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美中兩國,美國將繼續歡迎中國的崛起。

顯然的,這就是當時美國對中國的基本戰略思維:「建立成堅強的戰略夥伴關係」。中國裝睡策略讓美國感覺到非常非常放心。

直到2014年年底,習近平在北京會見美國總統奧巴馬時,直接提到中美兩國在亞太地區的合作時再次強調,「寬廣的太平洋足夠大,容得下中美兩國。」也就在這期間,中國開始在南海地區開始填海造陸工程,中國的經濟崛起已經觸發她們的領導階層再不耐於繼續裝睡下去。習近平在2012年18大時所提出的「實現偉大復興就是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夢想」,並以民族主義為基因所號召的「中國夢」,開始讓「厲害了,我的國」的意識形態逐漸反射出圖霸世界的真實意圖。此無異就是正式公然告訴美國人,我要挑戰你了!

2015年3月底,美國幾名資深參議員對中國在南海的填海造島工程公開表現出高度警覺,並稱美國應就此制定正式應對策略,延緩或阻止中方的舉動。共和黨參議員約翰·麥凱恩和鮑勃‧考克,以及民主黨參議員傑克·里德以及羅伯特·梅南德茲,聯名致函給美國國務卿約翰·克里和美國國防部長阿什頓·卡特,表達了上述想法。他們在信中充滿憂心的表達說,如果美方不制定一個全面對策,「美國以及盟國伙伴的長遠利益將面臨相當的風險」。

中國既然不再裝睡,美國只好跟著清醒過來!

這些兩黨參議員又說,中國在南海群島的島礁上填海造地並大興土木,使其有能力擴張軍力範圍,此舉「不僅對美國和(亞太)區域利益,而且對整個國際社會利益構成直接挑戰。」

該函件詳述了一些細節說,「過去一年來,中國在南薰礁(Gaven Reef)上填海造地,其面積已增長28公頃(約11.4萬平方米),而赤瓜礁(Johnson Reef)已成為一個面積約25公頃(約10萬平方米)的島嶼。去年8月以來,永署礁(Fiery Cross Reef)面積已增長11倍。」

這封信擔心,中國將人造島礁軍事化的任何企圖都將帶來「嚴重後果」,並可能變相鼓勵北京壯膽在南海宣佈設立新的防空識別區,就像2013年在與日本的對峙中宣佈設立東海防空識別區一樣。

這封國會議員聯名給予美國政府的信函,與其說是提醒,不如說是明確表達國會對美中關係的一種高度憂心和新的共同認知。說白了,就是國會已經不再相信「中國裝睡」的騙局了。

2016年10月有一份維基解密文件被引爆,該解密文件透露,美國總統候選人和前國務卿希拉蕊曾經表示,美國必須阻止中國在南海的主權伸索。她還說,如果中國聲稱擁有整個南海,那麼美國就能說太平洋是「美國的領海」。有趣的是,如果以之對照希拉蕊在2013年說過的那段話,前後對比差也未免太大了!

中國海軍4月中旬在南海舉行閱兵。
中國海軍4月中旬在南海舉行閱兵。

中國稱霸意圖,成為印太恐怖主義蔓延的禍首

2017年10月中國的19大上,高調倡議:「2050年全面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

2017年11月23日澳洲政府發表外交政策白皮書,在115頁的外交政策白皮書中即明確指出,一個愈來愈孤立的美國,不利於「以規則為基礎」的世界秩序。「澳洲相信,唯有世界上最富裕、最具創新與最強大國家的參與,國際挑戰才能確實獲解決」、「美國堅定與一貫地參與國際體系,仍是國際穩定與繁榮的基礎。」

澳洲政府這一動作算不算是充當美國政府的馬前卒尚不得而知,但卻足以代表國際上對中國崛起的圖霸意圖所產生高度疑慮。特別是該文書中所強調的:一個愈來愈孤立的美國,不利於「以規則為基礎」的世界秩序。

緊接下來就是在今年發生的一些相關大事記,我們且試著在下面所條列的大事進程中,即可看出美中貿易戰的節奏:

今年2月底,中共召開十九屆三中全會,正式取消了中國國家主席最多兩任的任期限制,舉世譁然。中共不可能進行政治改革成了全球新共識。

3月22日,川普簽署備忘錄,指示美國貿易代表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關稅,涉及的商品總計達600億美元。

4月16日,美國商務部對中國在美設置的公司「中興通訊」祭出裁罰令。中國國內全面響起「無芯之痛」的淒厲哀號!

