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專欄:總統「失信」於黃金春等全國水利會長?還是蘇嘉全「欺下瞞上」?

2018年10月13日 07:10 風傳媒
是蔡英文總統失信?還是負責協調的立法院長蘇嘉全欺瞞上下?圖為蔡英文和蘇嘉在國慶大典上。(簡必丞攝)

是蔡英文總統失信?還是負責協調的立法院長蘇嘉全欺瞞上下?圖為蔡英文和蘇嘉在國慶大典上。(簡必丞攝)

農業是國防戰略重要產業之一,舉世皆然。但是,相對於高科技武器如導彈或機艦等作戰武器之研製,其重視程度和預算之編列,承之千載的農業生產模式就成了極弱勢產業,農民們也自然淪為被出賣或遺忘的極弱勢族群。

「民以食為天」,任何型態的戰爭狀況下,缺糧食定然會遠較缺彈藥更為嚴峻,這是一般常識。所以任何國家的發展戰略規劃上,都必然要將農業經營基地列為資源保護項目。同樣的,也必然要劃定相當範圍的農地保護基準線,以確保人民最基本的糧食生產需求。而,這也正是我們政府之所以必須要設立「農委會」(或將來升格為「農業部」)執行農業保護政策,並為弱勢農民之基本權益依法據理所責無旁貸的基本職守。

「農委會」其實永遠都只是「農委局」

然而,台灣政府的「農委會」卻從來都是個軟腳蝦,兩蔣時代如此,民主化之後的台灣亦復如是。每到選舉時,候選人就靠向農民為他們被忽視的待遇而大抱不平,並且開出許多好聽的、天馬行空式的政策空頭支票。等到當選後,就將這群可憐的弱勢族群遺忘殆盡!周而復始,無一例外。難道說,弱勢農民本來就是最好欺騙也最容易被出賣的一群「賤民」嗎?或是說,農民善良的本性向來就是有權者掌心中的一群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玩物」?

20180116-農委會主委林聰賢16日針對「農田水利會組織規則」審查,進行協商。(顏麟宇攝)
農委會主委林聰賢針對「農田水利會組織規則」審查,進行協商。(資料照,顏麟宇攝)

向中國共產黨去找例子吧!當年毛澤東是如何煽動廣大農民群眾而掀起「農民革命」才驅逐國民黨的?中共建國後,這群追隨老毛參與農民革命的先驅者們有幾個好下場的?即使在「人民公社」的集體主義下過日子,又餓死了多少農民?又殺死了多少農民?這筆帳,共產黨不去算,國民黨則不敢算,只好讓中國冤死的幾千萬農民的冤魂在地下永遠長泣了!

遠的都不說了,把焦點移到現今小英政府對農民的態度來試著觀照吧!

2016年選舉,農田水利會是如何會「藍轉綠」的?

在2012及2016两次總統大選期間,桃園農田水利會會長黃金春主動召集台灣其他各區的16位農田水利會會長們(以及在全國會務委員聯席大會上)一起見面。席間小英還曾两次都鄭重表示說:如果能夠順利當選,則農田水利會會長們有任何大小事,都可向黄金春直接陳明並請他代為轉達。亦即,黃金春就是她派駐在水利會的代表。此一口諭,被視為是小英向在場17位會長所做的政治承諾。也因此,經各會長的努力與動員,在2016年總統選舉時,組成「全國農田水利會小英後援總會」才會發生農田水利會集體翻盤的「藍轉綠事件」。

同時的,因為黃金春在民進黨內仍擔任「中常委」職務,可以算做是代表農民在黨內代言者的一種角色,並且因此而被延引進入民進黨「選舉對策委員會」,所考量的本意,乃在於想要關注到選舉中,有關農民權益所應發聲的觀點和意見。

前民進黨中常委黃金春(右)8年前以無黨籍身分拿下桃園水利會會長寶座。卓峰然提供
前民進黨中常委黃金春(右)8年前以無黨籍身分拿下桃園水利會會長寶座。卓峰然提供

蘇嘉全、林聰賢和洪耀福合演「瞞上欺下」的宮廷戲

小英總統選後,民進黨內突然有一小股人開始鼓動「要將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黃金春身為農民代言者當然嚴辭表達反對之意,除了當面向總統表達,也正式向社會公眾清楚說明絕對不宜貿然改制的意旨。

在去年某次民進黨中常會開完會後,小英以主席身分即曾當著黃金春的面表示:有關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之事,她已向蘇嘉全院長交代,要他找農委會主委林聰賢一起和黃金春共同商量,務求此事能圓滿,否則就暫緩執行。當時還有民進黨秘書長洪耀福也在場。之後,立法院長蘇嘉全確實是找林主委一起到桃園拜會了黃金春,可是彼此對話卻盡是些言不及義的寒暄內容,根本就沒提到有關「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的任何相關事宜。

更糟糕的,據傳聞,蘇嘉全和林聰賢就這樣將彼等一起拜訪見面的事實當作「已徵得黃金春當面首肯」而捏造真實情境呈報給小英總統,讓政府決策群誤認為一切都已圓滿順利,而終於將「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拍板定案。蘇嘉全和林聰賢兩人這樣的惡質勾當,是不是標準宮廷政治中的「瞒上欺下」之奸佞官僚的一種重大惡性?他們究竟是基於何種私人企圖硬要將這等嚴重違憲之大惡大罪套在當今總統頭頂上?

