斃命貨櫃:《低端的真相》選摘(1)

2018年08月30日 05:10 風傳媒
身為漂流遷徙的移民,東倫敦社會底層的華人,有些申請政治庇護,有的『非法』居留,他們的生活呈現了『經濟全球化』與『種族主義』的糾葛纏繞。圖為東倫敦街景。(秀威資訊提供)

身為漂流遷徙的移民,東倫敦社會底層的華人,有些申請政治庇護,有的『非法』居留,他們的生活呈現了『經濟全球化』與『種族主義』的糾葛纏繞。圖為東倫敦街景。(秀威資訊提供)

2007年,英國政府破獲大宗移民詐騙案,為首的帶頭大哥是臺灣人陳明宜。明宜熱心移民權益,助人無數,為何被捕?他到底是罪犯?還是濟弱扶傾的法律工作者?施威全記錄了東倫敦社會底層華人的遭遇,以及他們涉及的司法案件,例如『DVD謀殺案』與『兒童偷渡客』。這些漂流遷徙的移民,有的申請政治庇護,有的『非法』居留,他們的生活呈現了『經濟全球化』與『種族主義』的糾葛纏繞。英國是本書的場景,但作者也對照了新住民在臺灣的處境,批判臺灣社會媚西洋、賤南洋;臺灣社會歧視東南亞移民的成見,正是英國白人看待華人的眼光。

2000年6月18日,英格蘭多佛港海關,58位中國非法移民悶死在大貨車的貨櫃,慘烈的景象震撼歐洲,斗大黑體的標題佔據了各大英國報紙的頭版,輿論引述調查單位的說法,推論死者是如何地掙扎、窒息,絕望地走向地獄。54位男性與4位女性被發現陳屍在一個18米長,密閉的貨櫃裡,伴隨屍體的是一箱箱掩人耳目的番茄。這輛荷蘭籍的貨車從比利時的澤布魯日港上渡船,越過英吉利海峽,抵達英國的多佛港,被海關攔檢。開啟貨櫃門時,一股悶熱臭味襲鼻,僅存兩位男性躺靠在門邊喘息,掙扎渴望著空氣。被這煉獄景象嚇到的海關官員稍後接受心裡輔導,協助他們面對這迎面撲來的夢魘。

60位移民估計躲在貨櫃中有18小時,每個人只能綣屈在一張報紙大的空間,那幾天異常地熱,長時間日頭直照,造成了脫水;貨車司機怕海關人員聽到貨櫃裡的聲響,關上了通氣孔,造成窒息。這是他們每個人付給人口販運集團20萬人民幣後,得到的待遇。60位移民來自福建,是中國大陸出走海外移工潮的一部分,英國境管資料統計,2000年時,每月申請庇護的中國移民有500名,是過去的兩倍,在此同時,工黨政府也正緊縮英國的移民政策,一方面加速遣返的程序,同時提高庇護的門檻,百分之九十五的中國移民被拒絕居留,一連串措施驅使中國移民不再搭飛機、搭船入境,改採偷渡,成功的比率還比較高。英國的非法華人移民人數,在歐洲國家中最高,非法移民提供的廉價勞動力增強了英國經濟的競爭力。

20180821-《低端的真相》-女王陛下王茲爾斯監獄。(秀威資訊提供)
女王陛下王茲爾斯監獄。(秀威資訊提供)

是誰創造了非法移民的市場?同為英國人眼中的『華人』,我等留英學生們在網路上、私下地交換看法:長得跟我們一樣黃皮膚黑頭髮,他們怎麼會如此命運乖舛?面對英國朋友,有的臺灣學生急著解釋:『台灣人不是中國人』。長期的反共教育,讓臺灣學生可以理直氣壯地譴責中國政府,對貧窮落後的共產中國表示不屑,強調中國人非我族類。有的臺灣學生較人道心腸,面對英國人的關心有點尷尬。就好像電視上播出臺灣國會打架時,英國人問說:『到底怎麼了?』臺灣學生總有點手足無措。

何須尷尬?國會打架總比英國常常打仗侵略好多了。多佛慘劇也是,紡織、食品加工等英國資本,非法雇用移民勞工,結合人蛇集團騙他們英國黃金遍地,是應許之地,然後拉下鐵門,給予低於資本工資的工作條件,膳宿像集中營。是誰創造了非法移民的市場?誰該羞恥?

撇開道德譴責,看看一些數字與事實。慘死的移民恰好不是窮人。為了偷渡,他們必須籌資至少兩萬英鎊,給付給中國與歐洲的人蛇集團,這個數字代表他們的信用能力。也就是說,他們過去生活的儲蓄加上他們在中國大陸的借貸能力,再加上他們未來的工作能力,他們每人至少有兩萬鎊的身價,而這個數字是被偷渡集團決定的,也就是一個經過計算、貼近現實的市場價值。而在英國,7%的失業人口加上6%信用有問題的人,是連貸款資格都沒有。按照市場規則,信貸能力愈高的人愈富有,因此實際上,這些偷渡客比13%的英國人還有錢。別忘了,英國是個近兩萬美元的高平均所得國家,所以,放在世界市場尺度上,這些死者並不窮,在英華人無須為了有這些『窮』同胞而覺尷尬。

