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陳其邁的夢魘─北漂族將成高雄選情最後一根稻草

2018年10月16日 06:10 風傳媒
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右)意外與國民黨空降候選人韓國瑜陷入五五波的拉鋸。(圖/徐炳文攝)

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右)意外與國民黨空降候選人韓國瑜陷入五五波的拉鋸。(圖/徐炳文攝)

本被視為民進黨初選結束就結束的高雄市長選舉,近日卻在韓國瑜的加溫之下,硬是將綠遠大於藍的高雄扳回五五波戰局。根據TVBS九月初的民調,顯示韓國瑜以35%僅落後陳其邁4%,而聯合報在九月底的民調更顯示兩人的差距正在逐漸縮小到2%。

更甚者,根據Google Trend的搜尋熱度,韓國瑜的人氣更是在10月初時超越長期被視為網路人氣王的柯文哲。在10月7日至12日時,柯僅為韓的37%,遑論對手陳其邁的11%。而倘若以高雄市長和台北市長進行搜尋,在此期間,前者也以71%領先後者的67%。也就是說,韓國瑜憑一己之力,讓高雄一越台北成為今年最被全國關注的選舉。

不過高雄市長的選情關鍵到底在哪?北漂族真有那麼大的影響力嗎?陳其邁和民進黨會真心想爭取北漂族認同,讓北漂青年返鄉投票嗎?本文以下將逐一分析。

TVBS做的高雄市長選舉民調交叉分析。
TVBS做的高雄市長選舉民調交叉分析。

中間選民將決定高雄市長是誰

由於選舉白熱化,過去採取冷處理、保守選戰策略的陳其邁也暮然驚醒,尋求民進黨內奧援,包含前市長陳菊、高雄立委、市議會黨團,夥同開始對韓國瑜進行抹黑式的負面選戰。不過就目前來看,民進黨鋪天蓋地的抹黑戰術並未達到預期效果,反而成功讓韓國瑜擄獲許多對負面選戰反感的年輕、中間族群之支持,甚至成為韓國瑜目前聲勢超越柯文哲的原因。

而就TVBS九月份民調的選民結構來看,事實上,擁有特定政黨傾向,無論是支持國民黨、民進黨或是時代力量的選民,其業已決定人選,未決定者僅約1成,低於平均值的25%。因此整場選舉的關鍵,自然就落在,占整體選民比重4成,而尚有35%未決定投給誰的中間選民。

誠如前述,從TVBS的民調來看,尚未表態的中間選民將會決定高雄市長人選,然而由於目前的民調,包括TVBS,大抵以住家電話進行調查,因此這自然就無法探查到,具戶籍,但因工作、經濟等等因素離開高雄的「北漂族」。

雖然各界對於北漂族的數量有不同見解,作為官方的高雄市政府,也因代理市長具民進黨背景,且在沒有公式、計算標準的情況下就提出1萬人,遠低於外界估計的數字,因此不被廣為接受,所以使得北漂族的數量在計算上始終有相當大的落差。

不過從高雄市20至65歲的戶籍人口有171萬人,而就業人口僅134.4萬人的數值來看,雖然失業率等等勞動因素會降低北漂族數量,但諸如台東、屏東人口至高雄就業的數字也會抵消前素影響,因此綜合來說,可以粗估高雄的北漂族人數大致在35萬左右。

雖然說北漂族的投票率會因投票成本而降低許多,不過即使僅有5成,也達17萬張選票。所以說,如此龐大而又難以調查到其投票意向的族群,自然也同中間選民般,成為此次選舉的關鍵性因素。

韓國瑜和陳其邁是如何爭取北漂族支持?

事實上,韓國瑜可以說是最早發現北漂族重要性的候選人,自投入選戰以來,就透過網路、網紅和藝人,甚至到台北開記者會增加新聞曝光度,來爭取北漂族的支持。

而陳其邁陣營,最早則傾向於否認北漂族的存在,因為事實上,北漂族之所以數量具如此規模,正是因為高雄的就業、勞動環境不佳所導致。根本溯源來說,則在高雄執政二三十年的民進黨將難辭其咎。然而隨著韓國瑜不斷發動攻勢,扳平兩人之間的民調,這也迫使陳其邁特地拍攝影片,來訴求北漂族的支持。

雖然陳的影片因內容引發爭議和批評,不過更重要的是,該影片直接承認了高雄存有大量北漂族現象的存在,從選舉策略上來看,無疑是重重的傷害陳其邁的選情。因為在承認北漂族現象存在之後,陳若要爭取其支持,就必須要正視造成高雄有大量北漂族的經濟、社會因素,而必須批評此前民進黨在高雄的長期執政;倘若陳選擇不爭取北漂族,就目前僅有2至4%的差距來看,則很可能因此輸掉選舉。

然而在這兩難困境之中,陳其邁反在記者會中,詭辯式的承襲陳菊的套路,首先表示北漂族是中南部都有的情況,而高雄之所以出現大量北漂族,就是馬政府所造成的,民進黨則是一直在試圖解決高雄的問題。

如果高雄北漂族是國民黨造成的,陳其邁敢讓北漂族返鄉投票嗎?

