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國忠觀點:我們正在寫甚麼樣的歷史?

2018年08月21日 07:10 風傳媒
民進黨蔡政府諸官會是「改革的英雄」?還是將留下歷史駡名?圖為蔡英文總統「同慶之旅」參訪詹森太空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取自總統府)

民進黨蔡政府諸官會是「改革的英雄」?還是將留下歷史駡名?圖為蔡英文總統「同慶之旅」參訪詹森太空中心(Johnson Space Center)。(取自總統府)

以前的歷史難免會走樣,但現在「資訊透明化的程度」比以前大幅提高,歷史學家們不難紀錄正確的歷史,所以歷史走樣的機會是愈來愈低了,不是嗎?

一、兩種極端的歷史評價

現在的重要事件將來都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因此現在中華民國的「年金改革、能源走向、廢核、同性婚姻、教改、干涉大學自主」等政策,不論是好是壞,都會成為歷史的一部分,對吧?

若現在中華民國的「年金改革、能源走向、廢核、同性婚姻、教改、干涉大學自主」等政策是正確的,不論現在的人民怎麼吵,歷史自然會還以公道!而制定這些政策的主角,例如蔡英文、陳建仁、賴清德、林萬億、葉俊榮、徐國勇、李遠哲、林全、沈榮津、謝曉星、林全能等,自然會成為改革的英雄!

若現在中華民國的「年金改革、能源走向、廢核、同性婚姻、教改、干涉大學自主」等政策是極為錯誤的,歷史也不會放過它們!只是制定這些政策的主角會背上胡亂改革的臭名!

在此兩種極端的歷史評價下,制定這些重大政策者能不慎乎?

二、愛台灣?

絕大部分的人都愛台灣,只是愛台灣的方式不一定相同!例如藍綠都愛台灣,只是愛台灣的方式不同而已!若只因為別人愛台灣的方式不同,就指責別人「不愛台灣」,是非常不道德的!不是嗎?

藍綠會改變,但絕大部分人愛台灣的心不會變,所以「愛台灣才是根本」!真正愛台灣的人應該是心中沒有藍綠,而願就事論事,評估對台灣好不好的人!事事選邊站,預設立場的人是真正的愛台灣嗎?我懷疑!

溺愛也是愛,錯愛也是愛!溺愛或錯愛是「對被愛者好」嗎?恐怕未必!真正愛台灣的人,是那些為台灣「現在的好」著想,也會為台灣「未來的好」著想,為台灣「子孫的好」著想,而能從文化面、軍事面、經濟面、政治面、社會面等做整體考量的人!

主張台獨並跟中國文化切割的人,除了對不起中華民族的祖先之外,將無法得到悠久之中華文化的滋潤,與「現代的野蠻人」何異?這些人也無法為台灣現在的經濟情況著想,無法為台灣現在的軍事情況著想,無法為台灣現在的社會情況著想,也無法為子孫的「好」著想吧?(有世代正義嗎?)

「台獨式的愛台灣」將在歷史上有甚麼樣的評價?

十二年國教新課綱審議,社會科綱領部分今日繼續審議。(教育部提供).JPG.jpg
十二年國教新課綱審議中。(教育部提供)

三、正義乎?

再從「正義」兩個字來講,「正義」是絕大多數人所期待的,對吧?但「要求他人很嚴,要求自己卻很寬鬆」(有嚴重雙重標準)的人/黨「適合講正義」嗎?不適合,對不對?所以「嘴上滿口正義,而行為有嚴重雙重標準的人/黨」,在歷史上會有甚麼樣的評價將不言可喻!

四、尊重中肯的專業?

世上的事可分為兩類:「可用常識判斷的事」跟「專業的事」。而區分何者是何者,是執政者的首要任務,因為「尊重中肯的專業才能夠得到正確的資訊,才能夠為人民服務」,對吧?但現在官場的風氣是:

1、將「專業的事」誤當成「可用常識判斷的事」,例如能源走向、核能安全、核廢料等,造成「中肯的專業」萎縮。

2,該用「中肯邏輯」來判斷的時候,採用「大小眼」的雙重標準,例如只學德國的廢核,而不學條件更接近,也更有理由廢核的日本(註1)。在事事向日本示好之下就更顯得奇怪。難道沒有廢核的日、美、英、法、俄、中等都很愚昧?減碳及極端氣候如何兼顧?人類的生存不是更重要?古人說得好:皮之不存,毛將焉附?(註1:二戰時日本曾遭原子彈摧殘,有福島核災,地震及海嘯也比台灣更嚴重,海嘯的英文tsunami就是日語發音)

3、在用常識判斷的時候,是「官大學問大」,因此決策及配套不佳並不讓人意外,例如年金改革、同性婚姻、教改、干涉大學自主等。

4、不會「以身作則」,也沒有「同理心」,例如在年金改革上,您看到過高層決策者用「以身作則」來加強改革的立場嗎?會用「同理心」來將心比心嗎?

5、高層的雙向溝通極差,如何「合理化」?例如常用拒馬來阻擋人民的陳情。

20180816-中華核能學會16日邀請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副會長廣瀨直己,及其他學者等人共同召開「福島復原現況:日本東京電力重建之路」研討會。圖為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副會長廣瀨直己。(王貞懿攝)
有些政策倚仗的應該是專業,而非兩極評價的歷史定位,遑論意識形態。圖為中華核能學會邀請日本東京電力公司副會長廣瀨直己討論東京電力重建之路。(王貞懿攝)

五、民主就是好?

 Tony Blair(前英國首相)於2014/12/04在紐約時報刊登了專文,題目是「民主是否已死?」它的重點包括:

1、真正的民主,光有投票權是不夠的。

2、一些初出茅廬的民主國家,至少在短期內,不如一些獨裁國家有能力滿足人民的需要。

3、民主仍然是首選的制度,但它有「效能」(efficacy)上的挑戰。

4、人們對民主政治有一種普遍的不適感和幻滅感。

5.、的強大集團可能阻礙改革。

6、人民感受到缺乏改革的影響。但人們正在追求根本不是真正解決方案的「民粹主義」(populism)。

7、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民主,則現在是改進民主制度的時候了!

我們現在的「民主」是「人民當家作主」(For the People)還是「人民選出來的人當家作主」(For the People-Elect)?美國也一樣?每個人心中自有一把尺,但歷史將有它的解讀。

六、將來的發展?

真正合理的民主應該是「權利≈責任」。您一定聽過「人權」,但您聽過「人責」嗎?您也一定聽過「不要讓您的權利睡著了!」但您聽過「不要讓您的責任睡著了嗎?」在專制時代,權利<<責任,所以強調「人權」是合理的。但在民主制度下,權利>責任(「酒駕、風景區的垃圾、海洋的塑膠成堆」只是冰山的一角),在此情況下還要強調「人權」?不會覺得「過猶不及」嗎?強調「人責」應該比較合理吧!

在人權已經過度的社會下,要把人們已習慣的人權收回來談何容易!俗語說得好,「由奢入儉難,由儉入奢易!(如圖)」這大概是國父孫中山先生主張「軍政、訓政、憲政」,以按部就班的方式走向民主的原因!此點在歷史上也必將有所記載。

*作者為柏克萊材料工程博士,前國營事業主管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