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當一個人口2億、面積850萬平方公里的國家選出一個極右派總統

2018年10月30日 06:10 風傳媒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扮成川普慶賀。(美聯社)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扮成川普慶賀。(美聯社)

他公然歧視與仇視女性、同性戀者、少數族裔、移民難民,他威脅批評人士,他崇尚以暴(警察)制暴(街頭),他嚮往獨裁政體,他願意為經濟發展破壞環境,但他卻能夠當選為一個大型民主國家的總統。他不是美國的川普,但號稱「巴西川普」「熱帶川普」;他是博索納羅,2019年1月1日,他將成為巴西第38位總統。

言論聳動煽動 政績白卷一張

翻開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的履歷,其實乏善可陳,雖然從政近30年,但沒有任何實際行政經驗;雖然是大城里約熱內盧(Rio de Janeiro)選出的國會議員,但今年總統大選之前,出了里約沒多少人聽說過這號人物。然而就是這樣一個角色很邊緣、意識型態也很邊緣、能力是一大號的政客,拿下今年極右派最大的戰利品:人口超過2億、面積超過850萬平方公里的巴西。

巴西新總統博索納羅表明以身為恐同者為傲(AP)
巴西新總統博索納羅表明以身為恐同者為傲(AP)

由於「政績」是白卷一張,世人面對博索納羅,只能從他的言論來評斷。而這些言論也著實怵目驚心:「我單身時會嫖妓」「妳(一位女國會議員)不配被我強姦」「我寧可兒子死於意外也不要變成同性戀」「我不會改女性和男性相同的薪水」「我贊成刑求」「想要巴西改變就要搞內戰,做到以前軍人政權沒做到的:殺個3萬人」……

厭女、仇同、好殺

以言廢人似乎不太公平,但這也是博索納羅的勝選秘方之一,與川普如出一轍:以大剌剌的「政治不正確」塑造自身敢作敢當、反體制、反菁英的形象,吸引對政治體制領導階層、菁英階層滿懷憤怒的巴西民眾。川普雖然品格低劣,但深受美國基督教福音派愛戴,被視為落實其保守意識型態的旗手。而博索納羅也是一面大放厥辭,一面標榜「傳統價值」「家庭價值」。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上街慶賀。(美聯社)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上街慶賀。(美聯社)

競選期間,博索納羅幾乎天天開臉書直播,形式非常簡單:穿著一件T恤,坐在一張桌子前面,看著鏡頭開講。他在9月初遇刺受重傷,之後幾乎完全透過社群媒體、即時通訊軟體WhatsApp打選戰,以煽動性的言論取代紮實的政見,這種作法也非常川普。博索納羅甚至比川普更進一步,以傷勢未癒為由不參加總統候選人電視辯論。

完美風暴中應運而生的民粹強人

這是因為博索納羅身處的巴西,這幾年颳起一場憤怒的「完美風暴」:總統帶頭貪污、政黨集體受賄、經濟大幅衰退、暴力犯罪猖獗、公共事業敗壞。就算嫌惡博索納羅意識型態的巴西人,也有可能基於「在爛蘋果中選一個比較不爛的」心態,摀著鼻子投票給他。

也因此,儘管博索納羅如此沙豬、如此厭女,但他的女性選民支持率還是超過4成。這些女性寄望博索納羅能鎮壓犯罪、振興經濟、整肅管箴、改善公共事業。換言之,巴西的體制內領導階層、菁英階層,在這些最基本的層面,對不起巴西人民,於是一個強人形象的「救世主」應運而生。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上街慶賀。(美聯社)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上街慶賀。(美聯社)

