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魯蛇之怒

2018年11月21日 06:40 風傳媒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的支持者在民進黨眼中是「魯蛇」。(新新聞柯承惠攝).JPG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的支持者在民進黨眼中是「魯蛇」。(新新聞柯承惠攝).JPG

呂秀蓮說「所有的魯蛇都去支持他(韓國瑜)了」,這話其實是事實,高雄的「老窮+北漂」誠然是現實中的魯蛇。但是,魯蛇們為什麼支持韓國瑜?這個問題的標準答案:因為所有的魯蛇現在認定是民進黨造成他們「魯斯」的!

跟呂秀蓮發言大約同時,蔡英文說「國民黨說要用選票教訓民進黨,我要問國民黨,憑什麼?」

如果把時鐘撥回3年前,蔡英文在選總統時,曾經理直氣壯的說「用選票教訓國民黨」,但此時此刻聽來,卻理不直但氣很壯。或許她的腦袋還停留在那個時候,心想「國民黨怎麼可以剽竊我們的口號,憑什麼?」

然而,民進黨當年又憑什麼認為選民會用選票教訓國民黨呢?還不是因為選民認為國民黨害他們變成魯蛇,而魯蛇生氣了,所以那一次蔡英文當選總統,民進黨完全執政,而國民黨輸到幾乎脫底。

20181117-總統蔡英文17日晚間出席彰化縣長魏明谷造勢晚會。(民進黨中央提供)
總統蔡英文輔選,質疑國民黨憑什麼教訓民進黨。(民進黨中央提供)

但若將時鐘撥回10年,2008年的立委選舉,民進黨只得到113席中的27席,更甭說同一年的總統大選慘敗(馬英九狂勝謝長廷)。那一次又為什麼?還不是因為陳水扁的貪污讓選民生氣了,用選票教訓民進黨——那一年,國民黨就是憑著這個。

這一次呢?韓國瑜掀起的「韓流」席捲台灣南北,他的口號「老窮/北漂」確實是激起了魯蛇的怒火有以致之。呂秀蓮的言下之意,那些魯蛇能怎麼樣?,然而,「瓶之罄矣,唯罍之恥」,當社會中居然有那麼多「魯蛇」,執政者又怎可待之以如此輕蔑態度?說得直白些,「老窮/北漂」就算是活該當魯蛇,又是誰的恥辱?且事實上北漂之怒」不只贏得爹娘之淚,也喚起了另一群魯蛇—退休軍公教,他們眼看自己將逐漸進入「又老又窮」境地,成為各地造勢場上揮舞國旗的主力。

《戰國策》一則:秦軍滅了魏國,但魏國的安陵君仍據守安陵負隅頑抗,秦王政派人前往招降,承諾「以五百里交換安陵」(安陵只有五十里土地)。安陵君派唐且為特使去咸陽回報(謝絕好意),跟秦王政展開精彩一番對話:

秦王:「先生聽過什麼叫做天子之怒嗎?」

唐且:「臣沒聽說過。」

秦王:「天子一怒,伏屍百萬,流血千里。」

唐且:「大王聽說過布衣之怒嗎?」

秦王:「布衣之怒,不過摘下帽子、脫掉鞋子,腦袋撞地罷了。」

唐且:「那是匹夫之怒,不是志士之怒。從前專諸刺殺吳王僚,勢如彗星襲月;聶政刺殺俠累,勢如白虹貫日;要離刺殺慶忌,勢如蒼鷹搏擊。這三人都是布衣,刺殺的都是當權者,一旦志士發怒,伏屍兩具,血流五步,但卻能讓天下縞素(全國都服喪)。莫非就是今天!」說完挺劍起立,嚇得秦王急忙道歉。

E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決戰黃金週,首場自辦造勢晚會今(17)晚在鳳山登場。(新新聞柯承惠攝).JPG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決戰黃金週,鳳山造勢。(新新聞柯承惠攝).JPG

今天當然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但是公民之怒卻可以讓執政者失去政權,那跟君主時代的「天下縞素」,意思其實一樣(換執政者)。

民主政治的主角應該是公民而非公僕,選舉的主體從來就是選民而非候選人,只是公民/選民從來沒有如此體認而已,總是被候選人一句「頭家」迷湯迷昏了頭,只能每隔四年「怒」一下。

這一次的「魯蛇之怒」,縱未能有彗星襲月之勢,一曲「夜襲」卻已經串連起各地造勢場子的熱潮。或許魯蛇並不能夠使得政權轉移,但是執政者若繼續輕蔑,就會製造出更多魯蛇,這次不行,總會有下次的。

*作者為專欄作家。更多好文請看〈公孫策說不測風雲〉臉書紛絲專頁。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