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爾德專欄:民進黨該懂得珍惜「詹順貴們」

2018年10月11日 07:10 風傳媒
環團批評政治干預環評,詹順貴(左)更是辭官而去。(柯承惠攝)

環團批評政治干預環評,詹順貴(左)更是辭官而去。(柯承惠攝)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辭職了,但政府內還是有不少「詹順貴們」。民進黨應珍惜「詹順貴們」,不要為了選舉再落入詹順貴聲明提到的惡性循環──那是「台灣屢屢政黨輪替的重要潛在原因」。

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在觀塘案環評大會前發出長篇辭職聲明,值得蔡英文政府警惕。

聲明中他自陳,入閣兩年多來「不敢忘記選擇進入體制,是希望實踐更結構性與更長遠的改革的初衷。」

到底詹順貴希望在體制內做的「結構性」、「長遠」改革是什麼?從他過去兩年多來的行事可知,他最希望建立一套較合理的環評機制,「阿貴念茲在茲的,仍是提高環評制度的公信力與穩定性。」

也許是法律人出身,讓他對建立理性制度有堅定信念。因此認為深澳電廠是老案新辦環差,在現行《環評法》框架下合法,電廠規畫也做了合理改善,他因而選擇依法行使職權投票。

而環保運動背景讓他更深信非核減煤理念,他也知道環評或決策不能只有程序合法,更重要的是各種價值的衡量。他透過與環保團體、企業的溝通,以期政策體現社會共享的價值。

三接案環評過關,環團質疑蔡政府在「藻礁永存」承諾,也批賴清德政治干預環評。(郭晉瑋)
三接案環評過關,環團質疑蔡政府在「藻礁永存」承諾,也批賴清德政治干預環評。(郭晉瑋)

聲明中嚴厲批判了兩點:

一是行政院長賴清德「過度期待的發言」,讓「環評制度公信力盡失」。像詹順貴這樣一個旗幟鮮明非核減煤的人,都願意在這個制度中尋找共識,但上位者的主觀「期待」卻破壞了制度。真是情何以堪。

賴清德的「過度期待」到底是什麼?這就涉及他聲明中的第二點、也是更核心的批評:

長期以來社會所見,盡是派系政客、樁腳與紅頂商人,以經濟發展為名,強霸吞噬弱勢人民土地、家園,掠奪自然資源與破壞環境生態,導致富者越富、貧者更貧,人民對政黨、政府越來越不滿,越來越沒耐心。這是二○○○年後,台灣屢屢政黨輪替的重要潛在原因。

鈔票與選票永遠是不改革的最佳藉口,但最終卻因此失去政權。他進入政府就是想用制度改打破此惡性循環,卻未成功就離職了,念茲在茲的《環評法》修法也無法實現。「然而最近一年,在行政院可以完整、深入討論政策的機會,已然大幅減少。」他反而感念之前的「老藍男」林全,願以開放態度面價值與制度的討論。

詹順貴離開了,但政府內還是有不少「詹順貴們」。在深澳、觀塘案爭議中,還是可以看到不少民進黨官員在折衝協調,努力讓從政的初衷實現。民進黨應珍惜「詹順貴們」,不要為了選舉再落入詹順貴聲明提到的惡性循環──那是「台灣屢屢政黨輪替的重要潛在原因」。

*作者為新新聞總編輯,本文原刊新新聞1649期。授權轉載。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郭宏治,新新聞周刊總主筆/總編輯,大學學經濟,研究所念社會學,喜歡莫札特。第一份工作是1987年《新新聞》創刊時擔任採訪編輯,之後曾在報紙、電視、出版社與研究基金會工作。2014卓越新聞獎得主。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