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往後能談更多跨性別故事 《翠絲》先爭金馬再挺平權公投

2018年11月12日 22:20 風傳媒
黃河(左)在電影《翠絲》飾演旅居海外的男同志,在愛人逝世後,力挺姜皓文(右)動變性手術。(雙囍電影提供)

黃河(左)在電影《翠絲》飾演旅居海外的男同志,在愛人逝世後,力挺姜皓文(右)動變性手術。(雙囍電影提供)

被喻為港版《丹麥女孩》、本屆金馬入圍最佳男女配角的港片《翠絲》,16日(周五)即將在台上映,導演李駿碩今(12)日與媒體茶敘,表示希望在《翠絲》後,香港可以有更多空間談跨性別,可以做手術,可以男變女、女變男,能讓更多不同的人,去講不同的性別故事。

《翠絲》由舒琪監製、新銳導演李駿碩執導,描述身為跨性別、卻隱瞞多年的大雄(姜皓文飾),在對他懷有情愫的故友阿正過世後,接連在阿正的同性伴侶(黃河飾)、同為跨性別的老花旦打鈴哥(袁富華飾)鼓舞下,決定追求自我、進行變性手術,然而要怎麼面對性格保守的妻子(惠英紅飾),以及正值青春叛逆的兒子(吳肇軒飾),則是他最大的考驗。

20181112_《翠絲》由新銳導演李駿碩執導。(吳尚軒攝)
《翠絲》由新銳導演李駿碩執導。(吳尚軒攝)

倒地嘶吼張力破表 全靠惠英紅即興發揮

《翠絲》片中最令觀眾痛心的,便是姜皓文向惠英紅坦承,自己心底其實是女人的一場戲,惠英紅從努力勸說丈夫「一起去看醫生」,再到認清事實之後徹底崩潰,倒地瘋狂搥打自己跟姜皓文,影后級的爆發性演技展露無疑。

李駿碩坦言,當時惠英紅看過這場戲的劇本後,跟他說還是不夠,他問要怎麼辦,惠英紅只說她要到現場感受,這齣戲其實只有台詞預先想好,實際動作,都是姜皓文跟惠英紅現場即興發揮,大家都被嚇到了,「我們一開始很有壓力,要120分的認真才能來配合。」

20181112_電影《翠絲》。惠英紅飾演姜皓文的妻子,是個性格保守的中產階級婦女。(雙囍電影提供)
惠英紅(右)飾演姜皓文的妻子,是個性格保守的中產階級婦女。(雙囍電影提供)

姜皓文從頭認識跨性別 李駿碩:他很gentle

外號「黑仔」、過去總給人陽剛印象的姜皓文,是《翠絲》最早敲定的演員。李駿碩說,姜皓文一開始很坦白就說,自己對跨性別的了解不夠,所以兩人一起從很基本的地方研究,他也帶自己的跨性別朋友,去跟姜皓文深談。

李駿碩也說,姜皓文其實是「很gentle」的人,兩人很快便建立默契跟信任,片中姜皓文換上女性內衣褲,或者裸身沐浴的橋段,都沒有做防曝光的安全措施,就是很信任他。

舞台劇出身,過去以《喜劇之王》最為觀眾所記得的袁富華,在《翠絲》飾演跨性別的老花旦。李駿碩談到,Ben哥(袁富華外號)身為資深演員,對於跨性別議題,其實毫無排斥,反倒是對自己只受2個星期訓練,就要唱粵劇感到沒有信心。

20181112_外型陽剛的姜皓文,在《翠絲》演出壓抑多年的跨性別角色。(雙囍電影提供)
外型陽剛的姜皓文,在《翠絲》演出壓抑多年的跨性別角色。(雙囍電影提供)

李駿碩:一個故事不能代表全部人經歷

李駿碩談到,因為《丹麥女孩》的關係,很多人跑來跟他說變性手術很危險,不過《翠絲》是當代的故事,醫學、科技已經不一樣,然而社會的壓力還是很大,儘管肉體的痛還是有,但都沒有心理的壓力來得大。

李駿碩並強調,一個故事不能代表全部人的經歷,每個人對性別的想像、認知是不一樣的,他希望在《翠絲》之後,香港可以有更多空間談跨性別,可以做手術,可以男變女、女變男,希望有更多機會,讓更多不同的人講不同的故事。

《翠絲》預定於16日在台灣上映,搶先香港22日一步。據了解,此項決定,是希望搶在24日的平權公投前,能聲援台灣的性平運動。

20181112_電影《翠絲》。黃河飾演旅居海外的男同志,詮釋伴侶過世的哀傷神情。(雙囍電影提供)
黃河飾演旅居海外的男同志,詮釋伴侶過世的哀傷神情。(雙囍電影提供)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