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惡不赦壞蛋的後代」 東條英機曾孫致力和平對話

2015年08月16日 16:28 風傳媒
對東條英利來說,對曾祖父的第一印象來自30年前觀賞的黑白紀錄片。(美聯社)

對東條英利來說,對曾祖父的第一印象來自30年前觀賞的黑白紀錄片。(美聯社)

15日是日本無條件投降70周年,也讓二次大戰正式結束,在各國紛紛舉辦相關紀念活動的同時,《美聯社》(AP)專訪了2位日本甲級戰犯的後代,特殊的「出身」使他們從小就得背負「惡人後代」的包袱,也因此對二戰議題有更深入的思考和積極的作為。

日本前內閣總理大臣東條英機(Hideki Tojo)的曾孫希望能促成美日兩方和解,日本前外務大臣東鄉茂德(Shigenori Togo)的孫子更呼籲將14位甲級戰犯暫時遷出靖國神社(Yasukuni Shrine),相信日本對於二戰的反省和外交處境都能因此有所改善。

「十惡不赦壞蛋的後代」

對東條英利(Hidetoshi Tojo)來說,他對曾祖父的第一印象來自30年前觀賞的黑白紀錄片。紀錄片中,曾祖父是個禿頭蓄鬍、戴著眼鏡的男人,坐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被告席上。

坐在曾祖父後方的一名男子,突然朝著曾祖父的頭頂大掌一揮,「啪」地一聲,迴盪著整個法庭,東條英利的曾祖父——東條英機,只是轉過頭,咧嘴一笑。

 

 

看到這裡,東條英利的母親對他說:「那是你的曾祖父。」

東條英機在二戰時擔任日本的內閣總理大臣,被認為是珍珠港事件的主謀,拖延戰事、致使美國在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的罪魁禍首,日本軍國主義的代表人物,在戰後被判為甲級戰犯。

尋根了解自己

東條英利年幼時,大家都叫他「東條英機的曾孫」。儘管東條英利不喜歡他們的口氣,但爸媽要他少開口為妙。

自從在紀錄片中初識曾祖父後,過了30年,東條英利現在42歲,是一名企業家。他認為,面對日本在二戰時的歷史,是自己「尋根」的其中一個過程。

人們為他貼上「十惡不赦壞蛋的後代」的極端標籤,讓東條英利起先不願接受自己的出身,在歷史課上坐立難安,更討厭同學在此時對他行注目禮。

東條英利希望能促成兩方和解(美聯社)
站在靖國神社的鳥居下,東條英利盼能致力於和平對話。(美聯社)

與杜魯門後代見面

但是,隨著時間過去,東條英利有了不同的想法。

正因為自己是東條英機的曾孫,東條英利認為,可以藉此為日本與其二戰時的敵人盡一份心力,促成兩方和解。他已和杜魯門的孫子克里夫頓‧杜魯門‧丹尼爾(Clifton Truman Daniel)搭上線,提議進行公開對話等活動。

東條英利曾和丹尼爾在視訊會議中短暫聊過,他希望能更深入認識丹尼爾,因為東條英利相信,自己和丹尼爾也許有些共同經驗能彼此分享。畢竟對他們兩人來說,可能多少得承擔祖先的決定所帶來的後果。

「當然,和我不同的是,丹尼爾身在勝利的一方。但我很好奇,身為『對廣島和長崎投下原子彈的人』的孫子,他的感覺如何?」

丹尼爾深為佐佐木禎子的故事啟發,投身反核運動。東條英利無意為自己的曾祖父辯解,但他希望,能和丹尼爾一同傳達前瞻性的理念。

東鄉和彥:甲級戰犯應遷出靖國神社

東鄉茂德在二戰期間曾在東條英機內閣和鈴木貫太郎(Kantaro Suzuki)內閣中擔任外務大臣,是促成日本無條件投降的關鍵人物之一。二戰結束後,被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判處20年有期徒刑,1950年病逝獄中,當時,他的孫子東鄉和彥(Kazuhiko Togo)年僅5歲。

1938年時的東鄉茂德,攝於柏林。(美聯社)
1938年時的東鄉茂德,攝於柏林。(美聯社)

跟隨祖父的腳步,東鄉和彥擔任外交官多年,退休後,他繼續鑽研亞洲歷史議題。

東鄉和彥說:「對於祖父被歸在侵略者的那一方,我無法認同。但這是歷史得出的結論,我想我必須接受這個事實。」他強調:「這是同盟國做出的判決,不是來自我們。那麼,我們自己的觀點呢?這是我的任務。」

東鄉和彥參拜位於東京的家墳。(美聯社)
東鄉和彥參拜位於東京的家墳。(美聯社)

東鄉和彥7月出版了著作《危機中的外交》(Diplomacy in Crisis,暫譯),當中提到靖國神社的問題。靖國神社是日本軍國主義的象徵,每當日本首相前往參拜,總會引起中韓兩國抗議,使日本與其關係再度惡化。

對此,東鄉和彥認為,應將包含自己祖父在內的14位甲級戰犯暫時「遷出」靖國神社,直到出現比這更好的解決辦法,此對於日本國內的反省、解決外交問題都非常重要。東鄉和彥深信外交的力量,「這是最棘手的政治議題,就遷出吧!這很重要,讓靖國神社再也不會成為問題。」

東鄉和彥呼籲將14位甲級戰犯遷出靖國神社。(美聯社)
東鄉和彥呼籲日本政府將14位甲級戰犯遷出靖國神社。(美聯社)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