缺乏國會勢力 反對者眾多 極力拉攏軍方

博索納羅還有一點類似川普:選前歷次民調顯示,超過4成的選民無論如何絕對不會投給他。10月28日的第二輪決選,博索納羅以55.13%得票率贏過左派對手哈達德(Fernando Haddad)的44.87%。這44.87%將是博索納羅的嚴峻挑戰,更何況他領導的社會自由黨(PSL)在國會下議院513席只佔52席、上議院81席只佔4席,這一點是他與川普、杜特蒂(Rodrigo Duterte)、艾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等強人領袖最大的不同。

「絕對不投博索納羅」的一方擔心,他上台後不但會推行劣質的政策、打壓女性與各個弱勢族群,而且會從根本戕害巴西還算年輕的民主體制,他競選期間的言論已經發揮將巴西民主污名化的作用,嚴重斲傷民眾的信心。博索納羅從政前是職業軍人(雖說17年軍旅生涯只做到陸軍上尉),對巴西在1985年才徹底結束的軍事獨裁一直緬懷不已,連競選副手都特地選了一個退役陸軍四星上將穆蘭(Hamilton Mourão)。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不乏女性。(美聯社)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支持者不乏女性。(美聯社)

巴西人「對獨裁年代的鄉愁」會繼續發酵嗎?博索納羅是納粹法西斯嗎?

巴西從1964年到1985年的軍事獨裁,雖然也踐踏基本人權、鉗制公民社會,但不像兩個鄰國阿根廷、智利那麼殘酷,不少巴西人甚至懷念當時的「法律與秩序至上」的社會型態。博索納羅在競選時經常挑動這種「對獨裁年代的鄉愁」,同時也明示或暗示當選後將找軍人(現役或退役)入閣,國防、教育、基礎建設3個佔政府總預算1/5的部會優先考慮。批評者憂心,博索納羅如此拉攏軍方,未來巴西一旦發生憲政危機,或者他像羅賽芙(Dilma Rousseff)總統一樣遭到國會彈劾,軍方能否保持中立?從近年巴西軍方在民間的崇高聲望、軍方高層開始批評時政、退役將領受到重用來看,這樣的憂心未必是杞人憂天。

更有甚者,不少博索納羅的批評者將他貼上「納粹」「法西斯」的標籤,形容他是希特勒(Adolf Hitler)、戈培爾(Joseph Goebbels)、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化身。這或許就有危言聳聽之嫌,博索納羅與這些幾個極右派大魔頭雖然都是煽動家出身,但巴西畢竟不是二戰前的德國或義大利。博索納羅頂多會嘗試削弱國家的權力制衡與機制與選舉公平性,效法委內瑞拉、土耳其、匈牙利等國,讓巴西轉型為「非自由主義民主體制」(illiberal democracy),但他恐怕連這樣的能耐與民意基礎也沒有。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反對者強烈不滿。(美聯社)
2018年10月28日,極右派巴西社會自由黨候選人博索納羅當選總統,反對者強烈不滿。(美聯社)

巴西的民主制還有力量 還能夠重新振作

巴西的民主體制還算年輕,但並不薄弱,國會兩院也不是橡皮圖章,有充分的制衡權,而且曾經彈劾一位前任總統、一位現任總統;巴西的司法體制這幾年也展現獨立性,以代號為「洗車行動」(Operação Lava Jato)的大規模調查工作,揭發了領導階層藏污納垢的共犯結構。巴西的新聞媒體則是較弱的一環,近年來傳統媒體經營不易,公信力不斷受到挑戰,博索納羅也學樣川普,將批評他的媒體與記者斥為「人民公敵」,甚至鼓動支持者施加暴力。

全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民眾對政治體制領導階層、菁英階層滿懷憤怒,巴西是我們觀察的標竿。博索納羅以極右派強人、狂人的姿態當選,他的實際作為還有待檢視,稍事收斂與變本加厲都有可能(川普就是後者)。但最重要的是,巴西尚未沉淪、尚未幻滅的體制派領導者還有機會重新振作,讓人們知道民主是一面需要時時勤拂拭的明鏡,而不是一疊可與魔鬼交易的籌碼。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