仰頭問蒼天,還有誰來幫農民發聲求正義?

據我個人諮詢當事人黃金春時,黃會長是以一種相當哀怨的情愫,訴說了以下一番話,我的筆記上是這樣紀錄的:

『他30歲出頭當觀音鄉長開始,就在照顧農民的權益,如今農委會用擴大灌區的理由,要把農田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他異常悲憤地質問說:「水在那裡?」「政府有積極建設增加水源嗎?」沒有!每年都在缺水叫農民休耕,而且農委會水利處竟然叫農民休耕一期稻作,而去播種二期稻作,農民都知道二期稻作季節遇到天災較多(夏天風災、水災),他曾向水利處的人員質疑:「水源支援一期稻作灌溉沒問題,為何要強廹農民休耕?」荒謬的是,水利處人員竟然回答說「上面官員來視察時比較好看(因水庫就比較有水存在)。」他聽後非常憤怒,而且無比傷心地表示「農民真是最弱勢的群族。今後如果改制了,農民悽慘的景況豈不是更要被踩到腳底下硬生生踩死?」

我看得出,此刻黃金春正強力壓抑著自己已然悲涼的心情,可是他仍止不住自己怨與怒所交織的那種感傷!他哽咽著表示,水利會的財產是經過清朝時期、日治時代到現在已有130多年所累積來的農民私人財產,而現在政府竟然要用處理國民黨「不當黨產」的方式(立法)來沒收水利會的民間財產,這無可置疑的就是大違憲!他們難道可以不在乎農民死活嗎?他們可以不在乎現在這得之不易的民主制度嗎?』

這場長達2小時的整個採訪過程中,黃金春念茲在茲的都是農民最基本的權益究竟還能找誰來照護?平心而論,我自己也真的沒答案。如果一位執政黨的中常委,而且還得到小英總統當面授權的農民代言人身分都只能仰頭問蒼天,那在台灣社會裡,究竟還能找到誰來取代他繼續為農民權益而「發聲」?

要求立法院「授權行政院以行政命令訂之!」

另外,我的採訪筆記還記載了一段話:

『黃金春一再提起《農田水利法草案》第43條的不當,他表示農委會如何可以這麽便宜行事,草案明寫著:「(要求立法院)授權行政院以行政命令訂之!」既然如此,則立法院對於1至42條根本就不用再審查了,只要通過43條,就可以全部都授權行政院自己訂立,簡單而乾脆!這是民主制度嗎?這是立法程序嗎?......』

我們若用點心去翻閱到正在公告討論的網站上《農田水利法草案》,我們會豁然發現,其擬訂的草案內容和說明是這樣荒謬絕倫的記載文字:

「第四十三條 為辦理農田水利會改制事務,相關法律及中央法規有關農 田水利會主管或執行之事項,未及配合修正時,由行政院逕行公告變更之。

說明:農田水利會改制後其行政任務調 整移轉至改制後之行政機關,惟 因涉及法規命令繁多,舉凡水利法、水污染防治法與農地重劃條 例等法令,故在相關法規命令尚未完成修正前,以本法授權行政院先以命令調整之。」

一個「民主政府」採行如此荒唐的修法過程,宛如又回到一切都以行政命令的威權戒嚴時代?台灣的法治崩解,豈非是由政府機關開始帶頭示範的嗎?

黃金春的憤怒中,我大概仍可以窺探到,他仍還保留著一層對民進黨的深厚感情。

他這一生從政,早自黨外時期對威權體制的抗爭,基本上是無役不與。民進黨組黨時也率先號召桃園鄉親集體入黨,並配合黨部積極從事輔選工作,篳路藍縷,也算得上是創黨元老之一了。儘管這次「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的政治操作大大傷了他的心,但他其實還是想積極保留住當年民主運動的那份熾熱之情的深層回憶。我只是很懷疑,這樣的濃烈的鄉愁,會不會讓他再又一次受到傷害了呢?

20180116-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國民黨極力反對,今天下午動員萬人包圍立法院抗議。(甘岱民攝)
萬人包圍立法院反對農田水利會改公務機關。(資料照,甘岱民攝)

「賣官」到底是掌權高位者的慣性或宮廷傳統?

我在8月25日曾發表過一篇《院長用「延任」賄賂,被出賣的農民要「造反」啦!》現在似乎仍可引用其間一長段話來說明蘇嘉全的「賣官」劇透:

『話說去年9月14日晚上,立法院長蘇嘉全具名邀宴全國17個農田水利會的會長,其中除了桃園、台中、瑠公、七星四個農田水利會不出席外,其他13位會長皆出席該次夜宴。據其中某出席會長在幾天後,於農田水利會內部舉辦的活動中私下透露說:

「14日當晚向出席的會長們表示,蘇嘉全說只要會長們支持農田水利會改為公務機關,他將以立法院長之尊,支持修法讓會長任期從2018年6月1日起延任到2020年9月30止,共延長2年4個月。」

這幕場景不正是藍營以往最擅長的「鬻官賣爵」的傳統攏絡手法麼?』

「農田水利會改制公務機關」這件事,是過去國民黨不敢做也做不到的,而今換成民進黨居然就大膽下手了,強奪原本屬於人民的財產,不僅將水利會長改官派,目前農委會制定《農田水利法草案》,更是荒繆至極!

