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典蓉專欄:如果是趙天麟出戰韓國瑜,民進黨還會選得這麼辛苦嗎

2018年11月22日 06:20 風傳媒
20181119_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競選總幹事趙天麟(中)、發言人林瑩蓉(右)、律師團召集人李勝琛(左)今舉行記者會,回應2006年的走路工事件。(陳其邁競選辦公室提供)

20181119_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競選總幹事趙天麟(中)、發言人林瑩蓉(右)、律師團召集人李勝琛(左)今舉行記者會,回應2006年的走路工事件。(陳其邁競選辦公室提供)

高雄市長激戰,北京這次堪稱低調,但以反中定調打擊韓國瑜仍是民進黨主調,因此大概很難想像,「對於兩岸交流不需過於緊張,這是負責任讓高雄走出僵局的方式,讓高雄市民可以衝向繁榮更好的方法。」這段話是出自民進黨立委趙天麟。

這一次高雄市長辯論,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神來一筆突然稱讚起對手陳其邁的助選大將趙天麟,民進黨當然可以將此視為分化之計,然而趙天麟做為黨內極少數的兩岸交流派,他在黨內的生存之道,反映出民進黨的困境。

民進黨年初黨內初選,趙天麟的政見是唯一觸及兩岸交流的,趙天麟當時曾提出深圳、高雄舉辦「雙城論壇」,接受新新聞雜誌社專訪時強調,「民共兩岸的執政黨都有責任,去維持兩岸和平發展。他指出,每天都會看到中共打壓造成社會反彈,但有為的政治人物都應該為了突破僵局去找出方法,而不是墨守成規;兩岸中央若無法突破目前現狀而導致僵局,何不讓城市交流先行?」

韓國瑜在高雄頗獲人心的「貨出得去、人進得來」說法,遭綠營人士打成投降中國派,然而,韓國瑜的說法不過是趙天麟兩岸交流的白話版;所以,如果今天韓國瑜的對手是趙天麟,民進黨還會戰得如此辛苦嗎?

然而,這個假設大概很難成立。第一、今年台南、高雄的民進黨黨內初選,其實是新潮流系和非新潮流系的權力爭奪戰,政見只是聊備一格;其次,正因聊備一格,趙天麟才能安然過關,在民進黨初選期間 ,已有深綠的激進黨攻擊趙天麟立場不堅定,以綠營向來尾巴搖狗的習性,觸怒深綠可能要付出黨內初選敗選的代價,所以民進黨公職寧願噤聲也不敢攖其鋒。

第三、即使趙天麟出線,他的溫和兩岸政策也難以為繼;趙天麟的謝系同門師兄姚文智在台北狂打兩岸交流,曾經為了籌辦雙城論壇而說出「兩岸一家親」的柯文哲被打成「中國代理人」,台北市長選舉的白綠之爭已成對柯文哲的人格毀滅戰,在如此基本教義派的政黨氛圍下,趙天麟有可能和同派系人士唱反調嗎?更何況,這已不只某一派系,而是全政黨的基調;行政院長賴清德甚至在公開場合造勢時主張,首都市長不宜由主兩岸一家親者出任。舉黨戰到如此,趙天麟還敢說要和對岸任何城市合作雙城論壇嗎?

陳菊日前感嘆的說,她擔任高雄市長十幾年,沒想到一夕生變;問題是,民進黨可有因應變局之人,當舉黨同聲氣、而無法透過內部民主來因應整個民意變局時,顯現的是民進黨的僵化及停滯,當民進黨無法自我改造,改變由外而來,這就難以避免了!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對我來說,寫作就是個思索的過程,就如漢娜.鄂蘭所說,如果無需寫下來就能夠記住所有思想,她也許就不會寫任何東西,因為寫作背後就是理解的欲望。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