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娟專欄:台中的空氣何時追上第二大城市的水準?

2018年11月20日 07:00 風傳媒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18日在台中的反空汙大遊行結束後,本月在北中南的三場遊行也劃下句點。隨著人民對空氣要求愈來愈高,執政者也愈來愈不敢輕忽,只是太多妥協、決心不足,導致改善速度依然很慢。今年七月台中已是全國人口第二大都市,但空氣品質卻只是六都的第四名(2017年pm2.5年平均值),只贏台南跟高雄。未來空氣品質能不能進一步改善,也成為下任市長的重大挑戰。

全國前十大固定汙染源就有兩個在台中,包括第一名的台中火力發電廠、第十名的中龍鋼鐵。海線則是台中空汙最嚴重的地區,左上方位於梧棲的台中港務局,下方龍井的台中火力發電廠、中龍鋼鐵、往東位於西屯的中部科學園區、這個區域的粒狀汙染物幾乎占台中一半。位於這些區域下方的烏日高鐵站,承受上方的汙染,冬日經常性出現霧霾。空汙變成旅客對台中的第一印象。

一位家住台北、在靜宜大學任教的老師說,12年前她剛來台中時站在大肚山上還能看到海,但當台中火力電廠加到10個機組後就漸漸看不到了。

台中市政府雖然宣稱,台中電廠10座燃煤機組每年許可量2100萬噸,明年許可證到期已刪減許可證500萬噸,減量24%。但這指的是「許可量」、並不是「實際用量」,許可量通常遠大於實際用量,真要減就要用實際用量來減,否則帳面減量、實際並沒有減量,也無法達到實際減量的效果。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台中電廠8座機組已超過20年,是台中最大汙染源

這次遊行的主辦者、台灣健康空氣行動聯盟理事長葉光芃提出,未來台中空氣治理應該朝向「無煤中台灣」努力。台中電廠前4座機組運轉已超過26年,5到8座也已達到21年,應該要除役改天然氣才能根本解決中火的問題。

而台灣空汙的固定汙染源有相當大一部分來自國營事業,相較於其他縣市的國營事業,台中的改善算是比較有誠意的,包括要求中龍鋼鐵的鐵礦砂改室內堆置,這就比位於高雄的母公司中鋼好多了,中鋼到現在還在抗拒做室內堆置場,而且還在用汙染量大的濕式煉焦爐。不過改善成效如何要等完工後才知道。

而台中一方面減量,一方面卻持續在加重空汙。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研究員陳昭倫是台中市梧棲人,這裏正是台中空汙較嚴重的地區。他認為台中的發展已經超過環境負荷,尤其無止境的科學園區讓空汙更加惡化。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台中的發展已超過環境負荷

而林佳龍任內有兩件事被質疑空汙治理能力不足,其一就是大肚山中科擴建案。這個廠的龐大用電量會增加燃煤電廠PM2.5及臭氧排放,很不幸這個廠鄰近台中港區、台中火力發電廠、中龍鋼鐵等重大汙染源,加上車輛汙染,工業區將加重這個地區的空氣負擔。當時就有學者批評,不應該在霾害嚴重地區再做加重民眾風險的事,但很遺憾這個案子最後還是政治決定通過。

當時台中市政府面對環保團體跟廠商的爭議並未盡責化解,如果台中市歡迎台積電設廠,應該站出來承諾把其他汙染源減下來。但台中市長林佳龍除了一再表示歡迎台積電設廠外,未見提出什麼減量措施,明顯失職。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台中反空汙大遊行。(朱淑娟攝)

第二件是他上任後一年的2015年11月8日,當天台中發生非常嚴重的空汙,一位台中朋友甚至以「我以為在北京」來形容。當天很多人有臉書走告,但等到下午6點林佳龍才在臉書回應,卻指這是外來汙染,其實當天中國並無空汙南下,這場空汙是本土擴散不良所引起,反應慢半拍又搞不清狀況引發議論。

而許多不錯的空汙改善規劃,最後迫於壓力而無法推動。例如,台中港是台中的一個大汙染源,船舶用油的含硫量是加油站的3500倍,海風一吹汙染全部往內陸傳送。去年12月行政院長賴清德提出「空氣污染防制行動方案」,當時的交通部長賀陳旦說要推動「港區空污防制行動」,推動船舶進出港減速、使用低硫燃料、使用岸電等等。但到現在也沒看到進展。

另一個例子,今年通過的空汙法要求汰換一、二期老舊柴油車,三、四期柴油車要加裝濾煙器,在業者抗議後,有動搖選票之虞,政策也說變就變。

周日也參加遊行的環球科技大學環境資源管理所副教授陳泰安認為,近年來台中一些空汙改善措施的確有效,特別是小型鍋爐換天然氣這一項。不過他擔心這些改善將來可能遇到瓶阱,如果沒有更積極的改善措施,改善可能停滯。而未來不管誰當台中市長,空汙改善的做法都要更細緻,否則要達到官方訂的2019年目標、pm2.5年平均值15微克,恐怕也沒有那麼容易。

*作者為獨立記者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