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川普印太戰略抗堵習近平一帶一路倡議

2018年08月08日 07:10 風傳媒
川習會後就是對抗的開始。(美聯社)

川習會後就是對抗的開始。(美聯社)

川普為了強力壓制「中國崛起」,讓美國可以高蹈重返亞太區域獨霸強權地位,自2018年起,用右手擊發「世界級貿易戰爭」戰略,左手隨後祭出力度尚待評估的「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企圖極力並手堵抗習近平已升火揚帆向西向北向南如火如荼並發開展的「一帶一路投資倡議」(BRI)經南亞直驅中東非洲朝地中海奔騰而去的凌厲攻勢。

在臺灣,蔡英文政府即刻「見獵心喜」地,高喊新南向政策加碼,全面啟動公權力,搶先向川普政府表態,願意請纓加入「印太戰略」行列,並作為第一線堵中抗中的馬前卒;究竟蔡英文此議之對不對該不該,實深值此時多加酌摩商榷。

「川普主義」的重返亞洲霸權雙軌戰略

中美大國博弈激化,在「川普主義」(The Trump Doctrine)當道紅火大風行時刻,國際政經趨勢專家咸認為,已經事實成為兩國關係邁向未來的新常態,固然熱點競技場看似祇聚焦在印度太平洋和東南亞區域,不過真讓中美大博弈對擂衝撞直面競爭的格局空間範圍,已事實擴大到全世界各個區域經濟與地緣政治糾葛中。

除世界級貿易戰爭外,中美大國博弈另一焦點,正是川普抗中的「印太戰略」。

長久來美國傳統外交政策就一直企圖要積極改變中國,向來秉持的潛在期望值,是冀望能把中國納入美國思維的世界秩序之中,促使中國能夠經由經濟上的改變,帶動社會、政治上的變革,逐漸完全擁抱「美國價值觀」;從WTO到各種國際商務機制,「全球化」事實上代表的是一種「美國化」的世界秩序,自然也反映了若干美國既定世界觀點和「全球獨霸強權成見」。今天,川普種種對於世界秩序的重新洗牌作為,無一不是這種美國傳統外交政策一脈傳承的必然結果,祇是,今天川普更加直白露骨強調「美國第一優先」的獨霸強權成見而已。

「印太戰略」目標設定自南面抗堵「中國崛起」

2018年3月以來,中美貿易戰爭的凸出,以及「印太戰略」計畫的再強調,都祇算是「川普主義」企圖強行軍以再造世界新秩序的第一起手式。

中美貿易戰爭涉及「貿易逆差」、「關稅」、「技術轉移」、「匯率」多方面,最核心還是中美雙方各自「意識形態上不相為謀」的國體本質衝突,同時也映現出直到今天中國猶然不能也不夠「美國價值化」,以至當然惹來了經濟戰爭打壓;而美國「印太戰略」計畫的再強調,完全是因為川普的重返亞洲大戰略企圖上,存在有「中國崛起」所將給予美國高度顧慮的「海上安全」及「區域威脅」問題,以至會肇致對美國在亞洲獨霸強權地位之莫大挑戰,必須優先予以阻堵或排除。

從川普商人治國的理念中,「印太戰略」的遂行,另有一個重要經濟戰略目的,就是要以「國防貿易」方式,強力推銷美國武器裝備給所有「安全夥伴國家」,作為「自備便當的美國看門狗」;這就是典型的「川普主義」風格:「美國出嘴出指揮下兵棋,受保護國家必須出大錢買美國裝備武器、出人力性命自保自衛,還得讓自己的疆域領土成為最前鋒炮灰戰場,還要感恩戴德美國的協力援助。」

2018年環太平洋軍演(RIMPAC),美軍巡洋艦「普林斯頓號」(USS Princeton)(RIMPAC臉書)
2018年環太平洋軍演(RIMPAC),美軍巡洋艦「普林斯頓號」(USS Princeton)(RIMPAC臉書)

