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伯芬觀點:從輔大校長事件看大學自治

2018年08月04日 06:20 風傳媒
輔仁大學校長被前稽核室主任檢舉有侵害校產之嫌。(風傳媒)

輔仁大學校長被前稽核室主任檢舉有侵害校產之嫌。(風傳媒)

輔仁大學校長遭前稽核室主任靳宗立檢舉,有侵害校產之嫌,學生也赴新北市地檢署按鈴告發,全案進入行政與司法程序,不論最終結果如何,自有公斷,此事件揭露了大學治理困境的冰山一角,也是對解嚴以來大學自治理想的重創,說明民主校園是一條漫漫長路,艱辛而難渡彼岸,卻仍有不少人逆水行舟,努力不懈。

大學做為思想自由的堡壘

「你們是地上的鹽,你們是世界的光。」《馬太福音》這一段話是甫進校園的第一個感動,對於非教友、無特定宗教信仰的我而言,何其有幸可以進入輔大,期許自己成為鹽與光。2012年個人參與籌組成立高教工會,法律系雷敦龢神父不但率先入會,同時送來一只英國工會馬克杯,鼓勵我們爭取教師權益,至今仍是書牘前的座右銘。

這個學校過去很尊重老師,兼任教師每年可領11個月的薪水,有寬敞明亮的獨立休息室,除了有報紙、雜誌、電話,還可自由享用免費的茶與咖啡。學生宿舍的自助餐廳不僅提供教師獨立的用餐空間,三菜一肉自助餐一份50元,教師還打折為40元,還有學生代為排隊送餐。即便在財務艱困的現在,輔大不論專、兼任教師開車到校不收停車費,專任教師每學期有自強活動,每年發送運動服、聖誕節禮物,進行健檢。

校園內充滿學術自由氛圍,老師、學生無拘無束地在課堂上、走道間,校園的一隅談古論今,學生可以隨時進入老師辦公室,分享知識心得、社會觀察,或者求解個人生命的迷惑。或許就是這樣的環境,培養出像靳宗立教授這種勇於挑戰威權性格的輔大人。

20170826-輔仁大學校長江漢聲26日出席「鄭惠芝回憶錄」新書發表會。(顏麟宇攝)
輔仁大學校長江漢聲被爆有侵害校產之嫌。(資料照。顏麟宇攝)

崩壞的大學堡壘

曾幾何時,這個思想自由的堡壘正在一點一滴的瓦解中。原本便宜價廉的餐廳慢慢被便利商店、連鎖食品公司取代,學校的餐點麵包價格和校外相當,原來禮遇教師的作法逐一消失,通過各式評鑑以及KPI指標,來決定教師的身價與地位。新聘教師改為專案,兼任教師減薪並大量減少員額。連續數年校級的研究發展與教學獎項大多為主管階級囊獲,關心校務以及社會公共事務的教師與學生可能被校方特別關切,行政主管甚至在公開的校級會議上挖苦教師、斥責學生。

稽核室在大多數學園只不過是聊備一格的單位,很少有同仁願意花時間瞭解校園財務與會計,缺少專業人才固然是其中一個因素,不是每一所大學都有法律、會計人才,然而願不願意付出心力去守護校園公共財才是更重要的關鍵因素。即使有能力與意願的稽核者,敢不敢糾舉上級長官的缺失,對抗權力利益需要更大的勇氣。大學校園是一座封建的權力金字塔,教師評鑑、升等、續聘、休假都需要經過系、院、校三審三級制的把關,表面上看來很審慎嚴謹,但是也很保守威權,最上級的校教評可以否決下級教評會的決議,說穿了仍是長官說了算,養成多數大學教師保守鄉愿的性格,誰都不願意得罪人,更不必說是上級長官。

輔大校長被檢舉侵害校產,他在輔大官網發表公開信自清。
輔大校長被檢舉侵害校產,他在輔大官網發表公開信自清。

輔大事件讓身為輔大的師生感到震驚、難過,但是也讓大家有機會來反思學校的公共決策、行政與財務結構,找回校園民主自治的可能性。大學是由教師與學生共同組成,為了捍衛真理、創造知識而成立的組織,而不是交由教育部成立外部評鑑機構,進行績效式的考核與指標評比,為資本主義創造高等教育的消費者與馴服的勞工。

校園民主是建立在教授治校的基礎上。西方的校園民主源於中世紀以來的「基爾特」,是工業者為了對抗封建勢力的侵犯,避免新來逃亡農奴的競爭,保護行業的共同利益,按行業建立了各自的同業團體組織。大學教師的組織除了捍衛教師權益,並有保護大學學術自由、守護教育公共財的責任。大學教師如果不能善盡社會責任,積極參與公共事務,高等教育的價值與意義也不復存在。

一所為了宗教使命而成立的大學尚且要面對校務治理的困難,遑論目前其他小規模、缺乏教育使命的學校。對於輔大或者是臺灣高等教育界來說,這是最壞的年代,也是最好的年代。

    *作者為輔仁大學社會系教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