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不惜為黨犧牲色相 民進黨的黑手政治學

2018年08月16日 06:20 風傳媒
姚人多轉任海基會祕書長後,仍不忘民進黨選舉。(資料照片,盧逸峰攝)

姚人多轉任海基會祕書長後,仍不忘民進黨選舉。(資料照片,盧逸峰攝)

政治哲學家Michael Walzer 曾提出「政治黑手」的難題,亦即任何政治人物都有面臨道德兩難的時刻,有時必須行惡來造福人民,最極端的例子就是對恐怖分子刑求以破解可能的爆炸危機;然而,這樣的道德兩難遇到堅定的黨人時,就會全部被改寫倒轉。

兩岸一家親  是「政治黑手」道德兩難問題

最近一個「政治黑手」兩難的案例,就是柯文哲在上海公開提及「兩岸一家親」;「兩岸一家親」一詞並未傷及中華民國主權,但是適逢中國在國際頻頻打壓台灣的此刻,「兩岸一家親」說法不但傷害某些人的情感、也傷害許多人的信仰,甚至有違現況。然而,依柯文哲說法,為了促成雙城論壇、甚至世大運,這是不得不做的事;若套用「政治黑手的兩難」,這是為了好的目的(台灣因舉辦世大運而凝聚)而做錯的事(或如柯文哲所說做了讓自己委屈的事)。

Michael Walzer認為,為了化解政治黑手的道德兩難,政治人物必須為其作為付出代價,否則豈非行惡又得利;柯文哲為了「兩岸一家親」遭到深綠痛恨、視為賣台吳三桂,不知這算不算付出代價;若依Michael Walzer的標準,政治黑手命定的下場就如刺殺暴君的刺客,為了理想而殺人,但最後也付出生命為代價。事實上,刺客身後仍留下「烈士」美名,也許真正付出代價的例子要數中國近代史上的汪精衛,即使真如他所說、向日本輸誠是為了「和平救國」,他留下的漢奸萬世罵名正是政治黑手所該付的代價。

然而,政治黑手這樣的悲劇人物,台灣並不常見,但是倒轉黑手政治邏輯的卻頗為常見。

海基會祕書長負責助選 蔡英文要不要面對道德兩難

民進黨台北市長參選人姚文智選情淒慘,剛到任海基會祕書長的姚人多看不下去,主動跳下來幫忙,掌管姚營的文宣動態;姚人多表明雖不能幫忙打贏選戰,但至少不會讓姚文智選到被「嘲笑到死」。然而,既然不求贏,為何要出動已赴新職的姚人多?如果將政治黑手的案例套用在此,蔡英文做此決策時是否有道德兩難?甚或討論層次不用拉這麼高,民進黨選舉高手如雲,難道找不到別人去讓姚文智不被「嘲笑到死」,而非動用海基會祕書長去助選的必要性為何?

畢竟,政務官可以助選,蔡英文確實也該找強棒去協助姚文智,然而負責兩岸交流的海基會祕書長輔選則是另一回事,陸委會、海基會也許不是獨立機關,但是正如軍情國安單位必須嚴守中立,兩岸單位亦是如此,就如情治不該成為打擊政敵的工具,兩岸交流及政策同樣也不該成為政治鬥爭的工具;當海基會祕書長動輒助選,這明擺著不是海基會已形同虛設、毫無功能;不然就是,對蔡英文而言,這場選舉已大過一切,所以非找親信姚人多去助選不可。

正因為他們犧牲形象  才獲民進黨肯定

換句話說,姚人多助選,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一方面是總統欽點、蔡英文必須向民進黨眾人表態,她有無論如何要贏的決心,因此愈是犧牲色相的交換,就愈是承擔、愈對黨效忠;陳菊以總統府祕書長兼蘇貞昌競選總部主委亦是如此,事實上陳菊不可能有餘裕參與蘇貞昌競選事務,蘇貞昌自己就是操盤老手,也不需要陳菊協助;陳菊甘冒大不韙硬是要擔任競選總部主委,同樣也是不惜自毀形象、但一定要表態對黨效忠。

事實上,陳菊和姚人多的行為,在民進黨內都是得到肯定的;尢其當陳菊公開站台為姚文智助選、痛批已經奄奄一息的「反動」勢力時,她在民進黨內是獲得跨派系讚揚的,肯定的原因不是她說出實話,而是她可以為敵對派系的姚文智犧牲至此。

問題是,這些民進黨要員的「犧牲」不但對人民毫無意義,更和台灣社會的民主價值格格不入;可悲的是,當執政黨要員為了政黨利益而不惜犧牲色相及良知,更以此為榮時,那可能是整個國家要付出代價。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