雖然說陳其邁為兩難困境找出一種說法,然而從政黨輪替之後,民眾對民進黨拉馬政府救援之反感,以及民進黨在高雄長期執政的情況,這樣的說法,事實上不僅無法自圓其說,甚至還會引來年青、中間選民和北漂族的反感。

因為從邏輯面來看,如果北漂族真如同陳其邁所說,是因國民黨而非民進黨執政不力所造成的,那北漂族則必然會因為被迫背井離鄉,厭惡國民黨且傾向於支持民進黨,而陳其邁也將盡一切方法,提高北漂族的投票率。

就現實面來說,撇除掉沒有投票意願,北漂族之所以被認為投票率低的原因,就在於離鄉背井,所造成的投票成本高昂,諸如返鄉的通勤時間、體力和車費,甚至是必須請假等等因素。因此,要提高北漂族投票率最有效的方法,就在於減少其投票成本。而從各國發展來看,不在籍投票制度,舉凡通訊投票、移轉投票,都會是相當有效的方法。

然而實際上,陳其邁不僅沒有鼓勵北漂族要返鄉投票,在其擔任立法委員的期間,更是多次以各種理由阻擾不在籍投票制度設立。在2010年時,陳其邁甚至還以台灣不大,四個小時就能到任何地方,這樣高高在上,不知普通百姓辛勞的思維,當作反對理由。

更令人覺得反感的是,民進黨從過去以降,時常以中共會透過不在籍制度,干預台商投票來影響台灣選舉,做為反對不在籍制度的理由。然而當社會各界退一步,諸如賴士葆委員在立院提案,先以不涉及境外選民,只讓國內不在戶籍地的選民,可以通過移轉投票來投票,陳其邁之流仍然以保護投票秘密之名,行阻止全國各地北漂族投票之實。

事實上,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蘇彥圖教授在107年5月「研擬全面實施不在籍投票可行性公聽會」就直接打臉陳其邁的說法,他認為陳所謂的投票秘密保護,只是配套措施、執行方式的問題,可以效仿美國,用vote center制度來解決。

南韓今日開始為期2天的不在籍投票,已有超過1000萬人投票,相當踴躍。(美聯社)
南韓已經有不在籍投票,台灣連修法的邊都還沒有。(美聯社)

陳其邁真的挺北漂族 就請修法推動移轉投票制度

根據中研院政研所吳重禮教授的估計,目前國內大概有300萬人因不具不在籍投票或移轉投票制度而無法投票。以高雄佔全國人口11.8%來說,就有35萬的高雄人因民進黨和陳其邁的阻擾而無法投票。此一數字也與本文前述以戶籍人口減去就業人口的北漂族數量推估相當。

就國際趨勢來看,不在籍投票制度,諸如移轉投票等等,已然成為民主國家之間的潮流,舉凡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澳洲、加拿大等歐美國家,抑或是日本、韓國、新加坡、菲律賓等亞洲國家,都已有相關制度,來提高選民的政治參與,避免民主赤字。

然而蔡英文和民進黨一方面在今年國慶以「民主台灣,照亮世界」為主軸,另一方面卻又違背國際民主潮流,長期反對不在籍投票和移轉投票,不讓國內的300萬選民參與到民主政治之中,實質損害這些因經濟、社會因素被迫離鄉族群的政治權益。

而民進黨之所以反對不在籍、移轉投票的真正原因,事實上就在於民進黨的許多優勢、執政縣市,都有大量的北漂現象。因為這些因民進黨長期執政所造成不佳的經濟和勞動條件而出走的人,並不太可能會投給綠營。否則,民進黨為何會長期反對不在籍、移轉投票,甘願傷害民主政治運作,讓這些北漂族成為政治的失語者。

更甚者,民進黨不僅不推動不涉及境外的移轉投票制度,甚至還可能用盡各種方式,來增加因「北漂」而無法投票的人數。舉凡選務人員,雖然戶籍地與投開票所所在縣市相同的人可以透過移轉投票制度來投票,然而戶籍地與投開票所所在縣市不同的選務人員,就只能因選務而直接喪失投票權益。因此這也是為何民進黨近來不斷以公投案過多為由,大量徵集公務人員擔任選務人員的緣故。

總地來說,倘若陳其邁真心想爭取北漂族的認同,且認為高雄、中南部的北漂族是國民黨所造成,那作為執政黨的現任立法委員,陳其邁就無可卸責地必須去修法推動移轉投票制度,讓全國300萬的北漂族可以具體的參與到民主政治之中,而非讓北漂族因經濟因素而傷及自身的政治權益。

不過從前述北漂族相當可能厭惡民進黨長期執政的推測,以及陳其邁在日前被公民團體爆料上一次出現在立法院質詢已經是近6個月前,榮獲立法委員翹班榜亞軍的「殊榮」來看,陳自然是不太可能會去推動移轉投票,提高北漂族的投票率,至多是做作樣子,提出法案後,放在委員會擱置當作遮羞布。因為陳其邁知道,這些青壯的北漂族群,正是壓垮其市長春秋大夢的最後一根稻草。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