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版淡馬錫、鐽震案再現?台杉1年收取2.5億管理費,真能帶動台灣產業轉型?

2018年08月31日 08:31 風傳媒
同樣是百億規模的產業轉型基金,台杉的創投基金卻迥異於馬政府時代的加強投資策略性製造業、服務業與文化創意產業實施方案。圖為台杉國家投資公司與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在台杉鳥巢(Nest)共同舉辦「台灣創業家沙龍」系列對談。(資料照,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提供)

同樣是百億規模的產業轉型基金,台杉的創投基金卻迥異於馬政府時代的加強投資策略性製造業、服務業與文化創意產業實施方案。圖為台杉國家投資公司與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在台杉鳥巢(Nest)共同舉辦「台灣創業家沙龍」系列對談。(資料照,亞洲.矽谷計畫執行中心提供)

台灣經濟陷入瓶頸,總統蔡英文在競選期間拋出了「國家級投資公司」的政見,這個構想在去年下半年「台杉投資」掛牌成立後正式實現,然而,同樣是百億規模的產業轉型基金,台杉的創投基金,卻迥異於馬政府時代,加強投資策略性製造業、服務業與文化創意產業實施方案。為吸引國際級投資經理人進駐,國發基金與泛公股不僅支付「出資總額」2.5%的管理費,基金投資獲利,台杉同時得收取獲利20%的「表現費」;相較之下,馬政府時代產業轉型基金,僅支付民間創投「投資餘額」的2%,文化部的文化創意基金當初委託12家民間創投,每年收取數百萬管理費,都曾遭到文化界批評。

一年收取2.5億的台杉投資,到底能培育出台灣的淡馬錫,還是另一個「鐽震」?

宏達電敗給三星與蘋果,台灣成立主權基金的主張再起

帶動台灣經濟成長30年的資通訊產業,在2013年開始喪失成長動能,曾經是台灣之光的宏達電,在國際競爭中敗給了南韓的三星與美商蘋果,台灣成立主權基金的主張再度響起。主權基金的議題從扁政府時代吵到馬政府時代,台灣政黨不分藍綠,都希望能夠成立類似新加坡淡馬錫的主權基金,但在政府缺錢缺人的情況下,類似的芻議都無疾而終。

為了推動產業轉型,馬政府在2012年與2013年,分別通過了「加強投資策略性服務業實施方案」與「加強投資策略性製造業方案」,國發基金分別匡列100億元,由經濟部工業局委託民間創投投資製造業與服務業。

曾任經濟部長與國發會主委的杜紫軍表示,當初之所以委託民間創投執行,主要係因為「民間經營,會比半官方或官方較好」。

20180619-長風文教基金會「台灣能源政策」記者會 ,前經濟部長杜紫軍。(甘岱民攝)
曾任經濟部長與國發會主委的杜紫軍表示,馬政府時代的加強投資策略性製造業、服務業與文化創意產業實施方案之所以委託民間創投執行,主要係因為「民間經營,會比半官方或官方較好」。(資料照,甘岱民攝)

蔡政府上任,國發會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

類似國發基金出錢,委託民間創投投資的模式,係脫胎於扁政府時代,蘇貞昌擔任閣揆的「加強投資中小企業實施方案」,當時國發基金共匡列100億元,委託民間創投投資,為了避免道德風險,特別設計了「共同投資」(Co-investment)的模式,所有投資案,民間創投必須從自己口袋,拿出1元投資,國發基金才會相對應加碼投資3元。

2016年蔡總統就任不到1個月,時任國發會主委的陳添枝提出了「三駕馬車」推動產業轉型的政策,除了以1000億元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之外,還宣布將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

陳添枝當時特別強調,國家級投資公司,是「非傳統」作法,創意前所未見,該基金與新加坡淡馬錫等主權基金不同,「是國發基金現有功能再擴充,不需經過立法」,報行政院核定後,馬上可以執行。國家級投資貿易公司兼具投資與貿易的功能,除國發基金出資外,也將引進國營企業、政府基金及民間企業作為股東,由政府主導、民間經營,配合新南向政策,協助企業開拓海外市場。

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陳明仁攝)
2016年蔡總統就任不到1個月,時任國發會主委的陳添枝,提出了「三駕馬車」推動產業轉型的政策,除了以1000億元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之外,還宣布將成立國家級投資公司。(資料照,陳明仁攝)

去年5月,國家級投資公司台杉投資籌備成立,負責創投基金管理的「台杉投資管理顧問公司」資本額預定為2億5,100萬元,目前實收資本額1.26億,工研院、國發基金與台銀分別持股59%、39%與0.8%。

「台杉基金幾乎全是公股投資,卻可規避立院監督」

儘管,台杉投資管理顧問公司目前募集的二檔基金,幾乎全部都是公股投資,但台杉卻可以規避掉立法院監督。日前,國民黨立委曾銘宗質疑,國發基金刻意拉工研院所屬的創新工業公司當股東,形式上讓政府出資比率不過半,以「純民營」的表象,便可完全逃避立法院與政府的監督,但事實上這家「民營」公司的資金全來自民脂民膏。

20180801_國民黨立院黨團質疑,民進黨搬走銀行105億。台杉水牛創投。(翻攝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臉書)
國民黨立委曾銘宗(中)曾質疑,國發基金刻意拉工研院所屬的創新工業公司當股東,形式上讓政府出資比率不過半,以「純民營」的表象,便可完全逃避立法院與政府的監督,但事實上這家「民營」公司的資金全來自民脂民膏。(資料照,取自國民黨立法院黨團臉書)

