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多粥少!1年27億公益彩券回饋金申請設限,社福團體憂斷炊

2018年10月29日 08:20 風傳媒
明年公彩回饋金的「主軸項目」包括婦女、兒權、身障等權利公約,以及新世代反毒策略,但不少社福團體擔心其他未被列為「主軸項目」的補助計畫可能面臨「斷炊」。圖為衛福部社家署2018年舉辦之兒童節活動。(取自社家署官網)

明年公彩回饋金的「主軸項目」包括婦女、兒權、身障等權利公約,以及新世代反毒策略,但不少社福團體擔心其他未被列為「主軸項目」的補助計畫可能面臨「斷炊」。圖為衛福部社家署2018年舉辦之兒童節活動。(取自社家署官網)

台灣公益彩券每年貢獻國庫近400億元,除了300多億元公益彩券盈餘外,得標廠商台灣彩券每年也承諾提供政府27億元「公彩回饋金」,明年度為了呼應行政院長賴清德「安居樂業」施政主軸,特別將婦女、兒權、身障等權利公約,以及新世代反毒策略,列入公彩回饋金「主軸項目」,然而,其他未被列為「主軸項目」的補助計畫,卻面臨2年內退場的命運,讓不少社福團體擔心,未來政府補助恐將「斷炊」。

台灣明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首度破2兆元大關,其中社福預算金額高達4922億,社福預算佔比表面上雖然逼近4分之1,但扣除掉勞健保等社會保險補助後,社福預算始終無法擺脫「挖東牆,補西牆」的命運,27億元公益彩券回饋金就是最好的例子。

20181002-SMG0035-風數據/公益彩券盈餘(公彩盈餘)專題。公益彩券繳給政府多少錢?切割圖-3。
 

今年初台北市社會福利聯盟的會員團體向衛福部申請「公彩回饋金創新方案」,分別收到了衛福部函文,核准補助要點增訂了附加條款,要求「自107年度(2018年)起,歷年接受補助人事費逾二年者,不再補助」。

公彩回饋金創新方案主軸項目,得免自籌款

社家署副署長祝健芳表示,為了讓縣市政府善用公益彩券盈餘與回饋金,用於「創新性」與「實驗性」項目,並且優先辦理預防性或處遇服務,衛福部每年都會針對公彩回饋金創新方案,訂定「主軸項目」,為了引導民間創新提案,提案單位開辦創新社福計畫,「得免自籌款」。

祝健芳表示,儘管上述設計,有助於民間單位提出創新方案,實施幾年下來卻也發現,民間單位所提創新計畫,裡面包了人力案,有些案子提出2年申請補助,但實際上根本不用2年,提案單位推動創新業務過程,表面上雖然需要額外人力,但實際執行過程,卻也用不到1名全職的人。

20180702-民眾持愛心福利卡至愛心福利社兌換物資。(新竹市政府社會處提供)
社福團體若向衛福部申請「公彩回饋金創新方案」,自2018年起,「歷年接受補助人事費逾兩年者,不再補助」。圖為愛心福利社,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資料照,新竹市政府社會處提供)

社福團體以計畫「養社工」,審委主張設退場機制

社福團體的創新方案包裹人事案,透過計畫「養社工」的做法,衛福部公彩回饋金創新計畫審查委員會並不苟同,祝健芳表示,很多審查委員主張,有些案子已經走(補助)很久,應該要有退場機制,畢竟回饋金額度有限。不過,又有部分委員擔心,驟然停掉補助,恐怕會導致創新計畫的承辦人員面臨失業命運,衛福部夾在中間也很為難。

為了讓受補助團體,能夠繼續推動創新方案,衛福部每年訂定「主軸計畫」,並且「建議」社福團體呈報的申請案,往主軸靠攏,衛福部次長呂寶靜也在內部會議強調,公益彩券回饋金資源之配置,應反映及支持社會福利施政重點,例如兒權公約、身障權利公約、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社會安全網、社工專業制度、新世代反毒策略及司改國是會議等重大議題,部分團體今年申請提案過程,被要求「計畫內容與長照多一點連結」。

20171025-衛福部社家署舉辦全國老人福利機構運動會。(取自社家署官網)
衛福部每年都會針對公彩回饋金創新方案,訂定「主軸項目」,為了引導民間創新提案,提案單位開辦創新社福計畫,「得免自籌款」。圖為衛福部社家署舉辦全國老人福利機構運動會,示意圖,與新聞個案無關。(取自社家署官網)