藉機擴大防務出口增強美國軍工業基礎

川普掌政以來就一直在改革美國的相關政策和程式,為確保美國全球領導地位,並提高常規的「全球防務貿易政策」與「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的一致性;為了積極反映當前全球威脅性環境的需求,川普已將新規政策變化寫入2018年4月份宣佈的兩項國防戰略性綜合改革方案中:一是改革更新美國無人機系統的政策;另一項改革是將「常規武器轉讓」與美國戰略目標的充分聯結。總的來說,這些變化強調了川普政府對武器出口的熱情,祇要這些軍工出口符合國家安全、外交政策和經濟安全的利益。

川普政策的一貫關鍵原則是「經濟安全即國家安全」,認為,負責任地擴大防務出口,足可有效增強美國製造業和國防工業基礎,同時提升與盟國合作機會。

因此,對擬議推動中,為了堵抗「中國崛起」而販賣武器的「印太戰略」計畫,正是最足以有效機動配合川普「中美貿易戰爭」戰略效果的極重要手段。

「確保印太國家免受中國經濟強權壓迫」

川普政府是在2018年6月新加坡「香格里拉對話會」才想起還有「印太戰略」這張牌可以壓制「中國崛起」:川普團隊制訂的「印太戰略」細則,戰略前提假設是為了「確保達成亞太地區國家都能免受中國經濟強權壓迫」,能夠讓夥伴國家都能保護自己主權、共用海上自由、走向越來越先進的「自由開放印太戰略」。

其實,川普早在2017年11月訪問亞洲時就提出美國新版「印太戰略」,竟然會落遲半年之後才想要著手實施,主要原因恐怕就是美方發現這麼一個真理:能夠對韓國北鄰產生最大影響力的依然是東亞大國。川普倘若想藉由某國棄核來拿到一個政治高分,就必須滿足停止美韓軍演等條件。否則,韓國的北鄰就會像現在這樣突然暫停與韓國的高層對話,突然向美韓施加壓力。美國需要尋找到一個可供交換且不必付出太多代價的籌碼,於是川普再度想起了「印太戰略」。

按照「川普主義」思維,實施「印太戰略」的具體措施,就是與亞太地區盟友一起保證東北亞、東南亞、南亞和太平洋諸島的大區域秩序;而美國最須要做的,就是加強印太區域戰力,讓盟友能夠放心大膽針對中國施加威懾力,最終目的,就是維持美國亞太地區統領地位。

2018年6月2日,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發表演說,抨擊中國在南海的軍事行動是在破壞南海和平。(AP)
2018年6月2日,美國國防部長馬提斯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發表演說,抨擊中國在南海的軍事行動是在破壞南海和平。(AP)

出小錢搏大弈的如意算盤

2018年7月30日美國國務卿麥克•龐佩歐(Mike Pompeo) 在華盛頓公開闡述川普政府「印太戰略」計畫,用以回應中國1兆美元「帶路倡議」(BRI)攻勢作為,川普政府預計要透過所謂「投資新時代」,承諾在「數字經濟」、「能源產業」和「基礎設施領域」投資1.13億美元,以有效提升美國在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影響控制力;龐佩歐說,1.13億美元祇是美國「對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和平與繁榮之經濟承諾新時代」付出的頭期款,美國國際經濟的未來多年,會把很大部分重心放置在「印太戰略」地區,以彰顯美國在「世界上最具競爭力的地區」所做的戰略投資。

川普「印太戰略」支票一出,立遭各界質疑如此小兒科數字,何能有濟於事,因此,2018年8月4日龐佩歐出席新加坡東協外長會議時,趕緊加碼3億美元,以作為美國與印太國家安全領域合作共同項目,包括「海上安全」「人道援助」「維和能力」及「反區域威脅」等;不過卻也強調,在「印太戰略」計畫架構下,「美國尋求夥伴,但非主導」的說法,更出各界意料之外。不過從中恰可看出,川普「印太戰略」計畫,「以賣國防武器貿易增強美國製造業和國防工業基礎」的經濟目的,恐怕更要遠遠大過於「不惜放手與中國一戰」目的。