4月底中國紀錄片《厲害了我的國》宣稱票房紀錄高達4.78億人民幣,卻突遭中共高層下架停播命運。據指出:可能片中宣揚的種種「自主創新」成果,太過高調,擔心進一步惹火美國人,才撤片。(原來中國也會龜縮的?)

5月14日,美國總統川普發表推文表示「會同習近平合作,致力於讓中興通訊恢復營業」。這很符合川普邊打邊談的做派。

5月15日,32名民主黨參議員聯署信件,批評川普「不顧美國勞工和國家安全,以中國利益為先。」

5月17日,美國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一致同意在一項撥款法案中加入條款,維持對中興通訊的制裁處罰。

5月22日,川普在白宮會見媒體時表示,初步確定對中興通訊處以13億美元巨額罰款以及更換公司領導層和董事會的處罰,作為放鬆對該公司長達七年禁令的條件。

同日美國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以壓倒性多數通過一份修正案,限制總統川普放鬆對中興通訊的制裁。這份修正案由馬里蘭州的聯邦參議員克里斯·范荷倫提出,附加在參議院銀行業委員會正在審議的有關改革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的立法草案中。根據該修正案,總統川普在放鬆對中興通訊的制裁前,必須首先向國會證明,中興的確遵守了美國的法律。

5月25日,美國商務部就解除對中興通訊的銷售禁令通報美國國會,美國商務部擬有條件解除限制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出售配件和軟體產品的禁令。

6月7日,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表示美國政府已與中興通訊達成和解協議,中興通訊將被罰款10億美元,並需於協議期內在第三方留存4億美元保證金,在30天內更換董事會和管理層,以及容許美方指定人員進入公司檢查,作為美國政府解除拒絕令的條件。

在此我們看到了一家股權屬於中國所有的在美公司,竟然會成為美國國會和政府間互戳的一個大皮球,中國所最在意的「國家尊嚴」完全掃地。難怪會有中國鄉民大聲喟嘆說「厲害了,我的美國!」

先收編金正恩之後,再正式開打美中貿易戰

6月12日,川普在新加坡與金正恩展開戲劇性的會面。這場短暫的「川金會」後所發表的聯合聲明中載明了金正恩「承諾努力實現朝鮮半島的完全無核化。」

7月6日,中美貿易戰正式開打。美方宣布對價值340億美元商品互徵關税。川普並威脅說,如果中國對美國報復,美國將再對2,0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徵10%關稅;「2,000億之後我們還有3,000億伺候。只針對中國」。

中國的態度從「來而不往非禮也!」到「全面應戰」,自始即展示出堅強保衛戰之姿態。

7月8日,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利用在2018年畢業典禮上發表重要演說:《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從中美貿易戰必須學到的教訓》。該文對中共當局提出嚴厲卻中肯的警訊,按中共的網路管控制度,理應立即封號刪文才對,然而該文卻被放任在中國牆內網絡瘋傳,基本可視為中共當權者所默許的一種態度。

7月9日,中國鄉民在網路上積極討論各種版本的政變傳言。沒人理解:如果所傳都屬謠言,何以中共網路嚴密監控程度竟然會不進行快閃撲殺?

美官員對習近平正式開出第一槍

7月19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指責,習近平從中作梗,否定解決美中貿易爭端的方案。這是首度美官員直接對習近平開槍。

7月20日,美國CIA東亞任務中心副助理主任柯林斯表示,「透過他們(中國)自己的用詞和習近平的闡述,我會認為就定義而言,他們正對我們發動的,根本上就是一場冷戰。這場冷戰不像我們在冷戰時期所看到的那樣,而是定義上的冷戰:一個國家利用所有的權力手段,不論合法或非法、公開或私下、經濟的或軍事的,試圖去破壞競爭者的地位,而沒有訴諸於衝突。中國不想要發生衝突。」

這是美國政府官員正式抨擊中共和其國家領導人的第二槍。

7月26日,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向美總統川普釋出善意,表示歐洲是盟友非敵人,願意朝向零關稅努力及購買美國更多天然氣及黃豆,雙方達成協議,緩和美歐一觸即發貿易戰的疑慮。此舉可視為歐盟和美日結成「聯合抗中」陣線的宣示(歐盟日本已經達成零關稅意向)。

