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專訪如興負責人陳仕修 談國發基金投資與併購爭議

2018年10月03日 16:00 風傳媒
陳仕修(左三)表示是臨時接到通知,才知道蔡英文(左二)會到如興的尼加拉瓜廠參觀。(總統府提供)

陳仕修(左三)表示是臨時接到通知,才知道蔡英文(左二)會到如興的尼加拉瓜廠參觀。(總統府提供)

「我不認識蔡總統,當時是臨時接到通知,說總統會到如興的尼加拉瓜廠參觀,我才趕快從台灣過去,飛了三十個小時……。」最近牛仔褲製造大廠如興紡織董事長陳仕修忙著到處解釋,還上美國CNN、《新聞週刊》(Newsweek)等媒體接受採訪,大推如興的雷射槍與環保製造技術,也試圖扭轉台灣社會對如興的觀感。

極力撇清與小英政府的關係

二○一七年一月,總統蔡英文出訪邦交國尼加拉瓜,有在尼加拉瓜設廠的如興,由董事長陳仕修送了六條牛仔布所做的狗領巾給小英,並參觀如興工廠;五個月後,國發基金宣布要投資如興,協助併購,成了當前政治人物攻擊蔡政府的話題之一。

|「尼加拉瓜有四家台商,剛好當時如興派駐尼加拉瓜的副總是台商會會長,所以安排總統來如興參訪。總統到我工廠聽取簡報,過程只有三十分鐘,根本沒有時間多說話。」陳仕修表示,他只跟總統說:「台灣紡織業是有前途的產業,建議政府把電子業的資源放一些到紡織業,可以增加台灣就業機會。」完全沒有提到如興要增資、併購的事。

他只見過蔡英文兩次,第二次是在一場企業聚餐,「當時她應該已經忘記我,我也不好意思上前打招呼。」陳仕修不斷強調,國發基金會投資如興完全沒有任何的政商關係,因為他跟藍綠政治人物都不熟。

如興是國發基金成立「產業創新轉型基金」後第一檔投資的股票,一七年七月,國發基金以「協助公司創新轉型,提升國際競爭力」為由,以每股十八.六元參與如興增資案,總金額十四.八八億元,一度占如興九%。這個投資案也讓國發基金成為眾矢之的。

如興陳仕修能否讓如興在製造本業展現合併綜效,是當前他說服外界最好的方式。(陳仕修提供)
如興陳仕修能否讓如興在製造本業展現合併綜效,是當前他說服外界最好的方式。(陳仕修提供)

法人董事申讓持股引發投資界質疑

當時年營收僅有新台幣三十億元的如興,以現金增資的方式向外募資一三○億元,欲併購年營收一五○億元的港商玖地,原本「小吃大」是投資市場的美事一樁,但因為玖地的總部在中國江蘇常州,市場擔心中資借殼如興。國發基金事後也坦言,當時確實協助如興去收購玖地,助如興成為全球第一大牛仔褲製造商。

不到一年,如興又在今年二月底以十四.六億元買下中和羊毛的兩大海外股東持股,成了中和的最大股東,持股五三%。這項投資再度引發爭議,因為中和現今只有九名員工,沒有從事生產,是一家等著被借殼的空殼公司,不僅如此,如興在入主中和不到一個月又宣布減資以彌補虧損(已撤回)。

今年六月,如興被立委黃國昌盯上,爆料玖地負責人孫瑒的母親曾是中國官方公司中國吉林省紡織品進出口公司董事長,身兼吉林省對外經濟貿易委員會委員,黃國昌質疑國發基金淪為中國企業來台滲透幫兇。

正當國發基金因入股如興飽受批評之際,九月二十一日,如興紡織公告法人董事恆興利豐預定轉讓三萬張持股。擔任董事長的法人公司要申讓持股,是公司大事,自然引發投資界質疑:「董事長賣股,是要讓國發基金變成最大股東嗎?」

為此,陳仕修馬上接受本刊專訪。受訪時他頻頻喊冤稱,會申讓持股的原因是,外界質疑他擔任董事長的恆興利豐股票質借過高,所以想移轉到他個人沒有質借的投資公司去。此舉是想減少爭議,而不是要賣股走人。

陳仕修強調他個人還是如興的最大股東,持股高達二五.四一%,比第二大股東如興總經理孫瑒所有、中信銀受託保管的JDU機會公司九.三四%及第三大股東國發基金的八.八六%還高。

陳仕修以個人的四家投資公司投資如興,分別是恆興利豐(八.七五%)、興牛一(七.三六%)、紫金牛(六.六四%)、偉豪(二.六六%)。其中,擔任如興董事的恆興利豐與偉豪兩家,質借比重都達百分之百,其他兩家則是零質押。

陳仕修說,他質押的錢都拿來認購如興股票,雖然從○九年的○.八元開始買起,也認購買過四元的增資股,但經過多次減資,加上大量認購去年的增資股,因此現在他的持股成本接近增資價十八.六元,因此不會在低迷的十一、十二元時出售。

對於會得到國發基金的投資,陳仕修說:「當初有朋友跟我說,國發基金成立傳統產業轉型基金一千億元,沒有項目,我就去申請,沒有靠任何關係。」他強調過程完全合法。

一九七六年生的陳仕修,家族是新莊望族,祖先陳化成曾是清朝知名武將,祖父擔任過新莊農會總幹事,與三陽工業創辦人黃繼俊是結拜兄弟,因而被邀請成為三陽工業的創辦人之一,現在持股已很少。陳仕修強調自己是一.五代創業家,沒有拿家裡資源。