對抗不了習近平一帶一路兆美元大投資倡議

川普政府冀望透過「印太戰略」計畫,大刷美國的印太區域存在感,也能鼓勵印度發揮抗衡作用,防堵習近平一帶一路投資攻勢,並有效遏制「中國崛起」。相對於先前「相對太溫和的」歐巴馬政府戰略核心之《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TPP),川普政府冀望用剛性威懾攻勢的「印太戰略」來予以進取「美國重返亞洲」的榮耀威勢。

不過,今天絕大多數跨國智庫都認為:「印太戰略」規劃投資規模遠遠不及先前歐巴馬TPP貿易倡議那麼完構到位,倘若僅僅想用1.13億美元或即使再加碼的區區3億美元,就要達成「強有力」對抗習近平一兆美元一帶一路大投資倡議的磅礡攻勢計畫,根本就是以卵擊石;甚至美國這4.13億美元微量投資,也遠不及中國「帶路倡議」祇針對巴基斯坦一個印太國家單一計畫已達總金額65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基礎建設投資,又怎能夠就此冀望能夠發揮槓桿作用地大規模激發所有「印太戰略」區域國家,心甘情願奮起協力美國共同對抗,五年來已然事實可以帶給他們更大更多更長久國家經濟利益的習近平一帶一路大投資倡議呢?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訪非洲,推廣一帶一路。(美聯社)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出訪非洲,推廣一帶一路。(美聯社)

不靠譜的川普大國博弈戰略計畫

一年前跨國智庫原本就認為中美大國博弈的川普「印太戰略」計畫不一定靠譜,因為中國已成為區域大國,東南亞國家已經,或者也必然應該會向中國靠攏才對;倘若將印太區域的亞細安10國,依親近中國程度做一排序,依次應為:恨不得成為中國第32個省市區的柬埔寨;次為不情願但沒法不依賴中國的緬甸和寮國;適應了中國的馬來西亞和泰國;改變反對立場倒向中國的菲律賓和文萊;在中美之間尋求平衡的越南和新加坡;因歷史原因與中國保持距離的印尼。這個排序足以說明川普「印太戰略」計畫,真的不太容易得到區域國家的呼應與全力支持。

更冷酷的事實是,2018年3月以來川普因為伊核與經貿這兩件世界級大事上,充分凸顯美國在直奔「重新偉大」的道路上,對於盟友出奇刻薄,早已徹底激怒了老歐洲,尤其川普總是擺出「或許有其心但不會出大力」的姿勢模樣,更使得「印太戰略」核心成員的德國、印度、澳大利亞和日本「四方聯盟」,紛紛棄脫這一空想體系,不玩了,或不陪川普玩,以至實質上「已然散夥」。

蔡英文搶搭「印太戰略」航班之夢必然一場空

當清楚了解川普與龐佩歐語言動作之後,原本很可能棄中傾美的馬來西亞回鍋總理馬哈迪及巴基斯坦反對黨新任總理板球明星康恩(Imran Khan),也在正式接椽就任之後,先後皆幡然再倒回全力支持習近平的一帶一路大投資倡議。

在這一客觀情境已然大轉變態勢下,川普猶還冀望高蹈激化中美貿易戰爭同時,大力運作歐巴馬「亞洲再平衡」既有區域關係架構,重起「印太戰略」計畫爐灶,以能有力抗堵習近平「帶路倡議」的如意算盤,短時間內勢必無法如意遂願了。

而今天在臺灣,蔡英文政府猶還一頭熱,一廂情願以為既已無緣加入TPP以至TTIP區域整合計畫,就希冀能夠趕緊搭上川普呼嘯的「印太戰略」計畫航班,疾急指令賴內閣全體要卯力籌謀,趁勢「畫夢之旅」,恐怕必然又會一場空。

*作者為財團法人環球經濟社社長兼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現任環球經濟社所長,長期在各大媒體撰寫專欄,專注於公共政策、應用經濟與國際事務,倡導自由經濟與貿易。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