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高齡低薪悲歌:我什麼都願意做 可是老闆不要我

2015年09月21日 08:00 風傳媒
邱先生靠著打零工維生,他說,工作不好找,今天這個環境,為了工作、為了生活,低頭都要做。(曾原信攝)

邱先生靠著打零工維生,他說,工作不好找,今天這個環境,為了工作、為了生活,低頭都要做。(曾原信攝)

不管哪個時段來到西門町,總能看到各式各樣的人,日韓觀光客、滑板族、學生、龐克族、男人、女人、年輕人、中年人和老人,有時候難免懷疑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在上班時段仍在路上閒晃,難道他們都不用工作嗎?

西門町經濟學:景氣越好 西門町人越少

「報紙都只寫好不寫壞,都是騙人的啦!你去附近逛一逛,如果景氣好的話,西門町人就很少,沒工作就逛西門町阿,不然要怎樣?今天不是假日耶,大家都來吹冷氣啊!」在萬華就業服務站爬了一下午職缺的邱先生,批評媒體根本無法真實反映失業狀況,並認真地向我分析他的「西門町經濟學」,原來西門町上班時段的遊客數與經濟成長率呈負相關。

萬華就業服務站位於西門町峨嵋立體停車場旁的街角,小小的辦公室一到下午就擠滿了人,進來的年輕人多半行色匆匆,抽了號碼牌、在櫃台辦好事情就走,而不少40、50歲的男子進門後也不急著抽號碼牌,先翻翻職缺本、再看看報紙,一坐就是一下午,與其說是來辦事情,反倒比較像邱先生所描述的「來吹冷氣」。

年齡障礙難跨越 想工作卻找嘸頭路

邱先生今年61歲,有2個正在讀國中的小孩,他的上一份穩定工作為朋友介紹的里長辦公室清潔人員,日薪500元,一個月約能賺15000,而從結束上一份工作到現在已經過了半年,雖然邱先生仍勤跑就服站找工作,卻因年齡因素而屢屢受挫。一講到年齡,他便不斷反覆碎念著,「雖然沒規定,但一切都還是要看老闆啊!假如你是老闆,你會做我也會做,但體力你做得比較快,你是老闆會想用誰?」

談完找工作的困境後,邱先生冷不防冒出一句,「你們的職業觀比較廣,有沒有適合我的工作啊?」從邱先生的語氣中可以感受到他想找工作的焦急,畢竟台北居大不易,即使邱先生住家裡不用付出房租,但一家四口的伙食費、騎車的交通費加上通訊水電費等等,一個月開銷仍高達2萬多元,而目前家中唯一的穩定收入來源就是擔任清潔人員的太太,一個月收入約有25K,但仍是入不敷出的狀態。

20150912-006-SMG0035-風數據-基本工資-邱先生小檔案
 

打零工收入不固定 習慣晴天存雨天糧

也許是因為收入不固定,邱先生估算的收支顯得相當彈性。好比問及邱先生每月開銷時,他往往說「這要看手邊有多少錢啊」,而問起邱先生如何應付超出收入的生活開銷,他則會不斷強調「晴天的時候要留著給雨天用」,這種未雨綢繆的觀念來自他打零工的經驗。邱先生說,目前家庭收入除了太太的薪水外,便是靠自己的存款及偶爾到龍山寺附近接一天2000元左右的臨時工,不過由於需要臨時工收入的人很多,因此「也不一定輪得到」,加上下雨時就沒有臨時工機會了,因此要在將晴天時的工資存一些下來供雨天沒工作時使用。

白飯、菜脯加清湯 吃飯省錢有一套

談起省錢,邱先生有許多獨門撇步。他說,台北目前一餐至少80元,但他會盡量控制在60元以內,訣竅就在於在龍山寺附近吃自助餐時,全權讓老闆夾菜,會比自己夾的便宜;此外,他也說,如果碰到老闆比較不計較的,在自助餐可以吃白飯配菜脯,還有免費的湯可以把自己灌飽。

雖然邱先生提供了許多省錢妙招,但他仍批評台北房租太高,因此在台北一個月賺3萬也不算多。「你錢總要存起來租房子啊!如果房租你這個月沒繳、下個月再沒繳,那你要住哪邊啊?你以為西門町的騎樓可以睡覺喔?警察都趕得要命!」

如果西門町騎樓不能睡,那為什麼龍山寺會有這麼多在路邊睡覺的街友呢?邱先生分析,「這個原因很多」,但主因仍是現在工作不好找,由於在龍山寺附近的華西街有一個社會局,街友去登記就可以在那裏洗澡並領衣服,且附近也不時會有善心人士供應免費三餐;如果可以洗澡、拿衣服跟吃飯,邱先生反問「那誰要走?」語氣中似乎有那麼一點點的不平。

基本工資專題,43年次的邱先生靠著打零工維生,許多派遣工作薪水只有基本工資20008元,要養家活口的確有困難,邱先生說,基本工資實在太低,維生困難。
邱先生認為,「我們好手好腳,也不想讓人家養」,但求職屢屢受挫,讓他的價值觀開始鬆動。(曾原信攝)

自食其力 「我們好手好腳 不想讓人家養」

或許是因為與街友的活動範圍相近、又不時要競爭臨時工職缺,邱先生對於街友的感情相當複雜。他說,「我們也不像龍山寺的流浪漢一樣,我們還要養家阿!我們好手好腳,也不想讓人家養。但這個時代齁、大環境變了!真的!臉皮要厚一點,現在如果有人要免費養我,我要!」語句中仍然不斷強調「自食其力」、「有工作」才是正面的價值觀。

「工作不好找,今天這個環境,為了工作、為了生活,低頭都要做。」談起失業問題,邱先生顯得格外忿忿不平。他說,台灣的重大建設真的都應該感謝外勞,因為大部分的年輕人不願意低頭做太粗重或清潔類的工作,偏偏像他這種什麼都願意做的中高齡求職者,卻被雇主排除在外,他最後再次向企業喊話,「希望台灣老闆盡量吸收高齡的,我們也要生活的!不然你把高齡排除在外,搞不好以後幹壞事都是高齡的。我們不是想幹壞事,但就沒有人請啊!那生活怎麼辦?」

現實逼人 「如果有人要免費養我…我願意」

從邱先生的描述中,可以感受到,工作對他的意義並非僅是一份足以養家活口的薪水,其中還包含許多對自我的認同,好比討論街友時一句「我們好手好腳,也不想讓人家養阿!」意味著「好手好腳就該自食其力」的價值觀,也突顯著「有一份工作」對邱先生的重要性。

而在這樣的價值觀下,沒有工作不僅造成家計難以維持,同時也影響了邱先生認知自我的方式,當經濟負擔重到邱先生無法負荷時,「現在如果有人要免費養我,我願意」,似乎也意味著邱先生已退至自己心中的底線。而聽著邱先生的故事,腦裡閃過近來媒體披露月薪45K的傳統產業職位卻因沒有年輕人願意投入而缺工時,忍不住會想「假如能把這機會分給邱先生,那該有多好?」

加入Line好友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ediagroup.com,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我想再看到這個主題