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爭議訊息就是網路霸凌可以要人命!

2018年09月29日 05:40 風傳媒
作者認為,網路散播的訊息就可致人於死,國家亦然;到了新媒體時代,更可以一言化為千萬語,在網路上改變人心,改變國家的方向。(資料照,圖/Andrew Neel@Unsplash)

作者認為,網路散播的訊息就可致人於死,國家亦然;到了新媒體時代,更可以一言化為千萬語,在網路上改變人心,改變國家的方向。(資料照,圖/Andrew Neel@Unsplash)

真假難辨,自古已然,但在新媒體時代為烈,因為真相不再「唯一」;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後,「真相」(truth)一詞衍生出「後真相」、「後真相政治」、「另類真相」等詞,可見在美國法院、國會聽證中宣誓(under oath)的誓詞「所言為真相,全部真相,只有真相」(the truth, the whole truth, nothing but the truth),在新媒體時代將會有新的意涵。在此時代,「假」面貌更多,以假亂真,弄假成真,多假勝真,聚眾假可以要真人命。

舊媒體時代的1935年就有阮玲玉因「人言可畏」自殺,新媒體時代「網路霸凌」不絕(2016年網民證明阮玲玉「人言可畏」遺書是偽造,再次用「真相」霸凌一次阮玲玉),2013年10月美國水晶湖中學學生Rebecca Sedwick受不了同學在臉書的霸凌而自殺,兩個網路霸凌的同學公然在網路承認,警方因此逮捕二人,引起社會譁然;2015年4月台灣網模楊又穎因不堪網路霸凌自殺,但家人說不追究網路霸凌兇手,檢方稱,若家屬提告會偵辦。2018年9月,我國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先生在任所自殺身亡,與處理燕子颱風時大阪水災我國旅客撤離狀況有關,但恐怕也因網民交相指責難以承受,因為源頭「中國大使館派車到機場接人」被證實就是假新聞。

這還是個人安全,網路散播的訊息就可致人於死,國家亦然。舊媒體時代,一言可興邦,也能喪邦;新媒體時代,一言可化為千萬語,在網路上改變人心,改變國家的方向;2016年歐洲與美國的大選,就出現他國操作網路輿情,形塑使特定候選人當選的輿論氛圍,美國至今還在調查;2018年美國期中選舉將屆,川普總統9月還簽署行政命令,授權對任何干預美國選舉的外國勢力施以懲罰性制裁,如有人駭入投票系統,透過媒體散播不實訊息,當局將有權對這些行事者採取行動,美國家情報總監Dan Coats且稱,迄今試圖干預者來自俄羅斯、中國,甚至伊朗、北韓。

美國總統川普與《紐約時報》發行人見面後,狂發推特大罵假新聞(AP,風傳媒製圖)
美國總統川普與《紐約時報》發行人見面後,狂發推特大罵假新聞(AP,風傳媒製圖)

先進民主的美國政府已採取行動,對這些利用新媒體企圖「喪邦」者迎頭痛擊;但後進民主國家台灣,卻因國安單位試圖掌握(只是掌握)新媒體時代的爭議訊息而被交相指責。首先,情治分立後國安局已不是甚麼「龍頭」,且國安局沒有司法警察身分,只能掌握情況,且超越黨派,為國家安全服務;台灣公部門真的很自制,檢察官要等被害者家屬提告才偵辦,國安團隊只能掌握假新聞,不像美國檢方主動抓人,直接查辦干預者的大本營。

更何況,國安局掌握假新聞主要目標是中共這個有史以來最精緻、最迷惑人心的獨裁政權,一個要使「中華民國」、「台灣」消滅、消失的獨裁政權,與俄羅斯、中國、伊朗之於美國,完全不同。中共今年7月就在柬埔寨大選中大展身手,在選前數月就駭進選舉委員會、媒體、反對派的電腦。這是中共對最親中的國家的手法;比比看國安局對假新聞的掌握,與中國共產黨對自家中國人民的監控,大數據、人臉辨識、基因資料、「雪亮」、「天網」,最後全匯總到「社會信用體系」加以評等、獎懲,那真是大衛與哥利亞巨人的差別。

魯迅對逼死阮玲玉的舊媒體很不以為然,因為「對強者它是弱者,但對更弱者它還是強者」,還可耀武揚威。新媒體時代的「媒體們」難道不是嗎?憋了很久很想說的是:不到黃河心不死,如果在新媒體時代大家對政府國安團隊致力超越黨派、維護國家安全的努力還有不滿,盡情詆毀,還因享受新媒體的特權而不自覺地站在中共那邊,那可預見的未來就可能不得不活在那個富足、高傲但無自由、基本人權,那個每個網民都要實名登錄、被黨監控、評等、獎懲的社會中。到那時,真是新媒體、後真相時代的「一言喪邦」了。

*作者就讀於國防大學法研所。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