新莊望族出身,稱中資夥伴非官二代

陳仕修有兩位商界知名的堂兄弟,一位是在美國從事房地產的建高投資負責人陳銘達,他與中國金融大鱷肖建華合作併購日盛金;一位是陳恒逸,投資過益航與華豐輪胎等,是財技高手。陳仕修坦言,她跟陳銘達較有來往,與陳恒逸則是家族聚會時才會見到。

會去併玖地,「是為了如興的生存。」陳仕修說。二○○九年時,他本來想創業,去找如興老闆陳信宏募資,陳卻開口要他幫忙即將破產的如興,他當時拿出一億元參與私募現增,持股達三成,成為如興最大股東。五年間,陳仕修只當個大股東與顧問,他以之前曾任所羅門美邦證券與勤業國際財顧資歷,同時做過東隆五金等重整案的經驗,協助如興脫離「紓困企業」。

一四年,如興前老董已無意經營,希望陳仕修來接管如興。原來想要進場的他打了通電話詢問如興最大客戶、牛仔褲知名品牌Levi's的意見,對方說如興對Levi's很重要。因此,陳仕修決定接下如興這個「爛攤子」,金主變事主。

併購、擴大規模,成了陳仕修要救活如興這家四十年老公司的路。陳仕修找了四十家想合作的廠商談,卻在一四年底Levi's的一場供應商大會認識了港商玖地的孫瑒,兩人一拍即合,「之前談的四十家大多非牛仔褲廠,若不是牛仔褲廠,如興就沒有主軸,只是報表的綜效。」因此,陳仕修決定與孫瑒合作,共組世界最大牛仔褲廠。

為何本業虧損還併購中和羊毛?

陳仕修不斷為孫瑒這位合作夥伴澄清,他說孫瑒雖然在中國出生,年幼喪父,七歲就到美國念書,思想很西化,也拿到美國護照,「他母親只是吉林公務員,管過一家紡織廠,若真的是官二代,大可以批地去炒房、炒股,為何要做這麼辛苦的製造業?」陳仕修說。

至於併購玖地的一○八億元中,有高達快六十億元是支付商譽與二十億元的客戶關係費用,陳仕修說:「我是美國回來的,美國是輕資產、重營運,且這也都經過勤業與安侯兩大會計師的認可。」他承認自己沒有考慮到台灣社會對商譽價值的認同。

對於外界質疑如興為何又急著併中和羊毛,陳仕修表示,併中和是一筆不會虧錢的生意,因為中和淨值有三十多億元,如興持股五三%,若真的清算,可以分到十七億元,多賺兩億多元。

「中和是如興對外收購品牌的平台。」陳仕修說,如興現在只是成衣加工製造,賺取微小毛利,「若以知名品牌Calvin Klein為例,原料相同,一件CK牛仔褲比Levi's給廠商的費用多出五美元,品牌效益很大。」

非洲、柬埔寨等地都有如興與玖地的工廠。(總統府提供)
非洲、柬埔寨等地都有如興與玖地的工廠。(總統府提供)

「在時裝的生態系統中,台灣主要聚焦在前端的布料與製造,比較少著墨於後端的貿易商、品牌、通路商。」陳仕修說,如興想要做的是後端服務,要成為供應鏈管理者與策略性投資者,「服裝品牌我可以百分之百持有,也可以投資,才能掌握住布料等材料的話語權,不再只是聽品牌下命令的製造商。

有位曾任基金經理人的操盤手,前兩年拜訪過如興與玖地的柬埔寨廠,對於玖地精細與效率的自動化生產流程頗為驚嘆;相對於如興老廠製程的沒有效率,他頗讚賞玖地的生產線,也認同孫瑒告訴他們的:「把技術帶到第三世界,創造的邊際效應比其他地方更高。」所以非洲、柬埔寨等地,都有如興與玖地的工廠。

但這位操盤手卻反對如興併中和羊毛,「製造利潤與合併綜效都還未顯現,就急得購併其他家,不是一家穩健公司的做法。」這位看公司有二十多年經驗的操盤手語重心長地建議。

的確,雖然如興已成為Levi's與日本GU的最大供應商,未來也很有機會拿到Uniqlo訂單,但併玖地後還未站穩腳步,目前還因提列玖地商譽呈現虧損,陳仕修就忙著對外購併,除了中和外,之前還有一件兩千萬美元併購案送到投審會,但因如興的爭議未解,被投審會打回票,此舉已給外界「大玩財務槓桿」的不良印象。

要展現合併綜效以說服外界質疑

「我是唐吉軻德。」陳仕修說,他媽媽看到他的新聞,叫他不要做了,家裡還有飯可以吃。但他對於如興的發展一直有個夢,要讓如興成為世界級規模的服裝公司,唯有透過併購才能完成。對於現在因外界高度質疑,使得未來的多件併購案必須暫停,但他說:「我很樂觀,至少我嘗試過,不能做也沒關係。」

他對自己的座右銘是「活下去、活得久、活得好」,「活下去、活得久是我的職責,要活得好就看老天。」陳仕修淡然地說。

只是陳仕修能否讓如興在製造本業展現合併綜效,讓市場重拾對如興的信心,是當前他說服外界最好的方式,也只有這樣才能說服納稅人相信:國發基金的投資是對的。

陳仕修小檔案

出生:1967年
現職:如興紡織兼中和羊毛董事長
學歷:美國羅徹斯特大學金融研究所
經歷:飛雅高科技董事長、美商所羅門美邦集團、勤業國際財顧協理,整頓過瀕臨倒閉的企業,如東隆五金、台灣櫻花等十多家企業,是位重整高手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加入新新聞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追蹤優質文章,給個讚!



不再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