7月30日美國國務卿龐皮歐(Mike Pompeo)宣布美國將在新興亞洲投資1.13億美元(約34.6億元台幣)於新科技、能源與基礎建設之後,澳洲與日本當天也宣布加入美國的行列,投資印太基礎建設計劃。

7月31日,國際媒體傳出:曾是中國「大豆王」的中國民營企業山東晨曦集團日前申請破產。日媒分析,中國當局收緊貨幣政策,集團資金周轉陷入惡化,而美中貿易戰很可能成為讓這家公司倒下的最後一擊。

8月1日,白宮消息傳出:川普計劃提議對 2,000 億美元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徵 25% 關稅。

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發表聲明說,「川普政府繼續敦促中國停止其不公正貿易做法,開放市場,進行真正的市場競爭。我們已經向中方明確提出他們應該採取的改進措施。但令人遺憾的是,中國非但沒有修正其傷害性行為,反而非法報復美國工人、農民、養殖戶和企業。」

事件仍在進展之中,這場貿易戰爭很可能將會如多數人的預測:衍生為5年10年以上的冷戰。中國已陷入完全挨打的局面,而且有跡象顯示出「以拖待變」的耍賴戰術。至於能拖多久或是能等待何種變局,目前仍還很難看出端倪。

然而,普遍認定的,中國施展「拖」字訣,只會讓自家的經濟成長受到更大壓力,特別是中國天文數字的龐大債務,根本找不到適當出口!而且當關廠朝伴隨著失業潮的經濟風暴,中國經濟很可能會因此而陷落成惡性循環進而導致全面崩塌。

美歐聯盟並不想讓中國崩潰

話說回來,這樣的冷僵形勢下,對台灣是利或是弊呢?

一開頭我們已經提及:在中國的「國家意識」中,從來就沒有放棄過把美國當頭號敵人,只是因為奉行鄧小平的裝睡戰略,而讓美國人誤以為中國可以被改變而已。

現在美國人已經清醒了,原來中國是不可改變的,美國主流意識也跟著轉換成:「迫使中國遵守全球化競爭規則」的策略。所以,美國乃至歐盟等國其實並不希望中國真的被打垮乃至崩潰掉。毛澤東所說的「美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其實只說對了一半,美國並不想讓中國真正滅亡,而是要中共現有體制遵守美國所創設的規則之下乖乖做生意罷了!這是台灣觀戰者們必須先自我釐清的。這部分將會另外撰文申論之。

但,就在中國處於挨打的劣勢之際,台灣一方面會因自身地理位置的高度重要性而得到來自美國的諸多友台機遇,比如日前才剛剛在參院通過的《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除了要求美國政府要支持強化台灣的防衛能力、擴大聯合訓練、軍售及高階層級的軍事交流之外,國會也建議,美國國防部應推動美台軍演。國會同時還建議,美國國防部長應考慮支持美國醫療船前來台灣訪問,作為年度「太平洋夥伴」(Pacific Partnership)任務的一部分,以改善救災計畫與準備工作,強化美台間合作。

一旦美國醫療船艦開來訪問台灣,那算不算是美國軍艦正式訪台(駐台)的一種國際認定?中共一定說「是」,美國則會辯稱是「人道救援」。然後又不了了之,於是這艘美國船就留下來了,這又算不算是美國軍艦駐守台灣的象徵符號?中共會回頭去「裝睡」嗎?

台美建交已經端上美國戰略檯面研議中

還有兩件事是台灣必須切實掌握好分寸的。一個是美國國會正在開始討論台美建交的利弊得失,另一件則由是某美方機構主動製作輿情,鼓勵美國將部分沖繩導駐防美軍移防到台灣本島上。這都是正面對中共顏面挑戰的兩大動作,對台灣未來命運卻都必然會是另一次大翻轉。

國際風雲詭譎,得失之間如人飲冰水。中共強硬打壓台灣的另一面就是美國不得不強化台灣的防衛能力,以防中國強行突破封鎖線。畢竟台灣就是第一島鏈最弱的一個基點,乃是美國不可承受之輕。

而同時的,當美國國防部被國會要求,必須要對台灣後備軍力進行全面評估時,他們將會怎麼看待或處理台灣那一批老喜歡跑到北京去跪安的退將們呢?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更多好文請看〈陳昭南專欄〉。作者每周發表於《風傳媒》的專欄系列,已收錄於作者新著《迷航的國度》一書。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