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參照德國對付共產黨的「除垢法」執行轉型正義!

2018年09月22日 07:10 風傳媒
立院國民黨團針對促轉會重大爭議事件,「拜會」總統府。(陳品佑攝)

立院國民黨團針對促轉會重大爭議事件,「拜會」總統府。(陳品佑攝)

「只講立場,不問是非」就是幫派政治。

只要是我方人馬,不管你對錯,一律挺你到底;只要認定你是非我族類,當然也就集體撲上霸凌到底。國民黨是政治幫派化的老祖宗自不待言,民進黨有樣學樣,還學得更精化且還更粗暴則是個深沉的悲哀!我們是否細思過:難道這就是我們所期待的民主政治嗎?難道這就是我們戮力以赴所要營造的公民社會嗎?

每個政治小幫派都藏有一段不堪與聞的真相

國民黨威權政治所豢養的「恩庇侍從系統」由於時間夠長,讓這套系統得以完成自我進化的基因,並衍生出一種內部各自默認的自肥或相互掩蔽的諸多潛規則,繼續寄生在對強人宣示效忠的陰影底下。而一旦強人殞逝,此一侍從關係就會從所蟄伏的威權陰影中逐漸走到亮光處,並各自集結成一個個小利益共同體,也就是權力關係上的「政治幫派」。比方,我們常聽到的:「金融幫」、「財政幫」、「教育幫」、「體協幫」、「核電幫」、「司法幫」、「都更幫」等等不勝枚舉。這些已然成形的小恐龍,在既有政府官僚體系中,都佔有一定的決策影響力,其中勢力稍大者會開始進行權力尋租,以圖擴展更大影響力,稍小者則只能靜待被有權者收編的機會。但無論恐龍大小,基本都藏有一段不堪與聞的汙穢往事。這汙穢往事就成了必須緊密蓋妥且千萬不可洩漏的「真相」。

2016年1月16日小英勝選之夜,群眾歡騰地高呼「政治翻轉」、「世代翻轉」,兩年半時間溜滑過去了,台灣人民有誰能體會到這所謂「翻轉」的微弱感覺嗎?沒有吧!不僅只是沒有,而且台灣的政治環境似乎益加惡化了!於是有人開始置疑「民主危機」,甚至有人以「民主內戰」形容之。

今年4月2日,曾經自詡為自由主義者的前行政院長江宜樺跑到敵國北京去暢言說:民進黨政府的「轉型正義」,猶如用民主手段在打沒有槍炮的內戰,可看出目的是消滅與其競爭的政黨。他認為這不該是民主的常態,也會是台灣政治發展的隱憂;對於蔡政府的去中國化作法,他認為即便表面上切割,但作為文化無法說切就切,仍會以另一種面貌表現出來。

爛好人的「促轉會」主委黃煌雄面對此一極具惡意的攻擊言論,竟然還能忍住不發,一直挨到6月4日,才因傳說中「有姚人多在抱怨黃煌雄未反擊」,並私下指黃「該罵」,而才終於緊急發出千字文聲明,正式駁斥江宜樺形容「轉型正義如同沒有槍砲的民主內戰」之不當發言,該千字文寫道:

「蔡英文總統以及包括我在內的促轉會成員,都一再強調,轉型正義絕對不是要消滅某個特定政黨,絕對不是內戰,也不會是戰場。這一點,我跟所有促轉會成員,在未來會拿出具體的行動來證明「民主內戰」的說法乃是不必要的疑慮。」

促轉會出事,黃煌雄使不上力卻得背鍋。(郭晉瑋攝)
促轉會主委黃煌雄接任時就強調,轉型正義不是民主內戰。(郭晉瑋攝)

歷史真相迄今不明,國民黨才敢「這麼囂張」

黃煌雄主委也在聲明中再度強調「促轉會首要又最基本的工作之一,是挖掘真相,追求真相。揭露真相是為了釐清責任,揭開歷史傷口的目的不是政治清算,激起對立,而是要伸張公義,使亡者得以安息,撫慰家屬受傷的心靈與邁向寬恕。」

只是不知道黃主委是因為過度天真或故作糊塗:單就挖掘真相、追求真相、揭露真相這三項目標工程,即已足以讓國民黨過去幾十年所累積的罪惡而被打落到第19層地獄裡去了。無論是228事件也好,白色恐怖案件也好,都是見不得光的歷史罪證,目前的黨國二三代,誰也沒把握敢確認:他們的父祖輩們究竟曾經沾染過多深重的血跡?一旦真相全都被挖掘出來,他們還如何能在台灣這社會立足?還如何能在其正盤佔的既得利益位階上繼續馬照跑、舞照跳?