祝健芳表示,公彩回饋金民間創新計畫,依據施政主軸,當然會涉及到政策引導,「我們只是訂原則」,除了108年國家社會安全網計畫、預防機制及早發現需要幫忙家庭,社家署的主軸計畫,則是偏重在脆弱家庭的家庭維繫與預防,避免受虐情境,社工司的主軸則是社工人力培訓,透過競爭型計畫,讓各地方政府統整轄下有專長團體,提出整合型計畫,把資源下放到地方。

退場機制不公平?社家署這樣說…

祝健芳強調,創新計畫的補助,總有落日的一天,等待創新計畫逐漸成熟,社福團體可以透過募款方式籌措財源,「儘管有社福團體主張,該團體長期陪伴弱勢家庭個案,認為衛福部以社福量化成效指標訂定退場機制,對他們來說不公平。但是有些民間提案提了5、6年,總要檢討成效。」

推動精障社區關懷服務的台北心生活協會,對於衛福部驟然修改公彩回饋金補助規則,並不苟同。

20160815-推動精障社區關懷服務的台北心生活協會,對於衛福部驟然修改公彩回饋金補助規則,並不苟同。圖為該協會開辦的社區商店「心朋友的店」舉辦之活動。(取自社團法人台北市心生活協會附設心朋友的店臉書)
推動精障社區關懷服務的台北心生活協會,對於衛福部驟然修改公彩回饋金補助規則,並不苟同。圖為該協會開辦的社區商店「心朋友的店」舉辦之活動。(取自社團法人台北市心生活協會附設心朋友的店臉書)

台北心生活協會總幹事金林表示,該協會2003年成立迄今,社福單位例行性委託案基本上輪不到他們,只能爭取公益彩券盈餘與回饋金創新計畫,「我們申請了10年,如今承辦人員告訴我們,不能送原來的計畫」,為了爭取補助,該協會同時向衛福部社家署與心理及口腔健康司遞件,但今年起衛福部為了管控申請案,要求所有計畫統一透過單一網路平台提出申請,衛福部看到該協會呈報的二件申請案名稱類似,又叫該協會「兩案併一案」。

由於衛福部要求公彩回饋金創新計畫採取縣市競爭型計畫方式遞件,所有案件必須先在各縣市社會局彙整把關,金林表示,由於申請流程有很大改變,很多社福團體就連今年能否獲得補助,都沒有把握。

人事費逾2年不補助,社福團體認應看成效

對於衛福部增訂「人事費逾二年不補助」條款,金林也認為有商榷必要,「為何一定不能補人事費?你應該去看成效啊?如果是政府該推動的社福工作,長期支持又有何錯?」

20170916-台北心生活協會舉辦【看見‧支持】活動,工作人員在活動前合影。(取自台北心生活協會官網)
對於衛福部增訂公彩回饋金「人事費逾二年不補助」條款,台北心生活協會總幹事金林認為,「為何一定不能補人事費?你應該去看成效啊?如果是政府該推動的社福工作,長期支持又有何錯?」圖為台北心生活協會舉辦【看見‧支持】活動,工作人員在活動前合影。(取自台北心生活協會官網)

金林表示,衛福部應該把公彩回饋金創新服務,融入目前推廣的長照與社區服務,她批評,「長照2.0到底給精障人士什麼服務?精障人士一年死了多少人,政府總是強調精障人士的支持服務已經存在,社會安全網會議一天到晚談精障,卻只有談『強制住院』這一招。」

金林表示,政府除了委託案,一般的補助案要申請到人事費推動服務已經很困難,精障是政府法定服務,但是《精神服務衛生法》沒有將社區服務納入,社福團體根本沒有門路申請人事費,衛福部心口司雖然有獎勵計畫,但同樣也不補助人事費,「幾年前,政府還給臨時工資,現在甚至連臨時工資都不給了」,「現在,政府的補助案,申請到補助項目,最多的是演講費、場地費,隨便一個項目,都可以申請到,但精障的人聽演講會痊癒嗎?」

金林表示,今年以來,接到衛福部函文告知「歷年接受補助人事費逾二年者,不再補助」的台北市社會福利聯盟的會員,不止「台北心生活協會」一家,公益團體雖然可以轉而向台北市社會局申請公彩盈餘補助,但台北市社會局「身心障礙者社會參與補助款」,同樣的也是不補助人事費,原本台北市社會局允諾社福團體,召開會議共謀解決方案,但今年是選舉年,台北市社會局迄今都還沒有找社福團體研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