繼水利會長改官派,六都市長也都將改成官派嗎?

小英總統曾說,勞工是她心中最軟的一塊,那麼長期支持民進黨的農民,請問小英將他們置放何處?難道真的就對應了用後即丟的「賤民」身分麼?如果農民是民進黨的基本支持者,結果農委會居然如此粗暴地對待農民,連《農田水利法草案》,也根本沒慎重諮詢全國各農田水利會長的專業意見,結果卻自己端出一份前後矛盾,完全剝奪農民權益的草案版本!我不免要想著,農民的選票,在這次和2020年時,還真的會繼續含淚去投票嗎?

單就《農田水利法草案》的修法過程只在農田水利處的官網上公告,竟沒有行文通知利害相關者的「農田水利會」,就已完全洩漏了農委會意圖「偷渡」及「不告而誅之」的卑劣惡意!

把擋路的大石頭搬開,此後就可以無法無天了!

還有一件內幕消息:基於黃金春在民進黨內的不合作態度,今年年中的中常委改選,為了要徹底封殺屏蔽他為弱勢農民代言者角色,乾脆豪不遮掩地由農委會發出一紙公函(如附件圖示1),直接訓令黃金春要保持行政中立不得再「兼任」政黨職務,直接粗暴地剝除黃金春的中常委參選機會。

圖示1
圖示1

若按銓敘部於6月12日發出的法令釋函(如附件圖示2),本來是認定「農田水會會長非屬中立法所定是(準)用對象」,但卻又直接放水提示「宜由該通則主管機關行政院農業委員會逕予釋明。」因此才會讓農委會對於水利會會長適用「中立法」的認定有了從嚴解釋的依據。

圖示2
圖示2

銓敘部的解釋函是這樣說的:

『查中立法第2條規定:「本法所稱公務人員,只法定機關依法任用、派用之有給專任人員及公立學校依法任用之職員。」第17條及第18條另有重法準用對象,其中尚未含農田水利會會長。......綜上,農田水會會長非屬中立法所定是(準)用對象,該等人員係依水利會通則第23條準用中立法規定,而準用係就某事項所定之法規,於性質不相牴觸範圍內,適用其他事項,是貴會所述既係水利會通則準用規定之疑義,宜由該通則主管機關行政院農業委員會逕予釋明。』

說白了,也就是黨內有人動用了大量政治關係,決意要徹底將黃金春擠出中常委的職務,讓黃進春永遠封殺在執政黨的決策圈外。

我對此首先想到的是,怎麼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不必迴避行政中立而可以當選中常委?

對我的提問,黃金春為了避嫌,沒有正面作答,只是語露玄機地淡淡說了一句話:「他們大概害怕我繼續留在選對會,可能會破壞他們某些正在進行中的陰謀吧!」因事涉敏感,我也就不宜再追究到底。

難道民進黨自認為會是「萬年執政黨」嗎?

近日裡,環保署副署長詹順貴毅然提出辭呈走人了。官場上人來人往,誰上誰下原也稀鬆平常。只是這位詹副臨去卻拋出一顆超強震撼彈,在其臉書公開PO出一封辭職信。我要藉此請大家注意他在信中留下的那段灑滿淚痕的字跡:

「長期以來社會所見,盡是派系政客、樁腳與紅頂商人,以經濟發展為名,強霸吞噬弱勢人民土地、家園,掠奪自然資源與破壞環境生態,導致富者越富、貧者更貧,人民對政黨、政府越來越不滿,越來越沒耐心。這是2000年後,台灣屢屢政黨輪替的重要潛在原因。」

社會上一直都以為,詹順貴是受到執政黨所高度倚重的政務官,結果在良心道德與政治現實的嚴重衝突下,不得不選擇在此一敏感時刻掛冠而去!相比於曾任中常委,並受到小英總統當面委以農民代言者重責的黃金春,其被惡意排擠出黨內決策班列之際遇,只能說是殊途同歸的深重感嘆罷了!

該是發動一次「農民革命」的時刻了!

於今,10位農田水利會會長已經聯署具名向農委會陳情,疾言抗議農委會之蠻橫行為,認為不該將農民原本財產及灌溉權益全部被收歸為國家所有,同時要求暫停執行改制為公務機關。這大概會是農民對執政的民進黨所發出的「哀的美敦書」。

如果執政黨依然傲慢得不肯反躬自省,仍然執意要蠻橫到底,將公法人的農民財產收歸國有,那就只好展開全國串聯運動,用農民用手中唯一的武器--選票,一起來進行另一場「農民革命」了。

*作者為文字工作者、現任《六都春秋電子報》創辦人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
您已閒置超過10分鐘了,看看最新的新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