另個事實也該澄清。台灣眾媒體報導,說什麼英國的福利制度好,所以吸引非法移民。事實恰相反,如果偷渡是為了享受社會福利制度,一定得先申請庇護、取得身份,而在尋求庇護階段,享受不到什麼英國的福利制度。尋求庇護者,有的被限制居所,不能自由活動;有的政府不給現金,只有食物點券,生活情況只會比他們在自己國家還糟糕。就算取得身份了,好手好腳沒家累的,申請社會福利根本過不了。所以,移民不是為了享受福利而來。

講白了,偷渡是要來賺錢的。花了大把銀子偷渡而來,光靠社會福利救助,如何攢錢與還錢?偷渡者是勞動者,非被救助者,他們是英國經濟發展的貢獻者。

為何這種現象在中國的改革開放之前少發生,而在1990年代全球化的熱潮下頻頻出現?什麼因素形成了移民勞工市場的存在?一方面,改革開放造就了中國驚動世界的經濟奇蹟,成為開發中國家欣羨的典範,但這個成就是奠基在農村的破產上:國營企業被支解、社會安全網崩解,農村青年或到珠海、東莞陪臺商睡覺,或者冒險遠渡重洋,他們匯回農村的錢讓老家得以繼續生存,基礎建設得以維持。所以,評議多佛慘案的臺灣學生不應不屑中國的窮,應該『佩服』中國政府此種犧牲人民以致富的手段。

另一方面,全球化熱潮,跨國資本全球四處流竄,理想的情況下,資本會跑到每個有勞工的地方。但是,資本主義的全球化從來就不是這樣,資本不會跑到窮鄉僻壤先造橋鋪路通水電。因此,資本流動,勞工也不得不流動,資本更刻意地徵召這種人流。資本流動靠電匯,人流靠腳、靠船、靠車、靠偷渡。『全球化』、『自由化』對資本是有差別待遇的,英國的紡織、成衣、食品與農場等中小企業,許多無法像大資本企業一樣,前往印度、菲律賓、香港,他們留在英國。沒有便宜的勞工怎麼辦?人蛇集團就當起外勞仲介公司了。移民勞工們,不幸的死在路途,未死的,他們的雙手生產了台北街頭四處可見,『MADE IN ENGLAND』的英格蘭西裝毛料。多佛慘案的屍體和你我身上的西裝屬於同一條生產線,差別只在,他們是瑕疵原料。

20180821-《低端的真相》-女王陛下王茲爾斯監獄。(秀威資訊提供)
女王陛下王茲爾斯監獄。(秀威資訊提供)

談英國多佛慘劇,其實是在評論台灣自己。只從臺灣民族主義的立場看待此案,只會更僵化我們既有對中國大陸『落後』的刻板印象。更重要的是,台灣沒有多佛慘案嗎?1990年的閩南平漁船慘案,大陸人也是被悶慘死,不同的是,前者是入境,後者是遣返;前者悶死人的是貨運司機,後者是代表臺灣官方的國家軍隊。26名福建人被臺灣軍警趕入一公尺多高的狹小船艙中,然後封死頂蓋,25人被活活悶死。英國媒體一片譴責歐洲人蛇集團的暴利,那臺灣呢?東南亞移民勞工在臺灣工作,頭一年半賺的錢都在還債給仲介,臺灣政府該如何面對?

2001年的春天,多佛慘案在英國皇家刑事法庭審判,生還者在庭上的證詞確認了偷渡者每人付給人蛇集團的價格是兩萬英鎊,從此開始了他們的死亡旅程。他們一小群、一小群地先從福建搭飛機到北京,再持合法的護照從北京飛到南斯拉夫首都貝爾格勒,在貝爾格勒他們被藏匿在一處居所,每個人拿到一本偷來的、經過變造的亞洲護照,大部分是韓國護照,然後被送到匈牙利。接下來被分批載在廂型車裡,經過奧地利、法國,抵達荷蘭,藏匿在鹿特丹郊區的倉庫裡,60人匯集,一起等待機會前往英國。搭上貨櫃時,鹿特丹的人蛇集團與貨車司機準備了個水桶,當作廁所,也準備了水,但很快就喝完了。當貨車快抵達口岸時,司機關上通氣孔以躲避海關的檢查。貨車駛上渡輪後,司機停妥車子,到餐廳享受了頓晚餐並看了兩部影片,就在此時,貨櫃裡的空氣漸漸耗盡,原本虛弱的偷渡者開始慌張,他們移開一箱箱的番茄,踢門、喊叫,但沒有人聽聞,直到一個個昏迷、死去。

58條人命,貨車司機被判要為每條人命服六年的徒刑,但刑期可以合併執行,並因為共謀犯罪,要服八年徒刑,他總共被判十四年;同時在英國的一位華人翻譯,她擔任這60位移民的在英聯絡人,也被判刑六年。

20180821-《低端的真相》書封。(秀威資訊提供)
《低端的真相》書封。(秀威資訊提供)

*作者為國立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所碩士,倫敦大學伯貝克法律學校博士。曾任新北市政府經濟發展局局長、行政院中部辦公室副執行長、陸委會主任委員辦公室主任,2012年受邀參與美國國務院國際領袖人才訪問計畫,著有《地方派系》(揚智出版社,1996)一書。本文選自作者新著《低端的真相:街頭律師眼中的東倫敦華人移工》(秀威資訊出版)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