所以,對黃主委而言,真相的揭露,可能「很善良」地以為只是個歷史刨根的考古題目,對諸多惡靈之晚生後輩,卻無異於對其先人父祖輩開棺鞭屍並逼其引火焚身的悽慘境地。質言之,促轉會追求真相的任務就是扮演在陰曹審判的閻王角色,逼令那些惡貫滿盈的黨國劊子手們之多端惡行紀錄,全都必須現形而無所遁逃。

而,這也才是國民黨黨徒們對促轉會這麼恨之入骨,且欲除之而後快的根本道理。

所以,黃主委說促轉會的任務是要「挖掘真相,追求真相。揭露真相」,這上半句是正確的。可憾的,他另外的下半句卻是輕忽了真相的實際威力。當他說:「揭露真相是為了釐清責任,揭開歷史傷口的目的不是政治清算,激起對立,而是要伸張公義,使亡者得以安息,撫慰家屬受傷的心靈與邁向寬恕。」爛好人的黃主委可就錯得離譜了。

2018年9月17日,張天欽「東廠」事件餘波蕩漾,國民黨立院黨團突襲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國民黨立院黨團)
2018年9月17日,張天欽「東廠」事件餘波蕩漾,國民黨立院黨團突襲行政院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促轉會)(國民黨立院黨團)

揭開歷史傷口的目的本來就是「政治清算」

首先,「揭開歷史傷口的目的不是政治清算」這句話,就是個語意上的虛矯。要追求真相卻又掩飾說不是政治清算,那你還能想找到甚麼真相?國民黨徒們根本不可能相信你這說法所內涵的欺矇成分,卻極大可能地誤導了所有對「轉型正義」充滿期待與盼望的支持者們。

「轉型正義」本來就是個政治問題,228或白恐案件的當事者們,在當年都稱之為「叛亂犯」或「政治犯」,當然都屬政治問題;而國家暴力摧殘侵害人民身家性命的人權迫害,也必然屬於政治問題。政治問題政治解決,天經地義。既然要政治解決,就一定是政治清算。黃主委要當爛好人,兩邊不得罪就一定是兩面都一起得罪,這是黃主委不適任促轉會主委的最重要原因。

再者,說「促轉會要伸張公義,使亡者得以安息,撫慰家屬受傷的心靈與邁向寬恕。」對亡者或對家屬最大的交代與慰藉就是找出加害者的全部名單,並將之牢牢釘死在史冊上,很簡單。而這才是真相,這才叫轉型正義。卻,也就是國民黨徒們最最恐懼與害怕的超級一等大事。

從李登輝開始,歷經陳水扁、馬英九、再到小英總統,每年一到228日就代表政府一鞠躬並致歉意,這代表了這個政府已承認:威權時期侵犯人權的諸多暴行是錯誤的。然而,那段歷史中的所有罪惡就只是這樣的認錯道歉而能虛應過去嗎?

侯友宜敢說迫害黑名單與異議者是對的嗎?

許多人一提起這段歷史罪惡就輕易地將責任都推給蔣介石和蔣經國。如此一來,剛剛好就讓所有幫兇從犯們安全下庄,順利脫御加害者的染血責任。一如侯友宜所樂道的:「公務員奉命行事,問心無愧!」

誠如專欄作家張鐵志先生憤而在其臉書上PO出來的鏗鏘之文:

「侯(友宜)跟艾希曼一樣認為他和同事都只是奉公守法,所以不應該被清算。但除非現在的他敢說迫害黑名單與異議者是對的,他當然可以坦然面對過去。但只要他認為那個法律是威權時代的錯誤,他就必須知道,作為一個執法者,他也是犯了道德上的錯誤。在國際上,對於威權時代執法者所犯的過錯,都有被檢討,甚至是判刑,例如上述希特勒政權的執法者如艾希曼被判了死刑。此外,在許多新興民主化國家,對過去威權體制的執法者、司法官與公務員是處罰其不得繼續擔任公職。就算沒有這些「懲罰」,在很多國家起碼是有對這些人當年做的事情提出道德判斷:這個社會,和他們自己,要知道、承認那是錯誤的》

可以forgive,但不可以forget。

所以,對於當時政治受害者指出你作為執法者協助了威權政體迫害人權,侯友宜應該要說的是對不起,或者還可以說我們是那個時代的不幸產物,未來我們不會再讓這事情發生。但不能說,我們只是奉公守法,不能檢討我們。更不能說,有這個必要嗎?要往前看。

顯然,這是對人權完全無知。應該要罰你上一學期轉型正義課。」

何以歷任總統都要道歉?可是侯友宜卻猶不認為自己的行為有錯?這樣的加害者身分還居然能厚顏無恥地繼續從事公職,甚至繼續偽裝成「受害者」繼續參與選舉?台灣還有甚麼是非公理?

