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盈隆專欄:民進黨32歲生日的感概

2018年09月29日 06:50 風傳媒
2015年的黨慶,民進黨走在重返執政的路上,謙卑而氣勢正旺,如今却聲勢低迷不辦黨慶。圖為蔡英文、陳菊、鄭文燦、林佳龍。(蔡耀徵攝)

2015年的黨慶,民進黨走在重返執政的路上,謙卑而氣勢正旺,如今却聲勢低迷不辦黨慶。圖為蔡英文、陳菊、鄭文燦、林佳龍。(蔡耀徵攝)

「他不重,他是我兄弟」(He ain’t heavy, he is my brother),是一首1969年赫里斯合唱團(The Hollies)主唱,迅即席捲英、美、歐洲各國流行樂壇,並在全世界傳唱的曲子。歌詞內容相傳是來自十九世紀末一位蘇格蘭長老教會傳教士在他的一本書中所描述的一則故事。故事內容大致如下:一個小女孩孤單的走在路上,肩上還揹著一個大男嬰;路人看了,問她:會不會累?;她令人驚奇的回答:「不,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我將這首歌詞翻譯如下:

「路很遙遠,且蜿蜒崎嶇;它引導我們走向一個知道路的人;

  但我很堅強,堅強到足以揹著他;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路確實漫長,而我只關心他的福祉;他不需負擔什麼,我們終將安抵終點;雖然,我知道他不願拖累我,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如果我終將累倒,如果我滿懷憂傷地倒下,那大家的內心將無法充滿彼此關愛的喜悅;那是一條極為漫長的路,一條不能回頭的路;既然我們同行,何不相互照應?

肩上的負擔一點也不會壓垮我,他不重,他是我兄弟。」

這首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就經常縈繞在我腦海,每當聽到或想起這首歌的旋律和歌詞內容時,總有一種來自靈魂深處悸動的感覺,那是一種對人性光輝的感動;尤其,在特殊值得紀念的日子,那種感覺會特別強烈,類似像今天9月28日,一個沒有黨慶的民進黨32歲生日。

一般而言,黨慶年年有,因為透過黨慶紀念活動可以召喚同黨人的歷史記憶、共同的理想和使命感,激發黨員同志的熱情與光榮感,大家風雨同舟,和衷共濟,一起努力奮鬥,為黨無怨無悔的犧牲奉獻。如今的民進黨,完全執政兩年多,不辦黨慶;或許,勉強辦也沒什麼意思,乾脆不辦,迥異於過去。民進黨過去擅長運用歷史記憶,鼓舞支持者的理想熱情與使命感,像是928黨慶、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美麗島事件、鄭南榕事件等等,其中以2004年「二二八牽手護台灣」最令人津津樂道。為何過去擅長的紀念活動?如今卻偃旗息鼓,箇中自有難言之隱。黨中央推說是因為全力拼2018地方選舉,以致於沒多餘人力來辦黨慶,有幾人能信?

民進黨今天已完全執政,掌握了前所未有的世俗的權力,也許還無法為所欲為,但相距應也不遠。民進黨過去何曾享有過今天的權勢和權柄?和陳水扁總統朝小野大時期相比更是相差不可以道里計。但為何掌權者還經常在抱怨施政困難?還經常抱怨民意支持度低?還在抱怨反改革勢力龐大?還在擔心選舉比較困難?問題很多,因素很複雜。但最重要的是,民進黨今天雖擁有令人畏懼的、巨大的世俗權力,但早已失去那感動人心的、素樸的理想與熱情,更別說能召喚人民靈魂深處的悸動。那或許正是蔡英文總統的感慨「這次選舉比較困難」的根本原因。

自今年三月以來,民進黨已有多位知名黨員陸續宣布退黨,包括前台南縣長蘇煥智、前嘉義立委林國慶、嘉義副縣長吳芳銘、金門縣議員陳滄江、前宜蘭三星鄉長黃錫鏞,還有前副總統呂秀蓮說已經和民進黨分手。這種狀況是前所未見的,但黨中央的處理方式只有「尊重」兩字,給外界有冷血的感覺。坦白講,這些人都曾用一生或半生的青春生命為民進黨的理想打拼,為民進黨犧牲奉獻,為何完全執政的今天會出走?未來會不會有更多的人陸續退出?

20180505-「55支持陪審大遊行」,台北市長參選人蘇煥智。(甘岱民攝)
前台南縣長蘇煥智黯然退出民進黨,只得到民進黨一聲「尊重」。(甘岱民攝)

講的更白一點,今日的民進黨人,撇開各自派系山頭屬性,彼此之間還有多少手足之情?還有多少革命情感?黨內同志之間還有多少人有那種蘇格蘭小女孩「他不重,他是我兄弟」的充滿人性光輝的高貴情操?問蘇煥智、呂秀蓮、林國慶、吳芳銘、陳滄江、陳錫鏞等昔日同志,或問問老民進黨人,好好聽聽他們的心聲,就知道了。

民進黨曾經是一個重視黨內民主,講情重義,內在凝聚力很強的政黨,但現在顯然已經走樣。今年八月二十四日,一場「向黃信介先生致敬—紀念黃信介90誕辰音樂會」,由身兼民進黨主席的總統蔡英文及美麗島五人小組成員張俊宏、林義雄、施明德、許信良、姚嘉文共同舉辦,會中一致推崇信介仙是最能團結民進黨,最包容、慈悲、胸襟氣度最大的人,他能善用比他強、比他有能力的人如當年五人小組成員,最後成就豐功偉業。老民進黨人懷念並推崇信介仙,顯然有它的現實背景和弦外之音。

「蘇格蘭小女孩揹起大男嬰走遙遠的路,還說他不重,他是我兄弟」那是一種感人肺腑的生命情調。人的世界絕對存在著這種可能性,那是一種高貴的、值得嚮往的人生,但那只適用在品德高尚的人。就一種比喻(metaphor)的手法來看,大男嬰也可以想像成一種黨或政治命運共同體如台灣的理想、理念、責任、義務或使命。我相信,台灣還是有很多品德高尚的人,大家一起努力吧!

*作者為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前台灣政治學會會長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