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姚姚的悲情都是自找的,不干柯文哲的事

2018年11月20日 07:10 風傳媒
民進黨打柯不成,却打得自己手忙腳亂。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造勢活動。(盧逸峰攝)

民進黨打柯不成,却打得自己手忙腳亂。圖為台北市長柯文哲造勢活動。(盧逸峰攝)

民進黨高雄市長陳其邁辭立委的時候,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曾說:「可惜了一位好立委。」陳其邁選情告急,民進黨全黨搶救;選前最後一周,民進黨台北市長候選人姚文智在造勢場上也宣布辭立委,讓自己再無「退路」,除了支持者搖旗吶喊,姚文智辭立委堪謂「水波不驚」,持平而論,從選情不看好到更不看好,這場選戰姚文智一路拚過來,不是寂寞而是白目。

姚人多送暖,「朋友」還有台北市內、市外之別

或許為了安慰姚文智,給予他「同志的溫暖」,自動請纓義助姚文智的海基會副董事長兼秘書長姚人多,特別陪同姚文智接受廣播節目專訪。姚人多的談話重點有幾:一、姚文智是民進黨有史以來最可憐的人,不斷遭受外界的譏諷和嘲笑;二、民進黨四年前支持柯文哲,四年後不支持,所以一直在找理由說服支持者;三、柯文哲到現在不肯正面思考,綠營支持者為什麼離他而去?四、柯文哲在台北市「是對手」,但出了台北市「把柯當朋友,但不是朋友」。

如果這就是姚人多、姚文智、乃至民進黨的選戰思路,那麼選舉最後幾天,不但找不到雙姚企望的「反敗為勝」之徑,甚至可能加深「討厭民進黨」的「外溢效應」,讓「小輸」擴大為「中輸」甚至「大輸」。

首先,光是「台北市把柯當對手,外縣市當朋友(但不是朋友)」這句話就大大有問題,既無政治道義,遑論政治謀略,人渣文本就直言,他打過不少選戰,「沒看過這種提款方式」。

民進黨只怪柯文哲,從不檢討自己

政黨有自己的政治邏輯,外人不必置喙,四年前後柯文哲到底是民進黨的對手或朋友,主動權皆在民進黨,而非柯文哲,從支持到不支持,民進黨要說服的是自己和支持者,若找不出理由,這個責任當然在民進黨而非柯文哲。當姚人多質疑柯文哲不肯正面思考為什麼綠營支持者離柯而去的時候,正點出民進黨的最大盲點:民進黨從不思考為什麼多數選民棄民進黨而去?

民進黨打柯非自姚文智參選始,而是台北上海雙城論壇與世大運成功舉辦前後,翻來覆去講的就是柯文哲不該說「兩岸一家親」,問題來了,如果台北市是對手,外縣市當朋友,表示「兩岸一家親」在台北市之外可以接受嗎?這個邏輯綠營或獨派支持者能接受嗎?當民進黨在台北市把柯文哲往死裡打的時候,憑什麼認為柯文哲在外縣市還能把民進黨當朋友?當姚營(吳祥輝)費大力氣把葛特曼請來台北,重炒四年前他們全力為柯文哲辯護的器官移植案翻案,凸顯的不是柯文哲有問題,而是民進黨的政黨品格有問題!人們不僅只是相信柯文哲而已,還相信台大醫療團隊,但姚營打柯的時候,有想到他們摧毀的可能是人們對台灣醫療體系的信賴感嗎?沒有!他們心中想得只有自己的選情。

20181002-《屠殺》作者伊森.葛特曼來台國際記者會。(陳品佑攝)
《屠殺》作者伊森.葛特曼來台國際記者會,結果成了批柯重砲手(陳品佑攝)

姚姚相挺,是護還是棄?

「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姚人多感嘆姚文智是民進黨有史以來最可憐的人,姚人多這麼聰明的人,不會看不到姚文智的可憐到底有多少是自己造成的,這是民進黨的好處也是令人難以忍受之處─這個政黨胳膊向例往內彎,他們的道義只對自己人,至於「外人」是連道德都不必談的,所謂的「外人」還不只是黨外之人,但凡黨內異議都有可能被打成「外人」,比方扁家弊案風潮下的「十一寇」、比方雞兔同籠之爭下的康寧祥、比方倡議大和解咖啡的施明德、還有倡議大膽西進的許信良,敵友隨時可以易位,但看民進黨的需要,許信良挺蔡英文而得以重回民進黨就是一例,但許信良的兩岸主張不折不扣只能是聊備一格的花瓶。

對比之下,姚文智哪裏可憐?他自己亂打一通在家門外摔一跤,還有兄弟捧著護著。但從民進黨過去的權謀作為,姚人多力挺姚文智到底是「護」還是「棄」?依舊是兩說,姚文智若還是看不明白,真的只能怪自己,怪不上柯文哲。

這場九合一選舉,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打得焦頭爛額,確乎讓人意外,民進黨到現在不肯正視自己犯下的最大的戰略錯誤,就是逼走柯文哲,連帶挑動韓流而一發不可收拾,姚人多今時可以質疑柯文哲為什麼不檢討綠營支持者會棄他而去,但若這句話擺進選後檢討報告,那就是大笑話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