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行政不法」的病毒,重度感染蔡英文政府

2018年09月21日 06:20 風傳媒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一頭熱地拚選舉,把法制法度放一邊。圖為蔡英文在中常會聽取縣市「政績報告」。(陳品佑攝)

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政府一頭熱地拚選舉,把法制法度放一邊。圖為蔡英文在中常會聽取縣市「政績報告」。(陳品佑攝)

看著自己民調一路下滑,蔡英文總統不知道可曾試著回首來時路,問問自己:如果不這麼走,情況會不會有所不同?這個問題可能白問了,因為照自我感覺無限良好的蔡英文的一貫說法,「改革必然有陣痛。」最近還多了一個說詞:「假新聞泛濫」。

行政院發言人卓榮泰不厭其煩地說明,行政院成立即時新聞澄清專區以來查獲七百一十二則「假新聞」,不旋踵又澄清表示數字誤植,應五百零三則,不論是七百多則或五百多則,蔡英文若有心應該自己上線拿細看看,行政院都「抓」到了哪些「假新聞」?以至於連球后戴資穎臉書建言改善體育環境都被列入,又被噓爆。如果蔡政府不是以「假新聞」的敵意,而以「回應民怨與建言」的心態看待,與民意的互動會不會有所不同?

以敵意對民意,民心豈能不疏離?

很遺憾的,蔡英文自就任總統以來,她和執政團隊承諾的「謙卑與溝通」愈來愈少,「敵意」却隨著選舉逼進(或選情低迷)而與日俱增,而且,從來不自問為什麼她口中、心中的「改革」,會引起這麼多反彈和不滿?反年改與清算國民黨產的違憲爭議討不到一個釋憲機會固不待言,有太多數不勝數的大小案例比較,反應蔡政府鮮明地畫分敵我,讓「獨立機關」不知超然於政黨為何物,讓理當依法行政或行政中立的文官,竟無中立之路可行。

促轉會被揭發的「張天欽打侯事件」當然是箇中經典,此案活生生揭露蔡政府所謂的「轉型正義」,只是選戰工具。此案若非吹哨者挺身為證,難講會不會又一棒被蔡政府打成「假新聞」?當眾人錯愕於張天欽自甘「東廠」,極端不得體發言的同時,才驚覺原來「張天欽們」無所不在;促轉會新任發言人楊翠痛駡「雙手沾鮮血的政黨,竟敢指控他人手染鮮血」之際,她也犯了相同的錯誤,促轉會要追索的是歷史真相,要究責的是「歷史上的那個威權獨裁政黨」,而不是如今與民進黨合法爭逐政權的在野政黨,促轉會錯亂於今時與昔日,才會發生沒頭沒腦既無檢察官搜索狀,更無法官裁判公文書的情況下,查抄國民黨智庫,這樣的「轉型正義」除了製造新的仇恨,如何服人?

促轉會如此,不過是有樣學樣而已,黨產會早已經錯亂了兩年多!行政權片面認定不當黨產、片面認定附隨組織、未待法院裁判即行查封、甚至還有自行收歸國(縣)有(宜蘭縣政府逕行變更救國團資產為縣產)…,凡此種種無一不符合「行政獨裁」,這就是權力的終極嘲諷─高舉正義大旗的民進黨、蔡英文政府,所做所為與他們厭恨的兩蔣政權,不過是一步之遙。

20180820-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政基金會)20日招開記者會痛批,促轉會僅憑一紙公文就要求調查國政基金會大樓,質疑這是「政治操作」。(截圖自國政基金會粉專)
國民黨智庫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國政基金會)20日招開記者會痛批,促轉會僅憑一紙公文就要求調查國政基金會大樓,質疑這是「政治操作」。(截圖自國政基金會粉專)

文官中立民進黨也有功,何以全忘記?

中央如此,地方何能不有樣學樣?又是一個被爆料的錄音檔,屏東縣觀傳局長黃建嘉幹話連篇,飆駡屬下十九分鐘,一要文官配合選舉提供協助;二要部屬不服就押寶另一邊(國民黨縣長候選人蘇清泉);三要想請假的部屬搞清楚准不准假准哪天假,權力在他,還強調這是「國家給我的權力」;四是既用特權進縣府就少嘰嘰歪歪;被爆料後黃建嘉迅速辭職,顯然,黃建嘉非常明白自己犯了多大錯誤!

