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謝長廷:別罵我媚日,台日友好要珍惜

2018年10月03日 15:00 風傳媒
台日民間熱官方冷,中日打得火熱

台日民間熱官方冷,中日打得火熱

九月二十一日,《新新聞》記者造訪台北駐日經濟文化代表處的這天,東京剛好遇上秋襲前的氣溫驟降、冷風斜雨;而在此之前,駐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疑似不堪輿論壓力輕生的不幸事件,讓代表處迴盪著低壓氣旋。

不能享受外交禮遇的駐日代表

位於東京都港區一等一地段、白金台高地的駐日代表處,代表謝長廷的官邸,就緊鄰在一條綠色小徑步行幾步可及之處。代表處占地近千坪,白色低調的建築設計、襯托樹木蒼鬱,頗有大宅邸的氣勢,見證台日曾有邦交的一頁過往歷史。

這從台灣的駐日代表不能使用外交使節的牌照,代表處產權登記也因為兩國無正式邦交,不能以「中華民國」名義登記,三十多年來均登記為「亞東關係協會東京辦事處馬紀壯(已故前代表)」,一葉知秋。台日關係民熱官冷,一如九月下旬的東京天氣。

先前網路謠言稱謝長廷將駐處申請更名為「台灣」,遭日本要求支付七千萬日圓的高額賦稅,「這就是假新聞嘛!」從政三、四十年,謝長廷歷經大風大浪,這次接受《新新聞》專訪時,不斷圍繞著「假新聞」這三個字不肯切換主題,他難掩動氣吐露自己:「話若欲講透基,目屎道掰未離(形容一個人如果把話講到徹底,眼淚就會流不停的意思)。」

謝長廷受訪時反諷國民黨炒作慰安婦議題:「叫習近平講更快啊。」(紀淑芳攝)
謝長廷受訪時反諷國民黨炒作慰安婦議題:「叫習近平講更快啊。」(紀淑芳攝)

九月初,日本關西國際機場因颱風燕子侵襲重創,一則疑似來自中國網路的假訊息竟在國內輿論引爆沸騰:「駐日代表在做什麼?」、「最差勁的駐日代表」,各種批評排山倒海而來,代表處甚至被誣指因被流言攻破而關閉Google的評論功能……。

待燕子風災、北海道地震事件處理告一段落後,謝長廷甚至自扮福爾摩斯查案,數度親自上網與網友留言筆戰。他歸結:「這次是中國銳實力(意指協助極權政權威脅及操縱其他國家的輿論)的演習,台灣如果沒有辦法度過,這樣的民主實在太脆弱。」

中日打得火熱,台灣內鬥也火熱

說來諷刺,九月十四日蘇啟誠驚傳輕生,台灣輿論陷入一片內鬥之際,稍早之前的十二日,中日領導人習近平、安倍晉三在俄羅斯東方經濟論壇會面,雙方共商未來進一步合作空間。台灣駐日外館卻深陷假新聞的泥淖,內戰不止。

除了救災事件遭到圍攻,謝長廷駐日以來,包括對日本東北食物開放進口、慰安婦等議題的言論,屢屢遭受台灣部分民意批判,台灣駐紐西蘭前代表介文汲還指其為「助」日代表。

「這就是很諷刺啦!」「不要光罵我說媚日代表,應該檢驗我的作為對台灣利益好不好?」「我當然覺得說,台日友好當然是台灣的利益。就像台灣和薩爾瓦多斷交,日本就表態不要讓台灣孤單,我們當然要珍惜。」

八月間,國民黨台南市黨部在市黨部旁空地豎立慰安婦銅像,引發各界譁然。對此,謝長廷曾在臉書「合理推論」指控國民黨:「明知土地要被拍賣,才放置慰安婦銅像,也預期如此會引發反日仇日情緒,拍賣時又可醜化政府媚日不准設立銅像,以尖銳化政治對立,干擾勞工合法求償的拍賣,達到維護不義黨產的目的。」