E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20日持續勤跑基層,進行「百市萬攤跑起來」計畫,上午到新莊區四維市場與成德街市場,踏入綠營票倉區掃街拜票。(羅暐智攝).JPG
國民黨新北市長參選人侯友宜曾為刑警,該為轉型正義負責嗎?(羅暐智攝)

壞事你沒做,何必擔心促轉會?

這次因張天欽的理盲濫權而導致促轉會受到巨大衝擊之際,國民黨徒們果然抓到機會及時大陣仗攜手上門踢館。主委黃煌雄又是扮演老好人的哽咽形象,不敢將無理取鬧的踢管者狠狠訓斥。幸好有新任發言人楊翠勇敢在臉書上PO文直接質疑國民黨:「一個過去手染無數鮮血的政黨,竟然可以如此狂言,指控別人手染鮮血。但促轉會手上究竟染了『誰』的鮮血,他們真的杜撰得出來嗎?」

楊翠在前天繼續以高姿態質疑國民黨:「壞事你沒做,何必擔心促轉會?」

我必須藉此大聲讚美楊翠,她完全說中了「轉型正義的核心問題」了。

促轉會不是道德機關,也不是法律機關,而是法定的執行機構。只要大膽用心地把歷史真相徹底挖掘出來,讓加害者一個不漏地全都曝曬到陽光下,自然就會由整個社會去給出最公正而合理的論斷和審判。

我願意聲明:完全支持參照德國對付東德共產黨的「除垢法」案例,在台灣進行轉型正義。這沒必要像民進黨現在這樣既要做事卻還要遮遮掩掩!但也絕不能像張天欽那樣關起門來偷偷摸摸地玩法弄權。

德國的現實型態,因為仍有西德的既有體制可以撐住,所以對於東德共產黨的轉型正義可以採取最嚴厲的除垢手段。果真要在台灣採用除垢法,也許仍須要做相當程度修正的探討。

20180921-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912專案調查報告」記者會,發言人楊翠。(甘岱民攝)
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發言人楊翠痛斥國民黨,沒做壞事何必擔心促轉會。(甘岱民攝)

為了「讓未來不再」,全社會對它的反省是必要的

文尾我仍必須再次借用吳乃德教授所撰寫的《服從權威是邪惡的根源嗎?》一文的一段話做結:

「侵犯人權的執行者和行動,來自不同的權力階級、機構歸屬、和行動方式。有發號施令的,有接受指令而執行的。有身處執行機構的,如警備總部和調查局;也有身處其他的政權輔助機構的,如行政體系、教育機構、和媒體。行動方式有依法令而執行的,如逮捕、判決、監禁;也有超越法律的,如陳文成案、江南案、和林家血案的政治謀殺。不同的階級、不同的機構、和不同的行動方式,應有不同的道德責任和反省角度。

可是至目前為止,不論掌握何種權力位階,不論身處何種機構,我們對這項重大的問題一直沒有反省。由於政治迫害官僚化的本質,除了少數政治謀殺例子之外,我們或許不用對其中的「公務員」做法律的追究。可是為了「讓未來不再」,全社會對它的反省卻是必要的,反省我們為了個人的方便、個人的工作、個人的政治生涯,支持、配合迫害人權的政權。」

反省,是公民社會極其重要的內生基因。但是,如果我們的媒體或言論自由仍還像威權餘孽們繼續在玩「幫派政治」的「只問立場不論是非」,則反省永遠都只是在上飄飛的空氣罷了。

張天欽玩弄權柄有罪而即時去職,小英和賴神即時鞠躬道歉,只可惜黃煌雄不敢正面拒斥上門踢館的國民黨徒眾的無理取鬧!這種人,我們還敢對他所要進行的「轉型正義」有所期待嗎?

坊間有個譬喻:將一把最有權力的尚方寶劍授予一位最膽小怕事的迂官腐吏去執行能讓社稷得以立千秋萬載之大事業,你敢想像能會有甚麼好結果呢?

*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