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政治問題、司法解決」又一樁!

2018年08月13日 05:30 風傳媒
作者認為號稱是「民主進步」的民主進步黨,如果還引用雷同戒嚴時期的法律概念來處理現在的在野黨或在野人士,那麼如何能自稱為「民主進步」?(資料照,簡必丞攝)

作者認為號稱是「民主進步」的民主進步黨,如果還引用雷同戒嚴時期的法律概念來處理現在的在野黨或在野人士,那麼如何能自稱為「民主進步」?(資料照,簡必丞攝)

國民黨時代有某位高官坦言,「政治問題,司法解決;司法問題,政治解決」是國民黨處理政治問題的基本手法,而這樣的說法也印證了國民黨的許水德當年在高雄參加黨代表會議時,對於黨代表不滿查賄的抱怨回應「法院也是執政黨的」、「法院是國民黨開的 」的真實性。

民進黨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不只在黨的組織架構上照單全收了國民黨,連開除黨籍的處分也都一應俱全。如今更師法國民黨「政治問題,司法解決;司法問題,政治解決」的技巧,對「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非我族類」展開新一波的打擊。

近日統促黨遭指控涉嫌收受大陸資金,檢方更是大動作搜索創辦人「白狼」張安樂住家並且約談。根據現行法規,政黨是不得收受來自對岸捐贈的,統促黨有無收受對岸資金,檢調還在釐清當中。但張安樂應訊時,說檢方針對花蓮賑災款項詢問,他說「這些都是他自己的錢,還告訴檢察官,不然就直接起訴我」言下之意,就是對花蓮震災捐款資金純粹是個人行為,與對岸無關。

20180322-反年改團體於凱道抗議,張安樂發表短講。(盧逸峰攝)
近日統促黨遭指控涉嫌收受大陸資金,檢方更是大動作搜索創辦人「白狼」張安樂住家並且約談。圖為張安樂。(盧逸峰攝)

統促黨和執政黨的政治主張眾所皆知,是南轅又北轍,是「冰炭不同爐」,執政黨視統促黨如「眼中釘  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後快,也不是什麼新聞。但我們認為對於此事件,我們必須提醒執政者:

其一,對於不同政治主張的容忍,本來就是民主國家所有政黨應該具備的共識與基本素養。如今,即便蔡政府對統促黨的政治主張有「百分之一百」的反對,但以檢調大軍壓境的搜索,以如此啟人疑竇的方式對付統促黨,讓人無法不合理懷疑,這又是繼《黨產條例》後的「政治問題、司法解決」的又一樁。

其二,所謂的「可疑款項」如張安樂所言,是流向了花蓮震災的災民身上,並非用之於「組織叛亂團體、從事暴力顛覆」,那應該是善款,善款如何就觸犯了惡法?而就算這些捐款真是來自對岸,最後使受捐款者也是災民,不是統促黨,這和現行法規「政黨不得收受來自對岸的捐贈」如何能有牴觸?

難道蔡政府非得將處理政治競爭者的重要性,凌駕於災民擺脫苦難之上?

其三,執政黨人士甚至有所謂捐款「危害國家安全」的高論,這真的要讓我們平頭百姓啞然失笑了。

災區裡食衣住行百廢待興,人民嗷嗷待哺,這時候「捐款數目尚嫌太少」,又如何能拒對岸於千里之外?難道在執政者眼中心裡,人道救援的錢還有「紅」的「綠」的之分?人道救援還必須有國界之分?人道救援還必須有政治主張異同與否之分?

而使災民生活能立刻回到正軌,減少國人對蔡政府執政無能的怨懟,減少社會不安與動盪,這應該是百分之二百有益於「促進國家安全」,怎麼會是「危害國家安全」?

蔡政府的邏輯真是令人不解!

其四,區區款項如何能「危害國家安全」?中華民國的「國家安全」是這麼簡單就能被「危害」的嗎?我們要不客氣的指出,相對於張安樂轉交捐款於災民,蔡政府的「政治掛帥」、「政策失靈」、「用人不當」、「濫擲公帑」導致對國力的傷害才是重中之重,才是真正的「危害國家安全」!如果真要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解決統促黨,恐怕不只要貽笑大方之家,更要為歷史與人民所訕笑、所不齒。

猶記得在戒嚴時代,許多政治犯的罪行大概不脫於下列文字排列組合:「蓄意為匪宣傳、汙衊政府、扭曲事實、之斐不抱、挑撥政府與人民感情、嚴重混淆視聽、影響民心士氣、洩漏軍事機密、陰謀顛覆政府、危害國家安全。」如果蔡政府真要處理統促黨,除了「羅而織之」之外,上面的文字可供參考。但我們要提醒蔡政府,提醒民進黨,號稱是「民主進步」的民主進步黨,如果還引用雷同戒嚴時期的法律概念來處理現在的在野黨或在野人士,那麼如何能自稱為「民主進步」?如何能不被視為是繼承了國民黨「政治問題,司法解決;司法問題,政治解決」的獨裁?又如何能證明統促黨事件不是「政治問題、司法解決」的又一樁?

號稱是「民主進步」的民主進步黨,請「民主進步」吧!

*作者為基層教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