屏東縣自立法院長蘇嘉全當選縣長後,民進黨執政長達二十年,縣府文官能用「特權」進縣府,靠哪一黨的特權更多不言可喻,此其一;文官中立在民主化三十年來漸次從法制到形成共識,民進黨限期執政縣市不在少數,政務官難免拚選舉,文官心向綠營不在話下,但真沒見過事務官如此堂而皇之施壓文官協助選舉之事,果若發生,那就是違反法制,文官連下班都不能介入選舉,何況還要加班拚選舉?此其二;民進黨屏東縣長潘孟安這次是拚連任,就算被燕子颱風掃到颱風尾(大阪辦事處長蘇啓成輕生前,潘正在大阪訪問),選情有急到慌不擇徑嗎?此其三。

民進黨做為輪替國民黨一黨執政的本土政黨,所有符合民主基本要求的法制,很大部份要拜民進黨努力之功,包括文官中立!民進黨豈會不知?遺憾的是,所有對政黨節制的要求,民進黨只衝著國民黨,於民進黨完全無用,這不是無知,而是故意!

姚人多委屈私下幫忙,無視高孔廉絕口不談選舉

台北市長柯文哲聘任文化人小野担任競選總幹事,却被批評文化(行政)不中立,小野為避嫌請辭所有相關職務,包括台北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和影視音實驗機構校長,柯文哲忍不住感嘆,「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和海陸會副事長兼秘書長姚人多要不要趕快模仿?」

他們會模仿嗎?陳菊接全民進黨新北市長蘇貞昌競選總幹事之前,輿論即多有不宜之評,儘管陳菊是政務官、特任官,但以其職務角色適合嗎?國民黨執政時期從無總統府秘書長兼任(總統)大選總幹事的前例,反倒是民進黨總是讓府秘書長擔綱輔選,邱義仁蘇貞昌皆如此,但從未有總統府秘書長為縣市首長競選總幹事前例,法無明定不可,陳菊算是創例了。

至於海基會能輔選嗎?就拿江丙坤為例,二00九年縣市長選舉,仍為國民黨副主席的江丙坤甚至未被分派輔選任務;二0一一年以國民黨副主席身份赴上海,被痛批「不知分寸」;至於副董事長兼秘書長高孔廉在任期間,根本絕口不談選舉。姚文智指姚人多未兼任何職務也未支酬,姚人多更臉書貼出機車夜的照片,強調他都是下班的義務幫忙,對姚人多而言,這或許是橫豎海基會無事,閒來幫忙朋友的人情義理,但於體制難免有虧,但這正是民進黨視而不見的。

從拔管到擋公投再送件,內政部連停職規定都說錯

簡單講,即使二度執政,民進黨對「政府」還是陷於「一黨之政府」,他們看到國民黨各種不當之事,却看不到自己不宜之處。法律,只是他們尋找有利於己的參考座標,當不利於己的時候,就跳過不理。選舉如此,行政施為莫不如此,兩個簡單的小例子,中選會自創「概略點收」,在法定截止收件日前拒絕以核養綠公投再送件,既無視公投法並無禁止再送件,更無視為抗議而靜坐絕對的提案人,二萬多再送件之連署書,能掀起的反感,豈只有二萬多顆人心?

再比方說,宜蘭縣代縣長陳金德因為在高雄市環保局長與副市長任內兼營民宿和文創公司被彈劾,並移送公懲會,陳金德委屈的抗辯,全國類似情節不下千人,何獨針對他一人?內政部為他解釋停職、解職規定不包含彈劾,因此陳金德可以續任代縣長。

陳金德看到了自己的委屈,沒看到台大的委屈,同樣兼獨董未揭露何以郭旭崧可以就任陽明大學校長,而管中閔不能就任台大校長?內政部的解釋對也不對,根據公務員懲戒法包括公懲會和主管機關(內政部)都可視情節,「先行停止其職務」,內政部一介文官哪敢停民進黨代縣長之職?但不能曲解法律,內政部可以說陳金德被彈劾情節並未嚴重到必須停職,就是不能說停解職規定不包含彈劾!事實上,前台中市長林柏榕就曾因為衛爾康大火案被彈劾後遭停職半年的處分,這個處分,民進黨也要居一功!

要數民進黨不知行政為何物、不知政府為何物、不知法制為何物…,已到了罄竹難書的地步,民進黨自我摧毀也罷,可怕的是,文官系統亦近乎半毀,「拔管案」早露端倪,從教育部、內政部、法務部一干機關,對律法的認知全部崩潰,到如今連停解職規定都一嘴糊塗,可嘆的是,蔡英文總統還是法律人出身!她的前輩陳水扁是「玩法」!她是「不知法」而弄權!政權崩壞民心始,蔡英文政府的「行政不法紀事本末」還有得寫!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廿八年如一日,就是愛新聞。不怕政客浪淘盡,不怕字多鍵盤敲斷手,就怕滿櫃雜書讀不盡,而且恐懼必然成真。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