台杉不僅在股權結構上「半官方」色彩迥異於馬政府時代產業轉型基金委託民間創投,受惠於2015年《有限合夥法》立法,台杉在創投管理費與盈餘分潤機制上更是「高人一等」。

以台杉成立後募集的台杉水牛物聯網基金水牛二號生技基金為例,2檔基金均為有限合夥形式,在《有限合夥法》立法以前,台灣境內設立之創投基金,係依據《公司法》註冊登記。

台杉2檔「有限合夥」基金,每年手續費高達2.5億

創投公會主管表示,以往國發基金投資之創投基金,其投資管理費的計算方式,係以該基金之「實收資本」為計算基準,收取2-2.5%左右手續費,換言之,就是基金投多少、管理費收多少;但台杉的有限合夥基金,在投資管理費則是採用美式創投 payout capital 模式,即是以「募資總額」計算。

這樣的計算模式,讓台杉創投2檔創投基金,即便在第一年草創初期,就可以依據「委託經營契約」向基金出資人收取2.5%的管理費。以第一檔台杉水牛物聯網基金募資規模46.5億元,加上第二檔水牛二號生技基金募資59億元計算,合計百億的規模,每年的手續費進帳就高達2.5億元。

杜紫軍:台杉投資決策難免受「非商業性因素」影響

杜紫軍表示,根據國發基金過去運作經驗,官方與半官方機構在投資上,多少會有「非商業性因素影響」,導致投資績效低於民間機構,這也是馬政府時代「加強投資策略性製造業」與策略性服務業,委託民間創投投資的主因;但台杉是一家「半官方」創投,投資決策上難免受到「非商業性因素」影響,這是台杉第一個問題。

「創投,最重要的是投資經理人,出資人在投資創投基金以前,第一要看該創投由誰主導?有無專業投資人員?過去的投資績效為何?再決定該不該支持。但如果以媒體報導,台杉最近才覓得總經理(沈志隆),在此之前,參與投資的公股銀行,董事會在評估參股案以前,是否有先評估該基金投資經理人與經理人投資績效?顯然公股銀行在參股台杉基金過程,相關的評估並不周延。」杜紫軍表示。

另外,台杉2檔創投基金,以百億元「募資總額」的2.5%計算投資管理費,若以一家剛成軍不久的創投標準來看,這樣的管理費也有偏高之嫌。

「台杉創投剛成軍不久,投資管理費卻偏高」

杜紫軍表示,國發基金委託民間創投投資的投資管理費,依據其投資屬性,收取2-3%的管理費,台杉的2.5%管理費雖在業界標準,「但100億元基金,每年收取募資總額2.5%,其實是很不得了的數字」,國發基金過去針對類似大型民間創投委外投資案,多半會在「委託經營契約」上訂定特別條款,要求以創投基金的實際投資金額計算管理費,尚未投資的閒置資金,基本上不應收取2.5%的管理費。

國民黨立委曾銘宗則說得更直白,「哪有人這樣投資的?沒有貢獻,收什麼管理費?」曾表示,「政府要提高國家級投資公司經理人待遇,希望專業投資經理人待遇符合市場機制,這我們贊成,但是要公開透明,基金管理費也要合理,台杉以出資總額的2.5%計算管理費,已經明顯偏離行情。」

20180815-國民黨立委曾銘宗15日出席國民黨高雄市長參選ˋ人韓國瑜召開「倒數101天高雄CEO韓國瑜『打造高雄,全台首富』拚經濟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立委曾銘宗以金融機構募集私募股權基金為例,強調國家級投資公司的投資管理費應該分二級收費,對於尚未投資的閒置創投基金,即便要收取所謂的「承諾費」等相關費用,比率也要非常低。(資料照,顏麟宇攝)

曾任金管會主委的曾銘宗,以金融機構募集私募股權基金為例,強調國家級投資公司的投資管理費應該分二級收費,對於尚未投資的閒置創投基金,即便要收取所謂的「承諾費」等相關費用,比率也要非常低,否則台杉2檔基金存續期間長達10年,10年下來收取的管理費,就超過20億元。

曾銘宗質疑台杉「裡面都是政治色彩非常明顯的人」

對於台杉的投資經理人,曾銘宗也高度質疑,「泛公股銀行之所以參與台杉基金,都是看行政院的面子,台杉的管理費這麼高,裡面聘僱的人都是專業人士嗎?從目前台杉檯面上的經理人,包括台杉投資董事楊育民、台杉水牛二號基金的普通合夥人「台杉生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張鴻仁,都有很高的同質性,台杉裡面還有邱義仁之子邱南璋,曾批評,「台杉明明是泛公股,卻設計成民營創投,裡面都是政治色彩非常明顯的人。」

曾銘宗同時質疑台杉2檔有限合夥基金的分潤機制,根據《有限合夥法》第28條,「有限合夥分配盈餘,應依有限合夥契約之約定;未約定者,則依各合夥人出資額比例分配」,但根據台杉水牛二號基金出資人與普通合夥人「台杉生技股份有限公司」所簽訂之有限合夥契約,台杉在基金投資獲利時,可以收取「表現費」(俗稱 Carried Interest 條款),收取基金投資獲利之20%。

然而,曾銘宗質疑台杉生技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額只有50萬元,投資59億元水牛二號基金,日後若有獲利竟可分到基金盈餘的2成。投資水牛二號基金的公股銀行,在投資決策上完全授權台杉生技股份有限公司,對於普通合夥人的投資決策,「缺乏相對應監督機制,投資條件不符合公平合理原則,根本是呆子!」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