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賴清德是無知?剛愎?還是只為拚選舉?

2018年10月13日 07:20 風傳媒
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院總質詢時公開宣布,深澳不蓋了。(顏麟宇攝)

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院總質詢時公開宣布,深澳不蓋了。(顏麟宇攝)

從一票之差強推深澳環評,到以三接環評強渡關山,引起藻礁換深澳之譏,並犧牲一位環保副署長(詹順貴)之後,行政院長賴清德在立法院公開宣示,「深澳電廠不建了!」他忘了力推深澳時曾經拍胸脯保證,深澳用的是「乾淨的煤」,舉國為其無知嘩然,如今,蓋也是他要蓋,不蓋也是他拍板,蓋與不蓋的理由都很決絕,比較難堪的是,他的決絕都得由經濟部(能源局)專業背書。

能源政策像煎蛋,一夕之間密集盤點翻過去

就在賴清德宣示前一天,經濟部能源局才發出新聞稿,起手「嚴正澄清」,結尾「十分遺憾」,短短五百多字的新聞稿重點只有一個:深澳很重要,「是確保全國電力供應穩定及改善區域電力供需平衡的重要計畫」;一夜之後,還是五百字新聞稿,重點是「經過密集盤點」,觀塘天然氣機組的發電量可以取代深澳,雖然新聞稿照抄前一夜,重述深奧的重要性,但強調「公共議題不僅是技術問題,必須納入環境、風險分配等一併考量…」,這枝仙女棒未免太神奇,一夜「密集盤點」而扭轉乾坤,那早幹嘛去了?

深澳與大潭三接站都不是新議題,環保團體為這兩個區域不同的計畫,都長期抗爭,前者為空汙,後者為藻礁,遺憾的是,蔡政府的能源政策始終荒腔走板,碰到選舉熱季,更是亂上加亂,當專業只能為政治服務,就只能落到環團的質疑:為什麼能源政策像煎蛋可以隨意翻來覆去?

像煎蛋的不只是能源政策,還有主政者政策意向,如果在賴清德眼中只見選舉策略,專業只能為選舉服務,能不顛三倒四嗎?這不是賴清德第一次顛三倒四,接任閣揆的第一件事,他就翻盤前任林全打了半年才通過的「一例一休」,再修法的結果是讓年輕人在立法院外再打半年!不論是林全的一修(法)或賴清德的二修(法),輿論批評皆如潮湧,政策到底是否做到週延才拍板實在難論,林全第一修是蔡英文拍板,賴清德的二修就怪不了旁人。

20171223-勞工大遊行,勞團抗議勞基法休法、一例一休、輪班間隔。(顏麟宇攝)
賴清德上任第一件事,就是翻掉前院長林全時代,由蔡英文拍板的「一例一休」,因而激起另一波勞工大遊行。(顏麟宇攝)

賴清德的政策肩膀─全靠朱立倫

好了傷疤忘了痛,深澳到三接的政策反覆,與勞基法二修幾乎如出一轍,唯一的差別,這次是賴清德推翻賴清德。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在立法院備詢時,面對自己的黨內同志立委劉建國質疑一定要追究「是哪個幕僚說深澳非蓋不可」時,竟會惱羞成怒,「你想我可以檢討朱立倫市長嗎?這是他當行政院副院長時拍板的政策......」。

這就是賴清德的「政策肩膀」!賴清德忘記的,朱立倫幫他想起來了,深澳電廠擴建計畫是二00五年行政院會通過,環評是二00六年通過,隔年,舊電廠就「除役」了;而深澳電廠同樣是在同一時間通過計畫與環評,這段時間行政院長是民進黨此刻的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與朱立倫何干?附帶一提,重大能源政策不論怎麼拍板也輪不到「副院長」扛責,至於要談「政策延續」,國民黨的確延續了民進黨的政策,但在二0一四年因為卸煤碼頭有爭議,而暫緩整個計畫。

二0一四年暫緩的不只深澳,還有核四,因為林義雄的靜坐絕食,國民黨決定「封存」不商轉,最遺憾的,還有石沈大海的核四公投,到現在談到能源政策民進黨最常掛在嘴邊就就是「核四是國民黨封存的」,在這二十多年波長的核四坎坷路上,光是核四特別預算就送了兩次打了兩次,停建一次還釋憲一次,說來可嘆,都是在國民黨執政期間,即使停建核四是民進黨執政,但國民黨還是多數(即使未過半),國民黨最大的責任就是做為執政者、國會多數,打不過民進黨立委,疏通不了林義雄,說服不了因為日本福島核災的惶惶人心。但到現在不論能源政策有多大爭議,國民黨歷任總統、院長,沒聽說哪個人把責任怪到林義雄,或者打了再打的民進黨立委。

20181010-丁守中競選台北市長總部開幕茶會,新北市長朱立倫替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站台。(甘岱民攝)
蓋深澳被駡,不蓋深澳沒想到也被駡,嗆他的包括民進黨自家人,氣得賴清德在立法院嗆聲,深澳是新北市長朱立倫在行政院副院長任內決定,他又說錯了。圖為朱立倫(左)替國民黨台北市長參選人丁守中站台。(甘岱民攝)

政策為選舉服務,只會讓專業變成砲灰

政策是延續的,但因為政黨輪替而斷裂政策者所在多有,不論是提出政策、延續政策或中斷政策,都必須在任者決斷,在任者負責。民進黨太熟稔把責任一推二五六,這不只是賴清德的毛病,賴清德宣布停止深澳電廠案後,形同大潭電廠案非做不可,桃園市政府急乎乎地對大潭廠發出聲明,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述明,此案是馬政府在二0一四年因應核四停建所提出的替代方案,順道再批評一下此刻的反對者多是當初的支持者,却混然不覺做為此刻的執政者,同樣可以拍板廢止,就像馬英九叫停國光石化案。

國民黨成了民進黨的「夢魘」,高雄選情吃緊,都能直指「應該去問吳敦義」,吳敦義担任高雄市長早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時光機停留在民進黨勝選的光榮時刻,他們完全接受不了民意會變的現實,不論中央或地方,哪有功全在民進黨,過都是國民黨的道理?民進黨駡得義憤填膺,却完全背離民意氣候。

選舉靠得是民氣,政策靠得却必須是專業,持平而論,再週延的政策都不可能完美,得到百分之百的支持,但若把政策當做選戰的子彈,那只能讓專業成為砲灰,深澳一夕轉彎,豈不證明當初深澳環評(評)純粹是政治決定,對得起扮演「關鍵一票」的詹順貴嗎?詹順貴可以請辭,環評的專業與公信力呢?還能有重建之期嗎?詹順貴可以犧牲,試問:賴清德又如何對得起曾承諾「藻礁永存」的蔡英文總統呢?

劉建國說得沒有錯,賴清德與其怒嗆同志,不如問問自己:到底當初是誰說深澳非蓋不可?為什麼現在又說可以不蓋?是自己聽不進專業意見?還是專業單位不敢直陳意見?若為選舉故,為什麼就在選舉前這麼短的時間裡,非要拿環評當祭旗?順了嫂意逆姑意,至少還順了一方,如今姑嫂之意全逆,拚選舉拚到環團企業全駡,值得嗎?問題不在深澳停蓋,而在過程中的反覆,這樣的主政者,又如何得到人民信賴?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