謝長廷受訪時反諷:「他們如果真的要抗議慰安婦,安倍跟習近平在海參威見面,拜託習近平講一下就好了啊!我們台灣那些人不是都跟習近平很熟嗎?叫習近平講更快啊。」謝指出,中國為了營造對日友好氣氛,連原定在上海召開的中國慰安婦問題國際學術研討會,都被中國政府要求中止,而台灣內部卻不斷炒作這個議題。

「這樣(抗議慰安婦)對台灣利益好不好?要仔細去想。我這樣講,就整天被叫漢奸,我的下一代說爸爸跟阿公是漢奸,實在不需要這樣。」他說。

不談進退,否則「忠臣都沒了」

台北政壇曾經傳出,謝長廷在風災事件後曾經向總統請辭,以示負責。「沒有。我也不會在這時候談進退,那等於是(中國)發動一個莫名的銳實力,殺傷你一個將軍,又殺傷你一個元帥,這樣不是助長惡勢力?」如果指控都是假的,「那忠臣不是都殺光了嗎?」

「我畢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這些打擊委屈我都有過,我也知道得罪他們──因為慰安婦事件──中國及親中勢力對我欲除之而後快。」「仇日親中勢力看到我在這裡愈做愈好,他們愈生氣,謝長廷一定要除掉。台日關係很好,對仇日的人來看是恨啊,邏輯是這樣。」

面對中國不斷增進與日本的實質交流,如何促進台日實質關係的進展?謝長廷認為:「我是大使,所以我是盡我的原則,民主社會最後是人民的選擇,台灣有一股仇日跟一股親日,有人認為台日很重要,也有認為台日友好是中國統一的障礙,人民最後如果相信台日不必友好,關係就不會有進展。」「人民知道自己有在選擇就好,台灣人民如果選擇統一,我最後也是尊重。」

國民黨台南市黨部在市黨部旁空地豎立慰安婦銅像,引發各界譁然。(翻攝自馬英九臉書)
國民黨台南市黨部在市黨部旁空地豎立慰安婦銅像,引發各界譁然。(翻攝自馬英九臉書)

一年逾400萬國人訪日  外館服務案件包羅萬象

「我駐日兩年半,來日觀光人數一年增加近100萬人次。」謝長廷先前曾公開指出,以東京駐處的領務組為例,2017年461萬人次台人赴日,台灣駐日代表處每個月平均服務量為3000件,工作內容包含遺失護照、錢包、尋人、疾病、車禍、犯罪與認證、簽證等。

國人出國遇到的狀況五花八門。謝長廷受訪時舉例,曾有一位父親因為聯絡不上人在千葉縣的女兒,急著找立委致電外館幫忙前往尋人。後來外館人員透過警察協助開門,發現該女兒認為父親很囉唆,講電話講到一半睡著了……,「類似的案件發生好幾次。」

事實上,各駐外館處都會指派專人手持緊急聯絡電話,24小時開機。一位駐日外交官回憶,他曾經因為無人可交接,拿了多年的緊急連絡電話,也親身經歷台灣同胞各種不同的協助要求。

他回憶,曾有台人在日意外死亡,家屬告知一時之間無法趕赴日本,要求外館人員代為守喪,並基於信仰,要求點的香不能中斷。由於日本的香長度較短,很快燒完,三個外館人員為了達到家屬交付的任務,就這樣整晚輪流守在屍體旁看著香。

這位外館人員處理類似意外事件不計其數,「有時候隱隱間腦海還是會飄過屍體的味道,無法忘記。」外交人員風光筆挺、駐外加給豐厚的背後,還是有不為人知的一面。

有學者指出,駐外大使館的任務固然包括國人的急難救助,但畢竟不是旅行社,關鍵在於要幫助民眾到什麼程度,國人才會認為納稅錢花得值得,值得深思。(紀淑芳)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